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音乐证实大法与讲真相中的体会


【明慧网2003年1月6日】音乐小组的同修在过去的一年,检视自己在这一年中的成长与以音乐证实法的过程中,是否能够与自身的修炼结合上,亦或心态是否能够摆正,其实都是在正法时期自己所经历的修炼过程。对一般人来说,可以在专业技术或技巧表现上找到出路;但对修炼人来说,我们是向内找,在多次的矛盾或情绪的起伏中找到真正的自己、自我的本性、修炼的金刚不动的心。下面是音乐小组同修们在用音乐证实大法与讲清真象中的修炼心得,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缘起

小组形成初期人员很少。当时除了“普度”、“济世”之外也没有其他学员音乐的创作,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组起大法弟子的乐团并进行巡回演出呢?我当时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直到参与今年10月末香港同修所举办的那场音乐会,我们有机会与各地的弟子互相于音乐方面在法上作交流。以前根本不曾想到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我们真的会有那么多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世界各地的弟子一同形成大法的一个乐团,一起用音乐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然而,这一切真的实现了。

音乐演出的点点滴滴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别小看了往国内发的一张传单、一本资料、一个电话、一个传真,各种信息,起的作用是相当大的,对邪恶的镇慑和消除起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的是巨大的。」

那么,音乐如何在正法中起作用?在『转法轮』“武术气功”一节谈到:「因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发,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此外也谈到:「因为那个高能量物质它在另外的空间,它不是走我们这个空间,所以它的时间比我们来得快。」我们认识到,在心态纯正、执著心越淡的时候,任何一件证实法的事皆越加显得威力强大。

记得在今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后,我们地区有一位同修因觉得非常幸运此生能得大法,因此想将自身那拨云见日的感觉唱出,便有感而发作了一首曲子。我因为觉得此学员当时的心非常纯净、非常难得,便以自身条件帮助编曲,且寄去大法网站。并非此曲本身多么超常脱俗,或文辞绝佳,但因为我真的感受到,这位学员的心所要唱出的感受是那么真、那么直接,因此想将其献出,将弟子的一颗心献出,并没想太多。

然而数月后,我们看到的是,有其他地区的学员将此曲放在洪法CD的第一首,也有地区的学员将其改编后在音乐会上演出。这些都是出乎我先前预料的!一位学员的一颗纯净的心,牵动的层面竟是方方面面。这不就是走了另外空间吗?这不就是正念达到的效果吗?

另外,在音乐小组中也是一个自己的修炼过程。当我们当地创作音乐的同修以及合唱团的同修愿意一同在音乐中证实法、体现出修炼人的境界、将大法的面貌展现给世人时,音乐会从一开始一两个月一次,接着到每月都有,后来到每星期都有,都是一次次的机会让我们展现大法的真实面貌与逐渐认识自己的过程。

有时参加完一场音乐会,真的就像参加完一场法会般,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认识到自己该更加精进、认识到自己怎么刚才的表现如此像一个常人等。譬如在某音乐会期间,有同修指出我的行为存在着显示心,但我却很难过,即使知道要坦然面对,还要感谢他,但人的东西就是很重,心中还在抱怨是不是他妒忌我;而隔天的音乐会又因觉得有些学员的言行变化无常简直找人麻烦,因此而生闷气,以至当时的演出出了许多纰漏。当时完全像一个常人,让很神圣的事变成一件常人的工作。

而接下来的音乐会,除了汲取经验教训,更要用正念与修炼的心来对待,但开始难免显得僵硬且有求,尤其有时因一时的完美而带来的欢喜心,更是放松自己的关键原因,保持不了正念就让整个事情变的很糟。

很感谢师父慈悲地让我在这方面一路学习,一路对照法来做。当心能静下来的时候,我们才能够溶在其中,不受外在干扰。我们也遇过有人听完后说被我们纯净的心所感动的,而当时我们确实什么也没想,只想把一件事情办好;此外,我们也遇过在音乐会中场主奏键盘乐器摔到地上坏掉的,但心能静下来自然能够迎刃而解,我们用钢琴代之,因为我们表达的只是一颗心、一个目的、一片纯净。

音乐洪法

接着我要谈的是如何用音乐去洪法。因为音乐小组有发行CD,我就把一些适合一般人听的演奏曲另外制作成一张CD,放在学校的书局及一般人常去用餐的地方或者是拿真相资料给人时顺便也给他一份音乐的CD,因为CD是自己烧录的,若要放到书店的话,字体就要工整,于是我就请人家刻了两个印章,“音乐”和“赠”这两个字,把它盖在标签上并粘贴于光碟上面。如此在我制作时就比较方便,也让人感觉比较正式。在把音乐介绍给人当中,有件事情是令我感到讶异的,有一天学弟告诉我,他把我给他的音乐CD在学校午间时在餐厅播放,那时我大吃一惊,学弟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竟然好心的把我送给他的音乐播放给大家听。当然我知道他也会把音乐介绍给别人,因为他曾经告诉过我,他的同学也想知道创作这些曲子的人是谁。

