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之我悟


【明慧网2003年1月6日】去年除夕,我被抓进拘留所,在大半年的时间里我三进拘留所,四进洗脑班。无论邪恶用什么招,都没有使我放弃大法,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正悟、正念、正行,我堂堂正正地走出监狱。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在此我谈谈个人体悟。

(一)破除邪恶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拘留所,管教人员用监规来管理犯人。对大法弟子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万古事,为法来”(《戏一台》)“正法中所表现的一切,在历史上都是旧势力做了很周密的系统的安排。”(《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用监规来迫害大法弟子,使恶人冠冕堂皇的找到迫害的借口,这也是旧势力早已做好的安排。大法弟子怎么能听从呢?恶人要求每天放风时蹲下报数,点名答到,我就不蹲,每周集中训练,我也不参加。恶警认为我破了它们的规矩,几个大汉动武将我按倒,我挣扎着站起来,招来一阵拳打脚踢。一个恶人用皮鞋踩我的手,手上的肉都踩开了花。我告诉它们,我是大法弟子,你们这是侮辱大法,侮辱大法弟子,是要遭恶报的。就这样持续了两个月,在我的正行带动下,其他同修也不配合邪恶的命令,邪恶失败了,再也不敢利用监规迫害大法弟子。

(二)“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在被无限期关押期间,我想到师父的话“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我的强烈要求下,邪恶之徒不得不来拘留所跟我对话。610、公安、政法委等十几个负责人围坐了三圈,俨然一副审讯架式。

看着这些被邪恶操控的工具,我的慈悲之心油然而生,他们太可怜,被邪恶拖下无生之门自己还不知道。我一边清除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一边讲着真相,恶人们气焰渐消,一个个溜出了门。

邪恶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把我转到洗脑班,妄图“转化”我,并威胁我再不“转化”就判刑。学习班离家只有一步之遥,我渴望自由,但我不能对不起师父,也不能欺骗自己。恶人恼怒地说:“找几个人轮番不让你睡觉,看你可练了。”我说:“你找来几个人,我就教几个人炼功,我有这个能力。”邪恶胆寒了,再也不让我“转化”了。

又把我送进拘留所,就这样从拘留所到学习班来回转了五次。不管在暴力的迫害下,还是在伪善的诱惑下,我都把生死置之度外,坚定地走在正法路上。

(三)清除自身败物 铲除外界干扰

狱中同修相互鼓励,决不写“三书”,认为这就算在法上了,但经常会出现承受不住的感觉,特别是听说家中亲人怎么啦,那颗常人之心就受不了了,不好的念头也就出来了。师父说:“你们是伟大的神,很高很高层次的神都在考验着你们”(《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当悟到这是另外空间的干扰时,就发正念铲除它,这种状态很快就过去了。

一段时间怕心出来了,也知道排斥它,但效果不佳,在背《洪吟》时,当背到“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时,突然悟到害怕的不是我,是邪恶,它看到自己保全不了了才害怕。当明白这个法理时,怕心瞬间消失了。全身一阵轻松,师父说:“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转法轮》)从那以后,只要发现哪有问题,就发出强大的功能清除另外空间的败物,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四)在法上正悟 坚定正念 付之正行

被关在牢里,总想出去。没能在法上正悟,而是被常人心带动,总想借助外界因素走出监狱。总盼着法正人间的一天早点到来。有个同修还想利用邪恶强加给的病业这种形式回到家中,结果,被旧势力抓住了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被迫害中正念不足,遭受了更大的迫害。被送去劳教。

我认识到这是没在法上认识法,被邪恶钻了空子。“你们是大法弟子啊!你们一个大法弟子就代表了很大的庞大的空间。人类算什么,只不过是旧势力在利用它,把你们更大的能力给封闭住而已。”(《北美巡回讲法》)师父的话给了我力量,我想我是正法弟子,坚不可摧,能正一切不正的。邪恶怎么能封闭我的能力呢?外面还有好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度,我要去完成我的使命。请师父帮助我走出拘留所。我坚定了正念,付之于正行,不放我出去我决不吃饭,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我绝食抗议下,再一次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我出去了,又汇入了正法洪流中。

同修们,只要我们能在法上正悟,用我们坚定的正念付之正行,就一定能“转动法轮乾坤正”(《洪吟》心明)。

以上是个人体悟,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以法为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