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同修找回来了


【明慧网2003年10月13日】一次偶然的上街,我碰到了以前天坛炼功点的学员,他十分惊喜的与我互相问候“好吗?”我告诉了他我很好还炼功等情况,随后他就非跟我上家“聊聊”。

到得家来,他眼眶红红的,象个流浪在外的赤子好不容易归家了一般,给我讲起来。原来他因为“7.20”后害怕被抓、害怕家人受牵连等,就从此没有与任何学员联系过,也不会电脑去找大法网站看,对警察也不说自己炼功,就象没这事一样,但自个儿在家偷偷的还是炼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最近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就想找以前的功友说说话,看有没有师父的新经文,可到哪儿找哇,被抓的被抓,搬家的走了,也没有炼功点了,真是无奈。

他说就是这样,他和不炼功的家人也都是一致说大法好的。当时电视上演“自焚”和铺天盖地的污蔑,他和老伴就对邻居讲那是假的、是演戏。老伴说:“我就信法轮功好,我的老伴就炼,心脏病医院没给治好,可炼法轮功给治好了,要不我现在哪能这么安闲。这是我眼见的事实。天安门,那是什么地方?要过年那是什么时间?你几个人能上得了天安门点火?骗人都没有智慧!可别听××党喉舌的鬼话。”到现在,家里人还都支持和提醒他炼功。

聊了大半天,他把我手头上的大法资料全部拿走了,特别是师父“7.20”以后发表的经文,恨不得马上能看完,也十分后悔自己出来晚了,简直象个孩子欢欢喜喜地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