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难还是不难?

【明慧网2003年10月12日】我是大陆法轮功修炼者,我的炼功经历同千千万万个修炼者一样,回想过去的日子,觉得仿佛昨天。

一、走入法轮功

我出生于中国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很单纯的生活经历就是上学、读书、工作,从小学到大学到正常的分配,简单的一目了然。由于父亲在“文革”中选择了放弃生命,所以在母亲一人的抚养下,生活给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的是艰辛,同时也养成了我冷漠对待社会的心理习惯。在老师、邻居的眼里,我从小就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但是谁也不知道我从小心灵里所受到的伤害,特别是父亲的死,我不知道该问问谁为什么。

只是在我的思想中明确一点,好好学习,将来给母亲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把自己的生活整理好就行,政治什么的这辈子那是与我无缘的。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多读书。

其实师父92年在北京办班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个法轮功。因为我当时工作不久,还是住的集体宿舍,当时住对门的我的老学姐就炼。但是,由于在此之前我们单位曾经办过一个气功讲座(叫什么名现在也不记得了),我去听后总觉得不明不白的,没有什么意义,从而以后只要听说是气功一类的就都敬而远之,漠不关心。

经过几年的工作生活,自己成家立业,风风雨雨。95年10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同我在海淀的同学聊天,感叹人生的无常,我说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做个人,做个鸟多好哇。同学说:今天晚上在崇文区文化宫有个录像讲座,讲的就是这个问题,你去看吧,就是有点远。当时,因为孩子在奶奶家,下班后我不是很忙,虽说要跨几个城区,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去看看。记得当天去时,因为我是骑车到她那儿的,我就还是骑车去听课吧,骑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地方。就这样一天听一讲,学一套炼功动作,十天听完,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当时就觉得讲的太好了,我得照着做。因为当时还有一个观念,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站着那炼功不好看,那都是老年人的事情,按照老师讲的道理去做人就行了,偶尔有时间就在家炼吧。因当时没有书,我就凭我这次看录像的印象闭门造车。

96年7月的一天,我下班骑车带着孩子过十字路口时,忽然斜方向一个小伙子骑车闯红灯将我刮倒在地,同时一辆吉普车也擦着我的衣服忽悠过去了,孩子被压在车底了,腿不会动了,我也吓傻了。我就要求小伙子带我们上医院。他当时就带了10元钱,他说回家去拿钱,他是附近医院的护工。旁边的人说可别让他走,走了就回不来了。我想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在外打工不容易,我信他,他还骗我吗?我边同意等他取钱来边联系丈夫。这个人还真守信用拿着钱回来了。可他说给我钱让我自己去看,我说我不是为要你的钱等你,我只要检查孩子的伤,并同意到他打工的医院看大夫。可到他所在的医院不是没人值班就是说看不了,到儿童医院去吧。到儿童医院一检查,孩子腿又会动了,只是擦破了点皮。我心里塌实了,小伙子说要给100元钱或吃顿饭,我说孩子没什么事要什么钱呀快回家吧。

但是这件事情的经过给我的感觉很神奇,在平常中一环扣一环的变化莫测。为什么这样?记忆中好像法轮功老师讲过什么的……我就问我炼功的同学,她告诉说现在有书了,你看看就明白啦。从此,我就开始有了《转法轮》,看到了李老师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心里就对法轮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二、 真正修炼

97年9月,我们单位体检,结果说我有胆结石,很严重。我一想,不对呀,胆结石在怀孕时就检查有,我没在意,可炼功不是说能好吗,怎么回事呢?我就找到我炼功的同学问,正好这时《转法轮法解》出版了,当我看到师父的答问“只读书不炼功还不能算个炼功人,只是做个好人”,我又明白了一点。

啊,这样啊,那我还是想要进一步往里走的。因为不断的看书,我已经明白了,这个法轮功可不仅仅是个气功了,更重要的是他与政治无关,心里的障碍没有了,那我可以放手的学炼了。同时,我炼功的同学告诉我,附近公园或公共活动场所一定有炼功点,并告诉我去找她认识的一个老弟子帮我找。就这样,我找到了附近的炼功点,并参加学法小组晚上1到2小时的学习,就是大家在一块读《转法轮》。在炼功场上,看到别的学员炼功时纹丝不动的那个状态,学法时都盘腿坐着,我这个心里急呀、这个懊悔啊,就没法形容。觉得与老学员差得太远,自个儿把时间都耽误了。从看录像到现在两年多了,连基本的东西都没有搞懂,整个一个没有入门呢。于是,我就背书,盘不上腿就想办法让家人孩子帮忙,我当时单盘都坚持不了2分钟,但既然我认真学,我准备好了吃苦,就这样炼2个月后就可双盘45分钟。

