正念抵制洗脑班的诈骗术


【明慧网2003年1月5日】在正法洪势的冲击下,妄图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为了垂死挣扎,使出了浑身解数迫害大法弟子。其中,市郊洗脑基地的一整套“洗脑术”是被邪恶之徒当作“高级战术”来对付大法弟子的。他们将这一套看作救命稻草,要摧毁修炼者的意志。然而,大法弟子却以非凡的意志和毅力,用法的力量战胜了邪恶的“洗脑术”。我是无辜被绑架到洗脑基地的,亲身经历了种种邪术的折磨,在此,只简要的叙述如下:

第一招,辱骂诋毁

我进了“洗脑班”就被二,三个“帮教”封闭在一个房间里,不准出门。强迫我坐在小凳子上看诬陷大法及师父的“录像”,帮教给我“洗脑”时全是骂街式的,恨不得把它们的歪理邪说一下子塞进我脑中。我看到它们被邪恶操纵的扭曲了的灵魂,竟充满了对大法和师父的仇恨,居然还让我叫它们“老师”。我正告它们:“我只有一个师父,你们任何人不配让我叫老师!”并向它们讲真相,告诉它们善恶有报的天理。可我说一句,它们叨叨几十句。于是我不理睬它们,只管自己背《论语》经文等。

背经文时我天目看到另外空间黑色物质不断向我袭来,包围了我。当集中精力背法时,我见到法中每个字都是金光闪亮的,黑色物质逐渐消退。但我主意识稍一放松,黑色物质又进入我空间场,使我心慌气躁。我加强念力,一心不乱地背法、发正念,觉得自己的能量场越来越强了,形成一个环型的墙,它们的邪恶物质无法再打进来。它们的胡说八道对我来说如呓语一般。几天下来不奏效,操纵它们的邪恶生命急了。

第二招,歪曲误导

后来换了两人,表面“和善”,说要和我谈谈法理。它们盗用《转法轮》中的话,说:“到这里来是让你提高心性长功的,是师父安排的……。”我说:“这是邪恶的迫害。师父及大法弟子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我要求参与迫害者向我道歉、并无条件送我回家。我意识到师父讲的法是庄严、神圣的,是修炼者珍惜万分的。这些要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低下的生命怎会理解法在不同层次的内涵?谈话中,它们对大法断章取义,最终目的是找我对大法不够坚信的地方,麻痹我的主意识,放大人的东西,把我引入歧途。识破这些后,我觉得跟它们谈法是对大法的不敬、对自己的污辱!神可以慈悲它,讲真相救度它,但决不容许它亵渎或迫害大法。我任它们怎么说就不开口,不给它们任何机会钻空子,决不顺它们的思路走,不被它们所动。想自己是一个威严的神,它们是乱法烂鬼。然后集中精力发正念、背经文。我想到了师尊《去掉最后的执著》一文中说:“别看它们找来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搞丑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第三招,威胁恐吓

他们强迫大法学员每天用5-6小时看诽谤大法的录象,剩下的时间就是二对一面对面的洗脑。一个“帮教”问我:“你是要不转化直接送劳教呢?还是转化回家?”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枪顶着脑袋我也要炼,我也要回家。我走的正,谁也不能动我。我们师父说了算。”它们又煞有介事的列举了几个被判刑的。我说:“你们不是说没有不转化的吗?怎么会有因不转化而判刑的呢?

第四招,叛徒迷惑

我看到过去曾经是修大法的人今天在辱骂师父、大法,否定以前正念中的所为。这些叛徒都首先说自己违反了国家法律,没做一个好公民,给国家找麻烦等邪说。其实,目前中国独裁者对大法迫害的所谓“法律”是人间首恶迫害“真、善、忍”的工具。“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用正念看问题》)宪法保障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可独裁者野蛮践踏宪法,独裁集团制定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法律”完全是违宪的,违背人类道德的,是极其邪恶的,和当年希特勒迫害犹太人的法律没有任何区别。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能承认它们的所谓“法律”呢?认同了这个东西不就认同了旧势力的迫害吗?有的人还写了保证不违反公安部的《**条》,表面上是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实质上已经玷污了大法,中了邪恶的圈套。那个《**条》本身就是违反宪法的,是犯罪。我们应该全盘否定它们。不管它们说得如何冠冕堂皇,也无法改变它们破坏法的实质。

