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23日】我出生于一个信仰神佛的家庭里。我的祖母一生吃长斋。问她为什么吃长斋,她说她的命不好,吃长斋可以让下辈子活得好一些。祖母能预知生死,在她去世的前一天,她就告诉我们说:“我明天天黑之前就要走了,到时候你们不要怕。”(那时我们家没有男人在家。)第二天,祖母果然按时归去。当时我们只是觉得很神奇。我的父亲一生服侍菩萨。至于他是怎样“服侍菩萨”的,我至今也没有搞清楚。只知道他每逢初一、十五就在大门外、堂屋里和厨房里各燃三炷香,说是“敬天地”“敬菩萨”,仅此而已。我的母亲也一生信佛。她平时对我们说的最多的话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举头三尺有神明”,“人眼不见天眼见”这些话。那时我只知道母亲的教育是让我们为人不生恶念,不做坏事,至于“神明”“天眼”在哪里,没有人能告诉我。

到了文化大革命后期,随着气功的普及、特异功能的出现和各地一些奇异现象的不断发生,我心中的疑团也越来越多。为了寻找答案,我开始走入寺庙之中,跟那些出家人交谈。有时碰到寺庙里有赠送给香客的小册子,我如获至宝,拿回家反复阅读。虽未能尽释我疑,但已在我心中深深地埋下了修炼的种子。我决心皈依佛门,做一名佛家弟子,退休后,找个远离尘世的清静之地,潜心修炼,了此残生。我在93年8月底就对老伴说过“我迟早是要走的”,但到底走到哪里去,何处又是归宿?我寻寻觅觅,上下求索。直到95年5月的一天,女婿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看到这本书,一种无以言表的欣喜之情便从心底油然而生。啊,这就是我要找的!从此,我便走上了一条真心的返本归真之路。

开始我还不会做炼功动作,只有如饥似渴的读书。我的一切业余时间全用于此。特别是在晚上,当我一捧起书开始大声朗读的时候,我的整个身心便沉浸在一种无比美妙的境界中,周围的一切已不复存在,茫茫宇宙之中唯我一人在那儿专注地读书。

96年暑假,我有幸接到师父的教功录像带,才学会了五套功法。后来我又找到了我们市的辅导站,并在我家附近建立了炼功点。从此,我的生活更加充实。我每天早晨三点起床,在家炼站桩100分钟后,再赶到点上参加集体炼功。每天炼功都在三个半小时以上。这样长时间炼功一直持续到2001年10月27日我开始坚持24小时整点发正念时才作调整。

修炼后,我的身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以前,我们夫妻不和,老伴脾气暴躁,喜欢动手打人,从年轻时起就是这样。而且每次闹过矛盾之后,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月有余,他心中的气才消。可好不了两天,他又会因一点小事大打出手。几十年就是这样吵吵打打过来的。那时,我只觉得身心憔悴,疲惫不堪,因而对他产生了强烈的怨恨之情,若不是孩子们太小,我真想跟他拼个鱼死网破。所以,每当亲朋好友劝我时,我都会说:“我对他的恨,今生今世无人能解得了,除非跟他同归于尽。”绝境中,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挽救了我,是法轮大法那高深的法理震撼了我,使我狭隘的心胸豁然开朗。我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会遇上这么一个人,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多不堪承受之苦,原来都是我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呀!我必须彻底偿还这些业债。有了这一念之后,当他再发脾气时,我会认为是我要还他的债而不跟他计较了。但偶尔也有心里不平衡的时候,每当这时我就会对照师父的讲法反复地检查自己,向内找,不和他计较。这样一来,架也就吵不起来了。就这样,我们家结束了战争生活,进入了和平时期。

我是95年5月有幸与大法结缘的。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虽未开天目,看不到什么,但我却时时刻刻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下面我就把我修炼过程中经历的几件小事介绍给大家。

一、 没录上

大约是97年前后,电视台放连续剧《水浒》时,我觉得里面的《好汉歌》的词曲都有点意思,尤其是我那四岁的小孙女唱得更是有趣。我就对老伴说,把它录下来。到了晚上,电视剧又开始了。老伴拿了我炼功的录音机(里面有我的炼功带)就开始录。等《好汉歌》放完后,他拿着磁带交给我说:“录好了,给你。”我一看是我的炼功带,当时大吃一惊,连忙拿来录音机放了听,听了一面再听另一面,结果一点杂音也没有。哇,没录上!当时我就明白了:师父在看着呢,能让他把炼功带毁了吗!

二、 完好无损

97年腊月23日,我大哥去世了。由于天下着大雨,殡仪馆的大厅里生了几堆火。晚上我们围着火堆坐在那守灵。突然一个小孙子不知把什么东西丢在火堆里了,引得火星四溅。一团火星飞来,把我黑色的不例绒裤子烧了一个拇指大的洞,绒子烧没了,底布烧焦了。当时,我心里很不好受,我可是第一次穿那条裤子呀!第二天早上,我从卫生间出来,看着那个洞,不禁弯下腰,用手摸了一下。呀!奇迹出现了,烧焦的地方变黑了,仔细一看,一层黑绒伏在那儿呢!再一摸,伏着的例绒立起来了,和原来一模一样了。我很高兴,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当时在场的亲友,可奇怪的是,她们竟然全像没有听到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候,我才明白:师父给我打开功能,不是让我用来显示的。

三、 他走了

我每次出去发真相材料,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极少碰到人,每到一个地方,即使是整排整排的楼房,给我的感觉也是空无一人,发放真相材料自然也就很顺利。但有一次例外。那是2001年9月1日晚上,我在一栋楼贴完真相材料下来,走到楼道的防盗门处,觉得这个门背后可以贴一张真相材料,因一楼的路灯特亮。于是,我就在那贴了一张,可贴完刚转身,一个男青年就走了进来,他问我:“干什么的!”可能是那个男青年看到了我贴的真相材料,在我走出去大约十几步时,就听见他在身后大叫“你过来!” 当时外面有很多乘凉的人,当他叫第二声的时候,我知道他在叫我,便停住脚,转过身,对着他扬起左手摆了两下。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奇怪的是,他见我摆手之后,便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

四、 出租车停在那儿呢

2001年暑假的一天晚上,我和女儿、女婿还有小外孙一起乘出租车到城外一个同修家去,和那里的同修交流。讲着讲着已快10点了,于是我们告别出来,刚走出他们的厂门,一辆出租车正停在那里呢!我们上车时,听司机轻轻地咕了一句:“停在这儿都有客。”当时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为什么呢?因为那是一个早已倒闭的厂,而且地处偏僻,即使大白天也很少有出租车在那儿停留过,何况是晚上呢?如果不是师父的悉心安排,我们可能要走半个多小时才能到家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