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闯出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9月26日】在我读小学时,曾患过脑膜炎,思想业力大,加上工作时间长,学法时间短,所以对法理知道也少,也不知道发正念的重要性。在大法受迫害四年中,我被绑架到沙洋劳教所,沙市洗脑班,省洗脑班;那些日子里,我就是有颗对大法坚定的心。但在那个环境中,思想稍一放松,就很难把握好。我从法中体会到,如果实在静不下来,就跳出来分清它,也是在消它。我就死死守住自己的思维,不被执著心和旧势力的思想所左右,恶警和叛徒采取各种谎言、骗局、迷惑、毒打、强制性灌输谬论。只要相信叛徒的半个字,就很危险,所以恶人的一言一行,在思想中全盘否定;无论何时、何地、每时、每刻和在遭受毒打时,都不放松自己的思维;恶人和犹大说我是花岗岩脑袋,没有办法。

有一次,恶警逼我写“决裂书”,我坚决拒绝。她带两个吸毒的人,三人同时毒打,我实在疼痛难忍的时候,仍然坚守自己的思维,分清它。我守住了心性,不知什么时候,一下什么也不知道了;过了一会儿,我清醒过来了,身体没有一点疼痛感觉,明白是师父在替我承受。这时听见恶人说:奇怪,怎么不动了。

在省洗脑班,恶人安排犹大轮流强制灌输邪理,睡眠很少。有一次,叛徒见我不配合他们,就死劲打我头部很长时间,我觉得很委屈,想哭,于是我就故意放声大哭;因为在那里有各自单位的所谓陪教,恶人害怕了,提前让我睡觉,还吓唬我说:不准哭,再哭就不许你睡觉。第二天我村的陪教知道后,因陪教每天也要汇报我的情况,她在会上说:她们怎么能打她呢?恶人恶狠狠瞪着她,其他人怨她不该说。

就这样,我连续过了三关,他们无条件释放了我。现在我要更加珍惜宝贵的时间,做好“学法、讲真相、发正念”这三件事,紧跟正法进程,紧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