叛徒走向反面的原因一般有三个:1,学法少,对法不坚信。2,放不下执著,被人类假象所迷。3,对邪恶迫害的恐惧。当它们说话的时候我就集中念力发正念,轮到我说话时,我就用正念引导它们,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告诉它们靠说谎过日子的政治流氓一定灭亡。

第五招,胡搅蛮缠

见用叛徒迷惑不成,“帮教”就狠狠地用手掐我的腿、腰。我严肃地说:“请自重!你迫害我,我会上网揭露你!大法昭雪的一天你是逃不了严惩的。”它皮笑肉不笑地说是和我开个玩笑。另一个人问我:“你师父在你心目中占什么位置?使你家庭都不要了。”我说:“师父给了我新生,用真、善、忍法理教导我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净化我的心灵。我信师父,我把师父当作父亲。你们非法劫持了我,拆散了我的幸福家庭,还说我不要亲人,真是强盗逻辑!”“你平时听谁的话?你既然把你师父当作父亲,就叫你父亲叫你不炼,叫你全家人跪在你面前。”我知道它们会威吓我的亲人的,我说:“叫谁来也没用,我只听师父的。”实际上我的家人早已明白了真相,后来我知道,没有一个配合它们的。

第六招,以情骚扰

后来又换了两个人,我给它们讲真相时,它们还会扯上几句对江氏不满的话,处处表示对我关心,常花钱买水果给我吃。我不吃,它们就说我不把它们当朋友。我有些被它们的伪装的“真诚”所带动。可是只要我一动情,和它们一样形像的阴性生命就跑到我空间场中,我感到心烦、急躁。我悟到,这些专业洗脑人员的元神可能已经不是人了。劫持我到这里来,当然不会派人专门听我讲真相的,达到它们目的才是真的。魔会变幻各种嘴脸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所以我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果然不出所料,没几天它们便露出真面目,利用我的情求我假转化,回去炼。被我拒绝后又说:“写个保证不违反国家法律也行。”我说:“如果你们对我的关心仅仅为了让我违心写什么,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没良心,对你那么好,东西都吃了,这点要求都不答应。”我哈哈大笑说:“几个水果就想让我放弃信仰,你们也太不了解大法弟子了。”“你是害怕转化,怕也是执著,不去掉怕的执著怎么能圆满,你要辩证的眼光去衡量你师父。”我说:“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的生命是和真、善、忍融合同化的。你的歪理邪说去哄三岁孩子吧!”“天天看录像,我不信你一点都没听进去。”我说:“所有的录像都是用拙劣的演技重复无耻的谎言,对我来说是一堆垃圾,我会对垃圾动心吗?”

后来半个月没有人来再想骚扰我,它们说这个人太顽固了。“帮教”很怕我发正念,每天把电视机音量加大,见我眼睛不动,就故意和我东拉西扯。我不理睬它它就问:“又在发正念咒骂人?”我说:“我怎么骂你了,我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邪恶才会害怕,好人是不会被灭掉的。”无论它采取什么办法干扰,我还是背法,不为所动。最后它说:“可惜我钻不到你脑子里看看你是怎么想的。”

这期要结束时,邪恶开了一个诋毁大法的会,在大会上有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抢了话筒揭露洗脑班侵犯人权的犯罪行为。纷纷表示,坚修大法紧随师。邪恶头目在会上诽谤大法师父、大法。大法弟子纷纷举手反对。批判会只得草草收场。

临走时,一个经我讲真相有些明白过来的“帮教”对我说:“你们是有自己思想的,不会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对那些给我们一攻就破的我从心里看不起。”其实,它们整人的招还有多种,篇幅有限不一一赘述。

经历了上述洗脑基地的种种邪术折磨,我更明白了师父一再强调的“学法”是何等重要。正如师父所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