说到这儿呢,我应该讲讲我的心里思想经历了。我外祖父的姐姐是个从小出家到庙里做尼姑的出家人,在武汉的一个寺院里。小时候,由于父亲的变故,母亲的父母姐妹都劝妈妈将我们姊妹送人改嫁。我被送到了出家的老姑姑那里,似乎是七十年代初,当时这些我并不知道,是后来母亲讲出来的。那里的出家人对我特别好,但是我还是不喜欢,我好像不愿意我也变成她们那样,我一定要回我自己的家。母亲也不愿离开我们,就这样,这个计划就破产了,妈妈决定自己来养育我们。可是,上大学期间,就我有假期、老姑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所以就只有我经常去照顾她。这样,对于佛教、修炼方面的东西,我就有了方便的了解,还经常帮忙她们做些法事活动。工作后,一次偶然的机会,92年,我随朋友到菜市口教堂玩,又跟着听了几次讲道,书也看了,可还是不想学,观念上我说那是洋人的东西我不应该学,它是信仰,不是修炼,还老得去做礼拜太麻烦了。

可看了法轮功录像后,震动我的心灵,可又在炼与不炼之间矛盾。一方面,我知道,修炼可是严肃的事情,只要在心里做了决定,那就得正儿八经得当回事的,可是自己人生的大事。一方面,由于受传统的修炼形式的思想影响,认为修炼就不能照顾母亲了,象出家了;另一方面,我觉得还得干点什么事还得好好过生活,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的一生交代了。同时,这期间,由于和丈夫之间感情的问题,心灰意冷,精疲力竭,对人、生命等等失去了信任和希望,脾气十分暴躁。

三、 走入修炼,沐浴在阳光中

就这样,参加集体晨炼,集体学法,我才发现自己在修炼问题上是“文盲”,对法轮功的认识在过去的日子里简直是没认识。从此,我才开始静下心来,好好学习,认真对待这炼功的事。

真正认真地读着《转法轮》,我发觉他从里到外地洗涤着我的身心。对于父亲去世的心结打开了,我不再对社会心存戒备,敌视有关联的一切人,从心底,我原谅了他们,其实也是解放了我自己。我也原谅了丈夫的感情欺骗和伤害。

我知道,我作为一个生命就是应该按着“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人、去生存的。自己以前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健康的人,可心理却是残疾的、不健康的,不想受到伤害却总是受到伤害,不想恨谁,可总是又真心实意爱不起来谁,在面具下生活,心里很苦很累。我不想有这种生活状态可又摆脱不了,就象当年报纸上讨论的“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记得当时,我真是觉得自己脱胎换骨,一天一个样。在单位,不管是不是工作的范围,只要找到,我就把它做好,所以我的上司根本不用操心我的事情,年末的评议也不用写就是好。更大的变化是家里的,我不再生丈夫的气,从各方面关心他。而且他到98年也开始看书了,烟也不抽了,不打牌不喝酒了,更关心孩子的成长。和婆婆的关系越来越融洽,虽说以前我和婆婆之间没有什么直接的矛盾,可心里是有意见的,就是中国人说的面和心不和。这时,我把她跟我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有不同的意见就当面讲出来,婆婆发现我是真心对她好,就什么都帮我,邻居们有时都以为我们是母女。

99年初,母亲到北京看我们,我晚上边做饭边听师父的讲法带,母亲在旁边也当然就听啦。她老人家边听边说,谁呀讲的这么好,而且说很喜欢听。我就跟她讲是法轮功是我们师父讲的,我正炼呢。而且,我也希望母亲学,但我想不强求和说服她,我太了解妈妈了。妈妈告诉我,学好肯定行,好好炼吧。母亲开始也修了。直到回家,她都坚持听老师的讲法带。

那段日子,在我人生中我觉得过的真是安宁、幸福的日子,眼里都是阳光灿烂。我跟同学说,哎呀,自古以来,都说修炼难,我怎么觉得太简单呀,真有点不相信自己是在修炼的行列里。

四、风云突变中,我看到了殊胜的觉者

在我真正认真炼功以后,身心的变化巨大,我从心底里觉得好和满足。可是,我发觉书在书店里买不到,问过才知道又不让出版了,我就不解。到后来,知道北京电视台“特快”节目又讲什么的,我就更不解了。虽然这样,事情都在当时和平解决了。我想可能是我不了解误解了,我们说清楚解决问题就行了,虽说不好买书,但还是能想办法解决,就算了,反正我还能学法炼功。

