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邪恶本质、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10月3日】2003年9月16日晚七点多钟一同修告诉我,晚七点钟左右可能有一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我听了以后也没在意。之后我与一同修于晚10点30分左右回到住处。刚到楼下发现楼下气氛有些异常,在楼梯单元口对面站着两个人,一见我们二人进楼,马上装作在一起交谈的样子,旁边还停着一辆轿车,我们二人当时什么都没想就上了楼。刚进屋不一会就传来一阵敲门声,同修的母亲披衣起来并问谁?敲门的人是对门的本单元的楼长,我们还算熟,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告诉阿姨开门,阿姨刚一开门,10多个恶人蜂拥而进。我当时就明白了是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来了。

他们一进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立即有几个恶人把我的双手背铐起来,把同修逼到角落。几个恶人按着不让动,接着开始非法抄家。当时我并没有慌,但心中一直想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后来我看到非法绑架我的恶警我明白了。因为我暂住的是同修亲戚的房子,前几天片警曾以查户口为名来过这里,加上不明真象的单元楼长的配合,他们在楼下蹲坑已有几天了。当时非法抓捕和抄家的是吉林市610办公室的恶警孙壮、市国保支队的几名恶警、昌邑区公安分局运河里派出所的恶警郭强、刘××等10多名恶警。当时还抢走了我身上的现金1000多元,手机一部、BP机两部、掌上读学习机一台、背包一个、大法书籍、真象资料、师父法像、三个优盘等,并把家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上,完全是土匪打劫。在抄家期间有一恶警从大法书上踩过,我当时善意地告诉那个恶警这样做会遭报应的,那个恶警根本就不相信,但它们怕自己的恶行被周围群众发现,就不再说什么,而且几个恶警趁着我还在发愣的时候,连外衣都没让我穿,就把穿着短裤、半结袖上衣的我和同修强行绑架塞入楼下的车中,急驶向吉林市昌邑分局运河里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我清醒了过来,质问恶警为什么无辜抓好人,恶警所长说抓你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还在你的住处搜出大法书籍、真象资料、法像、优盘等,并开始追问我的姓名和资料、优盘来源。派出所恶警所长王加利一边污蔑大法、一边问我话。这时却听到隔一房间传来毒打同修的声音,谩骂声和毒打声音都传了过来,接着就听见同修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恶警毒打好人啦……”我同时也开始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和同修的邪恶之徒背后的邪恶因素,过了一会毒打声停止了。可能恶警们也没从她口中得到什么,就开始都拥挤到我被非法关押的房间里,开始恶警王加利和郭强假惺惺地对我说:叫什么名字?说出资料和优盘来源免受皮肉之苦。这时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中和任何环境下都应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更不能配合邪恶一点。何况我们大法弟子做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都是最好、最神圣的事。就拒不配合恶警提出的任何问题,连名字也不说。就是告诉恶警法轮大法好,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

这时走进来了吉林市610办公室的恶警孙壮,认出了我,说你的名字叫××X,对不对?原来它认出了我,我不予理睬,恶警们问:有家吗?有妻子、孩子吗?我对它们说我的妻子被监狱迫害死了,孩子至今我照管不上。恶警们反咬一口说是我炼功造成的。我正色地对它们说: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江××犯罪集团和你们这些助纣为虐的邪恶之徒造成的。你们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执法犯法,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和江贼一样迫害善良的百姓,现江××在海外已被多国起诉,难道你们要做它的替罪羊吗?你们知道文化大革命平反后,有多少当时作恶的军人和警察被秘密处死吗?你们要为自己的未来想一想啊!

接着我又质问恶警们,“凭什么抓我,还把我背铐着,放开我,不要再继续作恶和犯罪了。”这时恶警王加利装作无奈的样子说:没办法,这都是上级的指示,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接着还是追问资料和优盘的来源,并且还诽谤大法和师父,我用一个修炼者的大善大忍平静地对待这一切,对这些败世的人渣恶警们或正言相告,或晓之以理,恶警们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仿佛一下变得渺小了许多,污言秽语也逐渐少了。

