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3年10月18日】2003年3月份的一天,我在单位上班,突然遭恶警绑架,县公安局的恶警先抄了我的家,抄走了家里的电脑,收录机和我的大法书籍及零散真象材料。它们以此为证,作为迫害我的借口。

在警车上,我背诵师父的经文《境界》“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接下来,我又对警察洪法,讲真象。三个人听着听着均笑了。也许我的话打动了他们。

到了县公安局,恶警提审我,问我说:“还炼不炼?说炼就关,说不炼就放。”我理直气壮地回答道:“炼!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原来有严重的心脏病,是大法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放弃大法就是放弃我的生命。我不能不炼。”它们很是恼火,当天把我关进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我就开始绝食。和我同号的犯人,都知道法轮功好,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她们纷纷给我出主意,让我装病,办保外就医。我想这也许是师父的慈悲点化。我是应该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还有许多事要做,众生正急需我去救度。我开始向内找:自己没做好,肯定有漏,否则,不会被关进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正念闯出去,我不能指望任何常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一定会救我出去。想到这里,我的右腿开始剧烈疼痛起来。接着,我的心脏病症状出现了。犯人们见我“病”得厉害,九个人全围了过来,她们有的为我揉胸、捶背,有的为我捶腿。她们对我关怀备至,体贴入微,我十分感激。到了吃饭的时候,她们又给我要来大米粥(一般犯人是粗粮),劝我喝。我说:“我不能吃。我没有罪,抓我是错误的。我必须绝食抗议。”同时给她们讲真象,“大法是济世度人的、是世间什么都比不了的、最好最正最神圣的法。”还讲我在法中受益的亲身体会,几年来活得如何轻松,如何幸福。没有大法救度,我早就离开人世了。犯人们听罢频频点头。

第四天,我身体病态发言强烈,万分异常,手脚冰凉,四肢麻木,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样子很吓人。号长立刻上报看守,狱医很快前来抢救。心狠手辣的狱医,用一只三楞钥匙猛烈地按我的人中,瞬间肉被按穿了,鲜血顺着深深的肉洞往外流淌。犯人们有的被吓哭了,都说狱医太狠了。我丝毫没害怕,也没感觉疼。我悟到是师父在替我承受。我一直发着正念,背着“论语”。接下来,恶警又提审我,它们无论问我什么,我都回答“不知道”。它们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单位的领导来了,劝我写保证,我对他们说:“你们都了解我的状况,原来我有严重的心脏病,不修大法早死了。几年来,我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心情舒畅。我活得相当幸福、快乐。我感谢大法的救命之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大法。”丈夫也来劝我写保证。我干脆地对他说:“我不能写,我放弃修炼就等于死。”

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还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39页)我牢记师父的谆谆教诲,心想:我是主佛的弟子,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以法为师,做好、走正、达到金刚不动,就能战胜烂鬼,窒息邪恶。谁也不敢动你,邪恶必定自灭。旧势力没有可乘之机,一定会化为乌有,灰飞烟灭。

第五天,单位领导来保我,给我办了保外就医。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地闯出了看守所。回到家后,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所有的病症全是演化的。这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展现。现在我又重新汇入伟大的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