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受益的经历和正法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3年1月5日】修炼之前,我是一个百病缠身的人,从学生时代起,便经受了黄胆肝炎、结核性胸膜炎、皮肤病等各种疾病的无情袭击,直到学校毕业参加工作,胸膜炎后遗症带来的胸闷气短仍时时伴随,皮肤病总在受凉的任何时候发作。生下孩子不久,我又得了一种病,每天早上八、九点钟就昏昏沉沉,只想睡觉,脖子连支撑头的力气都没有。我几乎没有一天的轻松日子过。孩子不到半岁,有一天,我小腹疼痛难忍,人都抽成了一团,医院查不清,用药也不管用,只好打了支杜冷丁止痛出了院。出院后不到两个月又犯了两次。修炼前的一个月内查出我患了青光眼,治不好就要失明。在一次治妇科病时我吃药过敏,差点送了性命。

我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命运,觉得这样痛苦地活着还不如死了,可我毕竟年轻,才二十几岁,上有老下有小,怀中抱着可爱的孩子,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缠在身上的病魔。

97年8月我有幸得法,不到一个月,就扔掉了高级眼药和其它一些药物,而那时我还是那么的不精进,《转法轮》压在枕下一天看不了几页,慈悲的师父却已经去掉了我的病业,一身轻松。到现在已有近五年时光,我从来没有得过一次病。我亲身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和伟大,并在学法中按照师父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以前终日忧愁满面的我现在活得充实轻松,同事们都说我变化太大。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师父去掉了我一身的病业,我有说不出的感激之言。

99年7.20和天安门事件之后,我依然坚持修炼,对那些造谣宣传根本不信,我只觉得真正按照大法修炼的弟子决不会去自焚,也绝不会去杀人。我是一个天目什么也看不见的人,镇压前只有一次晚上听到大法音乐。但是,身体的变化和这一点神奇的音乐以及《转法轮》里真、善、忍的宇宙真理已经足以让我在任何谎言面前对大法坚定不移。但那时因学法不深,对于走出来证实大法不以为然。

后来,在一次次邪恶迫害中,在不断学法精进中,在伟大师尊经文指导和做梦点化中,我认识到了目前非常重要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并且努力地做着一个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事。

曾有一段时间,我屈服于魔的干扰,晚上早早进入了梦乡。12点,我听见丈夫的声音: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发正念呢!说得那么心平气和,我听了惭愧得只想哭,一跃而起,立即发正念。往日遇到这种情况,他不是舍不得叫我,就是用讽刺的话叫我,可这次,分明是师父在点化我,声音那么慈悲。是啊,在邪恶之徒血雨腥风的镇压中,我怎么能被安逸之心带动昏昏大睡呢?

还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一群学生被土压了,我拼命扒土救他们。醒后我知是师父点化我在发真相资料时忽视了学校,便立即弥补上了。

虽然法正人间在即,但我们还应当一如既往地,毫不松懈地做好三件事,迎接法正人间的伟大时刻。

本人水平有限,且学法不深,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