恶警王加利一看用软招子不行,就换另一种方式,当我的面撕大法的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我当时就正告它们,你们将为你今天的行为承担后果!这些恶警不但不听,还开始动手打我,这时我思想中发出了强大的正念,坚决一丝一毫都不能配合它们,并始终发正念清除操控恶警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并从此开始绝食绝水抗争。恶警所长王加利开始用拳头猛击我的脸部和前额,我正视恶徒并告诉它:你这样做,难道要做江××的殉葬品吗?王加利当时恼羞成怒,反而更加凶狠地用拳头打击我头部,我当时厉声道:住手!你这个无耻的邪恶之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知法犯法!是犯罪行为!你要为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负责任的!王加利又用手指着我的额头说:“今天你不说出资料优盘的来源,我就把你送进监狱。”我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恶警们,义正词严地说:“闭嘴!你们休想把我们这些好人送进什么监狱,我一天都不会进监狱的!相反进监狱、下地狱的一定是你们这些恶人!我的命运是我师父安排的,谁也说了不算的!”看到这种情景,恶警郭强也开始毒打我,我高声大喊:恶警打善良的好人了!这时又冲进来几个恶警,两个人一个踩住我的一条腿,踩住脚脖子和膝盖骨处往死里踩,把脚脖子的关节处都踩平了,另两个恶警提着我背铐,双手拼命的往上提,还有一个恶警死死地夹住我的头,我当时全身一点不能动,就感到这几个恶警同时用力,就象五马分尸一样要把我从身体中间分开。这时,我感到痛彻骨髓。高声大喊:“我是大法弟子,决不向邪恶妥协,师父加持我!”这个声音刚一出口,恶警们就停下来。我当时全身剧痛,浑身疼得发抖,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王加利、郭强、刘××和几名恶警再次逼问我资料、优盘的来源,这时我的心已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并痛斥恶警:“记住你们几个人了,你们一定要为今天的犯罪行为负责的!”恶警们一看我还是不说,就在王加利的指使下第二次对我采取更加残酷的迫害手段——“搬大闸”,还是两个人踩住我的腿和脚关节处使劲踩,一直到把关节处踩平,另一个恶警使劲夹住我的头部不能动,两个人拼命的往上提我背铐的双手,它们几个同时用力,恶警王加利还用手死死地抠我的每根肋骨,当时我痛得几乎就要晕死过去了,但却心如止水,我高声大喊大法好,恶警们听到后马上就住了手。它们几个累得气喘吁吁,呆呆地望着我,恶警王加利指着我对其它恶警说,比江姐还坚强。

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我没有消极承受,而是主动清除操控它们犯罪的邪恶因素,同时继续向它们讲真象,我对几个酷刑折磨我的恶警们说:我记住你们几个人了,我一定要控告你们执法犯法的犯罪行为!你们要为今天所做的一切去偿还的!恶警们看我当时一动不动也害怕了,几个人就把我抬到了椅子上,用手铐铐住我的一只手。这时我脑子里只有一念:清除邪恶,证实大法。并悟到在任何环境中都应该证实法,接着就开始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是无罪的,立即放我回家!恶警执法犯法把我打得不能动了!”这时恶警王加利凶狠地对我说:再喊就堵上你的嘴,我正视王加利并说:“你敢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要控告你作为警察所长,带头执法犯法!”我并不被其威胁所动,继续高喊,这时看守我的恶警郭强装作同情的样子说,别喊了,明天领导来了就放你,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看透了邪恶的本质就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所以一直高喊大法好。这时,恶警王加利和其它恶警一看从我这得不到任何口供,又不甘心,就都拥到非法关押同修的房间,恶警们一边诽谤大法和师父,一边谩骂调戏年轻女学员,污言秽语简直不堪入耳,同修面对邪恶无所畏惧,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面对我们这种正义的行为,派出所邪恶的场被正的力量正了过来,恶警的嚣张气焰被打了下去,恶警们开始没有声音了,灰溜溜地不知都躲到什么角落去了。接着我和同修正义的喊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派出所的上空,这时恶警们早就藏到没人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和同修继续高喊,证法除恶,并向来派出所办事的人员讲清真象,告诉他们我们是无辜的好人,只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无辜的抓到这里,这里的恶警执法犯法,把我的腿和腰都打成了重伤等等。恶警所长王加利为了继续迫害我,还不死心,指使一恶警拿着师父的法像当着我的面用脚猛踩,并说不相信会有报应,并说如果你说出资料、优盘的来源它就停手,我立即严肃地告诉这个恶警,这样必会遭天谴,会下地狱的。恶警王加利看我不为所动,又想知道资料的来源,就说你有什么要求说吧!我知道这可能是邪恶的最后一招,同时自己思想中发出一强大正念:坚信师父和大法,彻底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要从这里正念闯出。我高声地对恶警王加利说:“我要见你们局长,控告你们执法犯法,把我打成重伤的犯罪行为!”并用手指着几个打我的恶人说,就是你,还有他……恶警面对我的正义指责无言以对,纷纷逃避。我强烈要求要到医院验伤,恶警所长王加利看到这种情景只好说那就先上医院检查,当时我全身一点都不能动,三个恶警拖着我往派出所外面的车上。一出派出所的门,我便看到了几个围观的群众,我想虽然我的身体不能动,但我还可以讲,就对周围围观的人群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只因做好人被无辜的非法抓到这里,被恶警们毒打成这样!大家看一看谁善谁恶吧!”几个恶警一看这种场面,急匆匆地把我拖着塞进车里送往吉林市公安指定医院——吉林市医院。一到市医院不但我的腰和腿一点不能动,心跳也开始急剧加速,呼吸开始困难,恶警们只好找来一副担架把我送到医院抢救室抢救,医院大夫开始一边给我吸氧一边打点滴抢救,这时我的心里明白,可就是难受,全身剧痛,呼吸困难,医院的大夫说让他的家属来看看吧!恶警王加利还问医院的大夫他能不能死,不能死就没事,不让见。简直是邪恶至极,一看我出现生命危险,就拿从我住处抢来的钱给我办了住院手续。

