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现

【明慧网2003年10月20日】2001年五月,当地开法会,突然闯进三四个警察,我由于躲避邪恶的抓捕从三楼跳下摔成腰椎损伤,骨盆骨折,医院说瘫痪。因没能正念对待,接受了腰椎大手术,手术后大夫让我吃止痛药,家人也劝我。当时我知道我是炼功人,不能吃那些吗啡之类的东西,我忍着剧痛,豆大的汗珠在身上落下,一夜未眠。我强忍着一切,想着师父的话:“在这个宇宙当中任何一个生命,无论在哪一个层次上证悟到了他的法、他的法理、证悟到了他的果位,都得经过一个真正的严峻的考验,确立他证悟的东西能不能在这个宇宙中立足,树立起来他的威德。所以所有的生命,那么在修炼当中都会遇到象我们今天这样的情况。”(《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当承受过去时,一切好得不得了,同屋病人觉得太神奇了,护士伸出大拇指说:真是好样的。从那以后,伤口再也没有疼痛过。在医院里,我依然讲着真象,证实大法的超常。过了没多日,心想不在这里,回家看书学法。

我放下了一切,心平静如止水,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那段日子经历了太多太多,大小便失禁,手术后高烧,腰部以下不能动一点,连身体翻转都不行。我以一个炼功人的心态走了过来。(因当时还有一个同修也摔成这样)大夫说:你们的手术太成功了。我流下了泪水,我知道师父在看护我,给我最好的一切。我终于回到家。那时还不能走路,我没有吃过什么营养的东西。正念对待任何事,每天看书学法。有一日,当看到师父说:“在其它地方办班的时候,都出现这个情况,有的人很难受,趴在椅子上不走,等我从讲台上下来给他治。我不会动手治的,就这一关你都过不去,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这都过不去,你还修炼什么呢?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得去的。”(《转法轮》)我要下地走路,出去救度世人,证实大法。

奇迹真的出现了,身体超常的恢复。嫂子要我扶拐,我知道我不能指望外在的因素,直接走路。世人都觉得太神奇,(从摔伤到走路近两个月)。能走就开始发放自己村的真象材料,做着证实法的事。邪恶开始骚扰,被迫流离失所。在异地他乡,我依然做着证实法的事。由于材料拿得太多,亲戚不理解怕牵连,让我离开,只好从家乡叫了车子,要走时,主人流着泪对我说:实在对不起你。我深深知道,不论到何地,哪里,我都会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我给司机一本真象录音带在车里听,我拖着沉重的身体,蹒跚的步伐,不知走了多少村庄,发放着真象材料。那是冬天,由于身体的不适,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司机说:你真行啊!我告诉他,有一天你就会明白我在做着什么。在我心中只有师父,只有大法。我要救度世人。我知道我没有选择,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属于大法,我要兑现誓言。

回到家乡以后,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走呢?我没有做错什么,我在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能被邪恶所动吗?“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要住在这,绝不再走。这一正念真的把自己定住了。白天到集市上发真象光碟,面对面讲真象。公安街道到镇政府去找,说不让我住在这里。结果一切没能动了我。直到今天我依然在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师父在《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作为正法修炼者,不能够看到这些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谎言带入罪恶中销毁掉,因为这件事情一旦结束的时候,就将开始下一步人类的历史了。那么有许多不好的生命就会被淘汰掉。”在《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说:“那么作为大法弟子,赋予了你们伟大的历史的使命,这就和单纯的个人修炼不是一回事。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地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地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希望那些在家的同修走出来,让我们形成一个整体,一个粒子,共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