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摔打中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3年10月12日】我是一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由于长期忙于大法工作,自己也没有安排好学法时间,致使学法时间少,有时即使学法也陷入了走形式,没能达到真正学法的目的,渐渐地感觉离法越来越远,遇事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自己也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会给法带来损失,但苦于工作忙,处于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

直到8月中旬的一天在与一同修见面后,被跟踪绑架,而后被带到一个区办洗脑中心,该洗脑中心非常隐密,建在一招待所的三楼,一上三楼就可看到一侧走廊口安有铁栅栏门,进去后是一个个套间,房间内窗户中也都安着铁栅栏。关押我的房间里,设有两个看守,是每天轮流从各派出所抽调来的,再加上分局的一个女警,连我去厕所也要跟着;走廊的铁栅栏门外还有一名看守,专管及时上锁,看上去整个三楼戒备森严。分局国保大队的副队长一副得意的样子,对我说:“今天让我们找到你,也就彻底结束了你的飘流的生活,想从这里跑出去,就别想了,那是不可能的。”我没有理会他所说的,依然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我心里明白,大法是超常的,人从来说了不算。

刚刚被抓,心态有些不稳,各种人心往上翻,由于以前曾因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回来毒打过,怕再被折磨的心最为明显,还有许多不正的思想念头不时反映出来,想这次我会不会被判刑,想到了那里边我会不会承受得住等等,在这些不好的人心的带动下,一时没能守住心性,在被抓的第二天说出了自己的住处,致使住处被抄,事后内心非常懊悔,静心深挖被不好思想带动的根源还是不能放下自我,没有站在正法角度上看待问题,默认了邪恶的迫害。我不断告诫自己,修炼是严肃的,面对邪恶,一定要用正念对待,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我有执著,但这决不能成为破坏法的借口,我是正法弟子,只能是正一切不正的,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论任何环境都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分局国保大队的人又来提审,我告诉他们,我以前做错了,就不能一错再错,我不想再配合他们,并开始向他们讲清真象。以后的日子我就开始给所有能接触到的人讲真象,看守一班一班的轮换,我就一班一班的讲,分局来提审,我也给他们讲,渐渐的怕心淡了,心里充满了善。师父讲:“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周围的事物也就随着我的心的变化而变化。起初他们给我说他们以前怎么给大法弟子坐铁椅子、上背铐等,后来市610来人时,我指出他们刑讯逼供是违法的,要负法律责任的,他们竟抵赖说他们没有打过人,我说我就被毒打过,那610的头推诿说:“谁要那么做,我处理他。”后来,我才知道,“上边”为了整顿文明执法,严明执法纪律,近日发了一本很厚的书,里面规定很详细,他们还按规定让我看了被提审人员的权利说明,其中有一条就是不允许对被提审人员有虐待行为,如有发生,被提审人可提起公诉,但我知道,在当今的中国大陆,没有人能为大法弟子辩护,那只是一纸空文而已。不过,这件事情也说明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干坏事了,邪恶因素已经非常少了。

被关押期间,除了讲真象,我把很多时间都用在背法和发正念上,师父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是正法弟子,助师正法、清除邪恶是我的责任,既然邪恶给了我清除它们的机会,那就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清除清除邪恶,市局、分局的恶警都在这儿了,这可是近距离发正念的大好时机。

当被关押到20天时,突然他们通知了我的家人送生活用品及钱,说是要送我进看守所,在这之前他们是严密封锁关押我的消息的。我知道,这是邪恶安排来干扰、动摇我对大法正信的假象。此时师父的法映在我的脑海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对这句话又有了全新的理解。我在心里默默地对师父说:“师父请帮助弟子,我知道我还有许多人心未修下去,但这决不能成为邪恶迫害我、毁灭众生的借口,我决不进去,决不承认历史上旧势力的一切变异安排,师父安排的路里决没有被长期关押。”我持续不断地发正念,每当有默认邪恶的思想打进来,我就马上否定它,师父说:“可是也不是说排除不了它。我刚才讲了,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在2 0 0 2 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被拉到看守所,走进大铁门,我告诫自己决不能动摇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外面还有那么多的事等着我做,我不能被关在这儿。结果经过一番周折,看守所因我身上长有疥疮而拒收。当我走出看守所时,我知道是师父帮助了我,由此更增进了闯出去的信心。分局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不死心,对我说:“你说不说,如果不说我今天非把你送进去不可。”我淡淡一笑,我知道人说了不算,他打了几个电话找人,没有结果,最后无奈地说:“算了,先回去吧,明天再说。”副队长半开玩笑地对我说:“你算是把我们粘上了,甩都甩不出去,你说,是不是你发正念了?是不是你师父帮你了?”我会心地一笑,反问了一句:“你说呢?”这样我又被拉回洗脑班。在回去的路上,我又一次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大概选择了走脱的最佳路线。

回到洗脑班我依然继续正念清除着周围的邪恶,三天后的深夜,在三个看守的眼皮底下,我堂堂正正地走了出去,他们完全被抑制了,依旧争论着他们关心的事。如今,我又能做我该做的事了。

通过这件事,我最深的体悟是:被抓捕就要被酷刑折磨,做了证实法的事就要被抓捕、被判刑、劳教等等这些都是人的观念,是旧势力在历史上强加给我们的变异观念。《论语》中讲:““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我们只有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变异的观念,才能更好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助师正法的路。同时,通过这次教训,使我更深刻的认识到正法修炼的严肃性,不严格要求自己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对众生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大法的不负责任。这次是闯出来了,但在我心中没有喜悦,从中我看到了自己更多的不足和此次被抓的问题的原因所在,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又给了我一次做好的机会,我必须努力做好。

个人体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