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被万家和长林子劳教所摧残得生命垂危


【明慧网2003年1月7日】我们家是我爱人先得法的。得法后他特别严重的心脏病、肾病、关节炎等各种顽疾都不翼而飞。看着爱人日渐好转的身体,我们都相信眼前的事实,于是我、孩子、婆婆、小叔子都先后得法,得法后,我们的身心都得到了大大的改善。我们全家正在为得了法而庆幸,暴风骤雨突然的降临了,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99年4月25日我和爱人毅然到了北京去讲真话,7、20我们夫妻又到了省政府去上访,而后接踵而来的便是家里的电话被监控,我和爱人的出入均被跟踪,由于当时我们地区的大部分材料都是由我和爱人负责,所以恶警对我家监控的特别严密,但每次我们都化险为夷。

2002年5月15日上午11点多钟,突然有近20人闯进我家,不由分说把我和我爱人及另外两个同修同时绑架,把家里的手机和传呼都抢进他们的包里,推推搡搡把我们往外拉。这时正值孩子放学回家吃中午饭,看到这情景立刻质问恶人:“为什么抓我妈和我爸?”其中一个20多岁模样的年轻人,举起手三步变做两步的奔向孩子。我和我爱人同时说:“你是不是人,连10岁的孩子你也要打?”也许是我们的正念制住了恶人,他马上返回来,没有打孩子。

恶人把我们往车上拽的时候,我婆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住在我家后院)过来看看,那些恶人象疯了似的问老人:“你是谁?”婆婆说:“这是我儿子家。”一句话,他们把63岁的老人也推上了车,至此我们一家三口全被抓,只剩下一个刚满十岁的孩子无人照顾(当时孩子的叔叔在外地)。在车上我和我爱人被同一副手铐子铐上,并排坐一起,我爱人跟我说了一句话,其中一恶人恶狠狠的说:“不许说话。”我爱人用眼睛看着他,他过来就是一记耳光,我爱人说:“你们为什么打人,我没犯法。”那人又打一记耳光,嘴里吐着脏话:“告诉你不让你说话,你没听见吗?”前面坐着一个女的恶狠狠的说:“拿胶带把他们嘴封上。”车直接把我们送到第二看守所,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这时我们才知道是市局抓的我们,由610专案组审讯。

他们从我家搜出一个兜子,兜子里有几本大法书和几个光碟,他们问我们都跟谁联系,兜子里的东西哪儿来的。我们都守住心性,没有出卖一个同修,尽管都挨了不同程度的打。除了婆婆没有挨打外,我们几个都被他们用白塑料管子(俗称小白龙)抽过,我爱人的后背被打的肿起来,裤子上被踢的全是脚印。他们问我为什么炼功,我就告诉他们,我以前有病,炼法轮功好了,他们问我以前都得过什么病,我告诉他们得过肺结核、乙肝等,他们一听说我有乙肝,就不再打我了,可能怕感染吧,审到后半夜2点多钟,他们一看审不出什么来,就把我们送进了牢房。

在被关了近70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一直在连续不断的发正念,背经文。在与同修们的切磋中,我提高的很快,当我的执著心被一个个的放下,各种魔难关一个个的闯过去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的心跳加速(一分钟210多下)恶心呕吐,出现冠心病的状态,我知道是师父加持我,让我以这种形式摆脱邪恶的迫害,同时也是考验我能不能放下生死,当我真的放下生死,什么都不怕时,我被保外就医,和婆婆一起闯出了看守所,后来得知恶人跟家里勒索一万元钱,家人说没有,家里穷,连房子还漏雨呢,上哪弄钱去?僵持了一段时间,他们一看真的没钱,我当时在看守所里心脏病犯的一次比一次严重,他们怕死人担责任,最后硬是要了我和婆婆的伙食费850元才放人,在我被放之前和我一起被抓的两个同修都用正念闯出了看守所。

回家后继续炼功和发正念,身体在一个月后复原,这期间同修给予我很大帮助,有送钱的送衣服的。由于家住的是土房,一下雨就漏,邻居重新帮我修整了一下,勉强能住,在大伙的帮助下,使我暂时度过了难关。而后610办公室又来到我家来让我写“保证书”,还威胁我说,不写就送洗脑班。我就是不写,质问他们:你们凭什么送我到洗脑班?由于当时身体还没复原,他们没有逼的太紧,他们走后当地的管片民警及派出所的所长三番五次的来骚扰,都被我的正念挡了回去,直至现在我还是被跟踪和监视。

同时抓进去5个人,放出来4个,还有我爱人在里边,至今未归,后来万家劳教所给我打来电话,说我爱人被判三年劳教,现在万家集训队,让我去一趟。第二天我到万家看到了我爱人,在分别近六个月后再见面时,我几乎不认识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丈夫,原来170斤体重,现不到100斤,腿不能走路,是被人背出来的,身上长满了疥。在不到十五分钟的接见中,恶警还不让我说话,两个人一边一个看着,还不时的吆喝着,刚说几句话就被告知时间到,爱人又重新被背了回去,后来就没有了爱人的消息,又经多方打听,已被送至长林子劳教所。我又到长林子,长林子说人在万家医院,我要求接见被拒绝,从此没有了爱人的消息,前几天,爱人几经周折传出消息,说在万家医院,希望能见上一面。第二天,我们一行人到了万家医院,可医院的人说什么也不让见,说是拖欠医药费,没办法,几经磋商最后拿3250元钱的所谓人情费,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丈夫。看着蹒跚走出来的哥哥,不修炼的小姑子忍不住抱住哥哥放声大哭,她怎么也想不到,昔日健壮的哥哥,快变成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

这次接见的时间比较长,爱人说他当时被送劳教,由于身体状况两次被拒收,是第二看守所的于科长找人送进来的,进到万家集训队,就被逼着签字,否则就会受到人间地狱般的折磨,后来长林子劳教所来人提人,看看丈夫身体不行,就把他扔到万家医院,当时爱人行动极其不便,是爬着进到医院的。刚进去的时候,每人每顿只给正常馒头的一半,根本吃不饱。有的同修绝食抗议迫害,受到非人的待遇――强迫灌食。有的同修被灌食后想吃饭,而恶警却不给,有的被活活的饿死,还有的被他们打的精神失常,并且严密封锁消息。

这就是我们一家被迫害的经过。现在我们母子无依无靠。善良的人们,请来关注法轮大法吧,来关注那些因做一个好人,因不放弃真善忍修炼而无端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千千万万个家庭吧,勇敢的站出来为好人说句公道话。去看一看大法弟子经过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送到你们手中的传单吧,去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吧,当你了解了真相,明白了道理,不再被恶人们的谎言所蒙蔽所左右,你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在等待着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