到4月25日的早上,我在炼功炼功,还没炼完功,就听说天津的事情,还抓人了。我就想,这太过分了,这样下去不行吧,明天我还能出来炼功吗?我们当时就商量去上访吧,反正是星期天不上班,就这样,我回家放下东西,留下字条就坐车到府右街的信访局去了。当时是6点左右,在车上,还没到信访局就看到附近到处是炼功的人,还看到一些人正被警察领着走,站到马路边上去。我就半道下车了,一问才知道,说警察让站这儿,不要到信访门口去。我想,可能是人太多了站不下才让到中南海西门马路的人行道上的吧,也没有想别的,就觉得反映情况能解决问题,怎么都行啊。

我是亲眼见到朱总理走出中南海的西门接见学员的,这景象现在回想还历历在目。看到总理出来,我们每个人都热烈鼓掌,觉得太好了。我感谢苍天、感谢师父,无意之中抬头望天时,我看到了漫天的法轮,五颜六色美丽极了,最上面的不是法轮,而是威严慈悲的佛,比古画里的还庄严。那一天,我们很有秩序,都是靠西马路一边的墙站着,还留出了盲人道。警察丢的烟头、地上的垃圾我们都捡干净。下午,警察都上车里抽烟,开始公共汽车还可以通过,只是后来警察不让过,就他们警车停路上。我站了一天,就想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这么难解决呀,也只是傍晚吃了一碗面条喝了点水,直到后来说是谈判的代表出来了。说总理早批示,不限制我们炼功并答应解决问题、释放了天津被抓的学员后,我们就都回家了。

原以为随着朱总理的出面解决,事情会恢复平静。但在不久后,我们的炼功点场地被当作停车场了,紧接着重新在傍边找到的场地,每天停着一个警车,直接说不能在这炼功了。于是,我就写了第一封上访信,也无果。

7月21日,丈夫回家说看到警察背着枪,大卡车的炼功人拉着不知道往哪儿送。22日一早,送完孩子,我就去信访局了。一到那就被要求上车,连话都没有让我说一句,就将我们送到了至今都不知在哪里的朝阳的一个学校,被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围着,听着广播里打压的决定。

五、在被迫害的日子里

这时我才感觉到事态的严峻。虽说丈夫不反对我炼功的,因为我炼功后的变化,他是直接受益者。我就在家里和几个就近的学员一块学法炼功,但总感觉很憋屈,心里难受。

接下来的日子,总是听到有炼功的人被抓被抄家的消息,去信访大多被抓。十月二十几,记不太清,我听说有很多学员上人大信访办就是天安门附近上访,我想我得去,要不这日子没法过。我想中国还是应该有讲理的地方吧。因为去早了,我就到广场上走走。一个警察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呀,就被要求上车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下午又被送到丰台的一个体育场,晚上下大雨,我们仍在雨地里呆着,不让回家,一天也没有吃饭,天快亮时,被送到了看守所。7天后,被接回家,关于被关,当局没有任何说法。

随后的日子只要是警察认为的敏感日子,我就被从家里、单位叫走,或在派出所呆着,被专人看起来;或有时警察上家里看着整晚不走,我戴的法轮章、师父的法像被要求摘下,被我严词抵制了;或将我送到看守所关着。因为我始终不答应“不炼功”,所以基本没有安宁的生活。家里人十分反感他们的骚扰又无可奈何,朋友们也成天为我担心。2000年初,母亲预感到事情的不妙,听说我的事,吃不下饭睡不了觉。从老家来,跪到我面前,要求我不要炼了,说政府不让炼就不炼吧。我跪倒在母亲的面前说:“妈,你从小教育我要诚实、善良,不做昧良心的事,您这不是让我别做人吗?!”就这样,迫害直到将我从家里骗走送去劳教。后来,听丈夫说,我被抓走后就抄了家,家里就象被强盗抢劫了一样。

由于我就是要坚持炼功,丈夫也被牵连,被跟踪,被单位不断的施压。工作不让干受不了,想离婚。我同意了,但是我告诉他,我没有做错什么,你对朋友家人得说实话,不是我炼功变得不好了而是被迫害的。后来他也不想对不起他自己,就不离了。可是,母亲在我被劳教后,听信了警察的谎言,说在里面对我们好,能解决了问题,就举报了妹妹的炼功情况,使妹妹至今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我从劳教所出来后,跟母亲讲了我在里面被警察、犯人打,不让睡觉,超强度劳动,整天被逼着骂人,心灵受到的伤害,母亲后悔了。

