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加持我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3年1月6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感谢师父呵护、加持我用正念闯出看守所。

一次我在家看老师在大连讲法光盘,被邻居家接收到,举报了110,来了十几个警察到我家翻个乱七八糟。这时我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心里默默地发正念,想不能让邪恶之徒把大法书和真相材料翻着。警察问我你闭眼睛干什么,在发功呢?其实他们也怕我发正念,让我把眼睛睁开。我不作声心里只发正念,想保护好大法书和真相材料。因为那天正好是7.20,我准备晚间出去贴标语、撒真相材料和光盘等,家里真相资料很多。我爱人和孩子也一直在发正念,就这样警察大约翻了一小时什么也没翻着。

警察让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爱人和孩子拽着我说:“她没犯法,你们干什么把她带走。”不让我走。这时一群警察上来对我家三口人拳打脚踢,儿子的脸、脖子被打肿了。我爱人的头被打得迷糊好几天。当时鞋没让我穿就把我拽到警车上。我问打我的警察:“假如我是你姐、妹妹你能打我吗?”他恶狠狠地说:“少来那一套。”到了派出所还是打我的警察提审我,问我光盘哪来的,我不回答,他又恶狠狠地说:“你还不交代我的真面目就露出来了。”那意思我还打你。这时我还是闭着眼睛发正念、一直发正念,他就写不了字、肚子疼,疼得汗都出来了。又问我:“你发功呢?”这时他就写不了字了,下半夜给我送到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只有一念绝食、绝水抗议,当时气温在33-34度正是二伏,热得很。这时惦记儿子的心放不下,因儿子也在家做真相材料,心里老怕,经常往外返警察给我儿子押进来的镜头,心里就受不了。同屋的同修大姐说我情太重(这位大姐因到大法弟子家被抓,不报姓名被关进看守所),在她的启发帮助下,连续三天清理怕心,这一关过去了。在看守所我每天都背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师父经文:正念正行),“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师父经文:如来)。当时我屋有三个同修,每天都打坐、发正念、背经文、晚上炼静功,用大法来衡量自己,清醒认识邪恶的本质,坚持以法为师,要用正念闯关,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虽然我修的有漏,但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一关、一难我一定过好。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第四天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同时打坐,我忽然看见我后背出现一个大法轮,五颜六色,然后又到那两位同修的后背。我心想这是师父的鼓励,又过了一会,看见师父在天上的大道站着,单手立掌,穿着金黄色的袈裟,又高又大。这时我受不了了,哭了起来。同修大姐说:“哭什么,这是师父让你看见鼓励我们。”这时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到了第五天,市局来了两名警察说提审我,我告诉他我没犯法,你们没有理由说提审我,然后他们改口说找我谈心,问我想不想回去,我说:“我也没犯法,为什么不出去,到这里是你们对我的迫害。”警察问我出去还炼不炼,我很严肃地告诉他们:“我不能不炼,因为大法给了第二次生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天法谁也破坏不了,你们要善待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有一名警察说:“我抓了上百名大法弟子也没遭报。”我告诉他善恶必报,时候未到,谁迫害谁遭报。两名警察同时说:“你是不打算出去了(意思还威胁警察)。”我告诉他们我一定能堂堂正正走出去。他们问我怎么出去,是你师父来救你出去。我告诉他们等我出去以后我一定到你家看你。你看我是不是堂堂正正走出去的。他们说我没救了,迷得太深了,还耻笑我。到了第六天警察发现我一直不吃不喝,身体虚弱得很。他们把我叫到一个屋里,所长指着一碗奶说:“XX你喝了吧,就不灌你了,灌挺遭罪的,看大哥的面子,你这人还挺好。”我心想不能上你那当,你那是伪善,我什么都明白,怕我饿死所长有责任。我不配合,恶警就叫几个犯人恶狠狠地给我按住把我嘴抠破了灌了进去,回到屋里我拿牙刷把抠吐了出来。

到了第九天警察看我一直不吃不喝就骗我说让我回家。到车上开出很远时,我问他们上哪去,有一人告诉我给我送马三家子,当时我心里一愣,这些邪恶之徒太坏了,但我心里马上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我,什么也不怕,一路上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对我的迫害。在车里一名警察告诉我他今天早上看到立交桥上挂一个大横幅──法轮大法好,给摘下来了当时脚就歪了,脚面肿得很高,鞋都穿不进去了。问我是不是遭报了。我告诉他是遭报了,你悟到了以后别去摘了,别说法轮大法不好,你的脚过两天就会好,如果你再认识不上去你的生命都难保。他说下回我可不摘了。

到了马三家医院大夫给我体检有高血压、心脏病、急性肾盂肾炎好几个+号,我就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救了我。与此同时外面的同修也在为我发正念帮我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还有一名同修不顾个人安危到看守所看我,看守所内外同修溶为一体,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加持和同修的正念帮助下我堂堂正正闯出了看守所。

回到家以后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身体恢复好后我又投入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中。2002年十.一那一天我堂堂正正去了在看守所提审我的那个警察家,他不信我能出来,在他家我坐了一小时给他讲真相、洪法,让他以后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了。他爱人很好,说:“法轮功的人都好、都善良。”以为我求他办事,因为我工作没了,他爱人说:“想办法让她上班吧。”我告诉他们我不是求他们办事来了,是告诉你在以后的工作中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可别再抓大法弟子了。这个警察说:“我明白你来我家什么意思了,你就是告诉我你堂堂正正走出来了,到我家来证实大法来了。”最后他也笑了。

还有一名片警到我家来了几次,也愿意跟我谈法轮功,我就给他讲真相、洪法,最后他说:“我岳母也炼,你在家炼吧。”

还有一次我们单位领导打电话,说一会到我家来看我。放下电话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势力、邪恶思想、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请师父帮我加持正念。我想这也是一次给他们洪法、讲真相的机会。发了十五分钟正念,单位来了五名领导、一名司机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我很客气地让他们坐下,还没等他们开口我就开始给他们洪法、讲真相,讲了四十分钟没给他们说的机会,有一位领导站起来说:“这谁给谁做思想工作来了,我们被她给做了。”平时我不善言谈,而今天讲得又那么好,他们听得眼睛都发直,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领导走后我站在师父像前双手合十,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他们回到单位议论XX现在学的什么,怎么这么能讲。实质是师父的慈悲加持帮了我。

在看守所我认识的大姐同修绝食、绝水十一天也正念闯出了看守所。

我从看守所出来和那位大姐同修又投入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回来不长时间师父的新经文《快讲》来了,我觉得就象师父直接告诉我一样,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发正念。圆融好家庭。以前法学的少,我现在如饥似渴地学法,勇猛精进,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持不懈地做好正法工作直至法正人间。以上为个人修炼一点感受,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