经过抢救,我逐渐清醒过来,这时来了很多医护人员看望我,我开始抓住时机向医护人员讲真象,告诉他(她)们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犯罪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妻子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孩子至今不能得到照顾!这次因为修炼做好人,被运河里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并手指着恶警郭强等恶人,我之所以住院就是它们毒打迫害所致,不但毒打致使腰部、腿部严重受伤,连心脏病都发作了,以致出现了生命危险!恶警郭强等恶徒一看我当众揭露它们的犯罪事实,恼羞成怒,恶语相加,面对邪恶的嚣张气焰,我当时严厉地指着恶警郭强等说:“闭上你那肮脏的嘴,你们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百姓而不知脸红和羞耻,我为人民警察中能有你们这样的败类而感到耻辱!”这时医护人员中也有人开始指责恶警,太不象话,这哪象个人民警察,简直就是给警察队伍丢脸,恶警们一看这种情形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绝食绝水,因全身一点不能动,大小便都得在床上,浑身上下疼痛难忍,看管我的恶警郭强还对我恶语相加,它说:“你现在死了我们可就有事了,然后就说你是自杀。”我说“你如不及时停止做恶,可能将来下地狱都不止。”恶警郭强怕以后迫害我的事情败露自己承担不起责任,就告诉我说:和我一起毒打你的所长叫王加利、还有另一个叫刘××。我说:我记住了,所有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做恶的邪恶之徒谁都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

在我绝食这三天中,恶警和医护人员都劝我进食,我看透了恶警的险恶用心,一旦我身体恢复,就把我送进看守所和监狱加重迫害。躺在床上我悟到:如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中不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那在人间的生与死都毫无意义,我还悟到,我在消极承受,不能清除邪恶,也是一种我在正法修炼中不同程度的放不下自我,也就是一种“私”。法理上明白后,感觉从生命最微观处发出强大一念:我一定要从这里正念闯出,继续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做的一切!

第三天半夜起来,我发现只剩下一个恶警王××在熟睡,另一个恶警郭强喝完酒后不知到什么地方鬼混去了,恶警王××还把一个木桌顶在了门口,令人惊奇的是我那时的腰和腿都不疼了。我悄悄的爬起来,穿好自己的鞋子,手里还拎着熟睡恶警王××的鞋,以防它下楼追我。我发了一会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一定闯出去,我站了起来,拉开房门冲了出去,恶警王××同时也发现,追了出去,我跑出门后,到了一死胡同又折身跑了回来,才找到楼梯,这时恶警王××在后面死死追赶。三天未进食水的我用尽全力拼命的跑到大街上后,一看此时恶警王××已不见了踪影,我把恶警王××的鞋扔回到了台阶上,稳住心态,随着早晨太阳的升起和晨练的人们静静地走入了人群中,重新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之中,这时是9月19日早上5点多钟。

后注:

当我写出这篇正念脱险的体会后,我的心中没有一点丝毫的喜悦和自豪。相反却有一种心中沉重的感觉,我一方面为芸芸众生中至今还有一些被谎言欺骗的人们感到痛惜,同时觉得我们在今后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工作中还需要更加耐心细致,以更大的慈悲心来对待和善解周围的一切。

另一方面,我为自身有漏从而给大法造成损失而感到自责,如果平时学好法,处处以师尊在法中对我的要求去做,冷静、理智地面对邪恶的最后疯狂反扑,对身边和自身出现的问题及时向内找,找到自身有漏的地方并加以弥补,也许这样的迫害就不会出现,我为自己的求安逸之心和麻痹大意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而不安。

以此为鉴,希望见到这篇文章的同修平时一定要严格按师父的法中要求去做,不要等事情或迫害出现后再去找原因,尽量稳健地走好最后正法路上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