因为我被逼不过、不让见孩子等,我违心地表态了,但我还是告诉了警察,我是被你们逼的不说真话了,所以以后只要找我谈话,我说我就是相信善恶有报啊。这种心态一直伴随着我直到后来,战胜自我又从新走回修炼的行列。[注]

六、告诉您:大法好

看守所、劳教所,这个特殊的世界是我年轻的生命从没接触过、想象过的。我没有想象过我这样一个“顺民”有一天会来到这里。春节回家看母亲,我80岁的姑伯号啕大哭,说做梦都没想到我这样的孩子会因为炼功而去坐牢,从而说XX党鱼肉百姓这下完了。他老人家还曾经是右派,是个地道的老学究。是啊,我知法懂法守法,我没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没炼功时是这样,炼功后更是这样,只是希望安静地炼炼功,学着做个健康的人,想做个完善无私的人,而且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上访。

有人说,炼功人自私,不顾家人的情感、社会的利益。而我从自己整个炼功,特别是镇压后上访的经历发觉,我恰恰是学了法轮功后,我才逐渐变得不象以前那么自私。想一想没有炼功之前,我对一切社会上其他人和事冷漠到只关心我自己的一切是否如意。你说好坏与我有何关系,反正我自己知道就行。可是修炼后,我知道真正的正确行为不应该是这样的,告诉人和人需要知道真实情况是人起码的义务和权利,维护正义坚持真理是人高尚道德标准。我应该做的就是要告诉你我炼功后的真实情况和感受。我也十分清楚一旦事情不往好的方向发展,我面临的将是我自己的利益的失去和生活将被打乱,起码是没有了安宁,现在连工作也没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我可选择不言语说句假话,但修炼法轮功后我知道人要做到无私无我、一切为他人着想,今天我知道了这些道理,我就应该有正确的选择,是光明、还是霉暗?我选择了光明和平静。

是师父教给我的真善忍,让我在这场迫害中始终能乐观地平和面对,无怨无恨。我对打过我的犯人、警察讲,我不恨你们,但你们首先是个人,是应该有良知的,能分明好坏的,我就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次,看守所的“号长”(其实是牢头)在搜查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里面就这么叫我们的)时,搜到了一枚法轮章,我问她上交了吗?她说还没交。我就跟她讲不能交的道理,而我进来时由于炼功被她拳打脚踢,我说这东西对不炼功的人没有什么用,可对我们炼功人却很神圣。给我吧,表明你认可大法好,爱护善良,会有好报的。她考虑后给我了,这事就我和她知道。因为在里面关着,她告诉我,她的生理功能紊乱了,从进来一年多了,从没来月经,可给我法轮章的第二天她忽然来月经了,她高兴地跟我讲法轮功真神奇,她也想学啦,就跟着我们背书。这枚法轮章我就带到劳教所,最后还带回了家。

妈妈说,你以前不炼功,我也知道我的女儿好、孝顺、有责任心,现在不让炼为什么还要坚持炼呢?我说有些事情,做女儿的不说妈妈也知道,炼功前怎么样,炼功后怎么样,妈妈最清楚。我幸福不幸福,健康不健康妈妈最清楚。您过去为什么支持我炼,您自己也最清楚。退一万步讲现在我不想炼、可是道义真理我也得坚持。我知道妈妈的担心,怕我步父亲的后尘。我明确的告诉妈妈,我不会自杀,炼功人不自杀,我无比珍惜我的生命,心中有真善忍,有我们高尚的师父,我的意志也是坚强的,我以后的路是光明的。哪怕历经人世的坎坷,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垮我的心。看到我今天的精神面貌,我的母亲也进一步认识到事实真相和媒体的一切所言都是谎言和欺骗,从此妈妈不反对我炼功了,并质问警察他们以前为什么骗她一个老太太?!妈妈还时刻惦记着我离家出走的妹妹。丈夫呢,以前不敢抵制警察的迫害现在也敢抵制了。婆婆家的人全都支持我修炼,就连几十年党龄的公公这会儿也说江XX的无耻邪恶。同事朋友都支持也明白了事实真相。只是大家都还担心我的人身安全问题。因为在中国这儿,现在凡是炼法轮功的都没有法律上的保证的,随时都有失去自由的可能。

写到这儿,我想起我曾说修炼太简单的话了。现在要说呢得这样说,从某些事情看修炼还真是难,要面临做更好的人要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坐牢真让人不可思议,难呀;从另方面看呢,还是不难,就看你的心正不正承不承受得住魔难和痛苦、能不能坚持真理,能不能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有坚定不移修炼的心,修炼就不难。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