我想一般人生活上是避免不了听音乐的,我在幼稚园实习二个星期的期间,我发现了一些可以让小朋友聆听同修创作曲子的机会,譬如小朋友午休、要回家时或者是来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因为班上并没有这类适合播放的曲子,譬如午休时,需要一些柔和、旋律平缓的音乐;自由活动时,一些轻松活泼的音乐,于是我就整理不同曲风的音乐CD在班上播放并送给老师们。

我觉得在讲清真相上,由于台湾人并不能直接感受到那种压力,还有人们又喜欢听音乐,我觉得目前透过音乐会结合着图片展的方式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也认识到大法的美好。

音乐本质与大法之间的体悟

每次的再创作,都是心灵的交流,不同的是大法开启了我更多的智慧,也让我在音乐领域中证悟自己在不同层次的体悟下,对法也有不同层次的认识。

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曾说:「我们的文艺演出常人是可以来听的,救度众生嘛。」

每个大法弟子的文章、创作、弹奏、演唱及舞蹈,只要是在纯正清静的状态下,表现在另外空间都能起到不同镇邪灭乱的作用。只是随着个人修炼层次的不同,起到的作用也不同。「剑可伤人,亦可救人」由于人心道德的败坏,音乐也被现代人扭曲成自娱娱人的消遣特性,其实这只是现代人变异的观念,音乐很早是拿来赞颂神佛的,没有纯净的心,如何敬神呢?若我怀疑自己在正念的情况下弹奏音乐不能起到不同程度的镇邪作用,那体现出的是我对师父所讲的法不坚定。由于自己多年沉浸在古典音乐的薰陶下,深知音乐对人心起到的作用,直接而深远。而在古代,音乐更是须先有道德稳定的心才能开始弹奏。我在每次弹奏,甚而仅只几个音符的重复练习前,都要求自己在弹奏前要静心调息,保持在无意念的状态,弹奏练习过程也是如此,第一次听到第五套功法的口诀:「有意无意,印随机起,似空非空,动静如意」也让我在音乐上提升助益很多,唯有保持正念,清静之念才能演奏出至真至善的音乐完美境界。

师父说:「你们要讲对法的高层次认识,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还容易误解。……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北美巡回讲法》)这也让我深思我的音乐创作总也是曲高和寡,总是自己怎么理解就在音乐中自然的展现出来,很少考虑常人能不能容易接受。我渐渐改变了我的作曲方式,尽量做到朗朗上口,音域也慢慢地下降,选用的词也尽量深入浅出。常人透过我们在讲真相中亲切和善的态度,待人真诚的表现,及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善意,进而相信我们所说的大法弟子是在中国大陆受到了无理残酷迫害的事实。而音乐会上大法弟子清新优雅的表演,端庄大方的服饰,再加上大法歌词中的意涵,很容易让常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同时破除了邪恶的谎言。

最近创作的一首曲

<你我有缘>。我不知道这首歌词是哪位外国大法弟子作的,但此首词本身意境的深而远,加上平易近人的表达方式,很能够贴近常人的心情,值得和大家分享交流。

朋友啊,人生旅途你走累了吗?
歇一歇,听我唱首歌。歇一歇,听我唱首歌。

天上的鸟儿吱吱喳喳的叫着,
路边的树枝摇摇摆摆的晃着,
地上的石头纹丝不动的躺着,
暖暖的风轻轻柔柔的吹着,
他们在做什么哪?他们在向你问候。
她们在做什么哪?在向你问候。
哦,朋友,不要行色匆匆,置之不理,歇一歇,听我唱首歌。
你我皆有缘,万物皆有灵

她们在做什么哪,她们在唱着真。
她们在做什么哪,唱着善、唱着忍。
哦,朋友,不要行色匆匆,置之不理,歇一歇,听我唱首歌。
你我皆有缘,心存真善忍。
你我皆有缘,真善忍永存。

结束语

在这一年中,我们深深体悟到,任何一件正法的工作,任何一件证实法的事情,不在于表面的形式多寡,而是心态的问题。法的内涵很深,在修炼中我们也慢慢体会到、认识到事情的关键不在于表面的最佳解决办法,而是能够坦然面对自己、修自己。

(2002年台湾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