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经历证实大法的殊胜美好


【明慧网2003年10月21日】

我的亲身经历

修炼之前,虽然家里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但由于身体不好,使我活得好累、好累。整天疲惫不堪,稍微紧张,气不往下走,只感觉往上走,调整半天才能深吐一口气。时常憋得神情恍惚。多次去医院,吃了好多的汤药,寻求了很多治疗方法也不见好转,活得真觉得累、无望。后来,我爱人打算同我一起到外市去见一位老中医,就在这时我喜得大法。

那是1996年5月13日,这是我一生中最幸运难忘的一天。在一个船厂的俱乐部里,我一共看了九场师父讲法的录像。每天晚上5:30——7:30左右看一讲录像后,学做一套功法。当时对《法轮功》我几乎没有了解,奇怪,每天当我一走进俱乐部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很舒服,身体好象被一种很强、很匀的场融通着,和谐的浑为一体。看书也有这种感觉。从那以后,我睡觉很踏实,身心彻底改变了,再也没有憋闷的感觉,浑身轻松,做什么都充满了力量,而且我发觉心的容量也变大了。

我把听讲的门票珍藏了起来。过去我感到世间万事那么庞杂无测,学法后,我常常觉得自己就象站在一个小小的球型悬浮体上一样,宇宙空间那么大、那么大,清彻无边……我请了一本《转法轮》、一本《转法轮》《卷二》。我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书。从书中我第一次知道了“回归“才是人生的唯一意义。修炼后,我越来越看清“真善忍”才是人类的唯一的希望。我经常看着看着就把书贴在自己的心口上。得法后我真觉得好幸福啊!我一下请了10多本《转法轮》,见了亲朋好友就跟他们说,谁想学我就刻不容缓地送书给他,希望人人都能快快地感悟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把握回归的机缘。

有一次,我去一个俱乐部看师父在瑞士法会上的讲法录像,每次看录像男女老少,不同阶层的人都有,每场几乎都是座无虚席。那天一听就是6个半小时,可几乎没人用洗手间。大家都在全神贯注地听着,没有一点累的感觉。听了那次讲法,我更加感受到了师尊的伟大,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我有一张师父穿桔黄色袈裟双盘单手立掌的像片,底色是蓝的,底边写着“法轮佛法”四个黑体字,那时我擎着照片心里喊着师父。真神奇,当我喊着的时候,天目中看到,蓝色居然涌动成桔黄色,而桔黄色袈裟居然涌动成湖蓝色,赫赫地闪动着,“法轮佛法”四个黑体字也悬浮起来。那个时期我真象一个小孩子一样,经常对着天空偷偷地喊着“师父,我要回家!”当时只要在公园里或在街道中看到有炼功的人群,我就莫名的流泪,那么多那么多的泪。

修炼开始时,我打坐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蹭蹭地往上上,速度很快的。我总希望丈夫和儿子一同得法,一块升华。后来我明白自己修好了,周围的人都会在正的能量场中受益无穷。自打我修炼以来,我儿子的身体变化很大,以前常常闹病,以后的三四年间连感冒都没遇到。我家原来有个盛药的抽屉,因为家人身体都很好,就把它清出来做别的用了。得法后,开始两、三年间除了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外,我几乎就一个人在家看书。一方面因为上班,另一方面还有性格等方面的原因吧。但这几年来的修炼体会使我深深地感到: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对我们整体的提高,对整个大的空间场的归正和同化是有重要意义的,这种环境的被破坏,对于修炼人和其他众生的得救都是一个严重的损失。我觉得重新开创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很重要。

1999年4月25日后,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就逐步的升级。有一次我们市里很多的大法弟子在市政府门前连续上访三天,当时因为有不少大法弟子被抓,修炼的环境也在被破坏。当我听说那些同修一去就是一整天,我只惦记那些不知名的同修吃饭的问题,心里只想着去帮助他们。只是最后一天,当我听说有人打骂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我强烈的想去那里,告诉那些警察:“不许打人!他们都是好人!都是想做好人的人!”下班后我要去市政府,丈夫不让,儿子鼻子突然开始流血,我说我去看看一会就回来,就走了出去,到那儿时人群已经离去了。

我附近有个炼功点,平日炼功人数很多,由于上班我很少去。那些日子里我每天都去。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能上面一喊我们就散了,要靠我们修炼人去维护和壮大这种环境的。那些日子有上访的、有害怕出事的,炼功人少了许多。炼功时也有警察在旁边盯着。迫害在加剧,又开始抓人,那时我上班要坐班车,总厂门岗天天几人都全副武装的,广播里天天喊着上面的“警示”,看那阵势就象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一样。

我有一个法轮功徽章,当时我把徽章拿出来戴在胸前。戴了三天,绿色的衣服佩戴红底儿的徽章好醒目的。我没有别的想法,我知道有一些人妄加评论是他们不了解“法轮功”。在很多人的眼中,我是一个面善有福气的人,其实他们不知道在我心里一生最大的福气就是能得法。我只想告诉大家,我就是学“法轮功”的。谁要问我,我就告诉他,我学法受益的经历;告诉他“法轮功”好,教人做好人,身体也好。那几天不认识我的人偷偷私语,有的好心人以为我不知道现在的形势,就有意跟别人讲,提醒我当前的事,示意我小心。直接问我的人我就讲给他们听。有的别有用心的人看中央说话了,就说些不好听的话,甚至在显示自己。那时觉得他们真可悲啊!当时我很坦然,我们公司就我和一个男青年学法,但我觉得得法、学法是最好、最正的事,最幸运的事。周围发生什么事我也不觉得不自在。你位置再高,官再大,你再有名也白搭,你不修炼,不会知道大法有多么高贵的。修炼人心性提高到哪个层次,才配知道哪层的法理,常人能配评价法吗?!法理是博大精深、严肃而神圣的。中午休息看书或做功和往常一样,在班车上听录音也和往常一样。我只为能得法而感到幸运。老百姓的话说,高兴还来不及呢。周围不三不四的话对我不起一丝一毫的作用。有人善意地给我讲中国历史,说不要被利用,有人说身体的事是不是思想安慰的事?我说:“多少人想有一个好身体,多少人面对亲人的病痛,安慰他们,让他们自己宽慰自己,有一个好心情,从而解脱病痛?但是可行吗?条件好、心情好,就能摆脱疾病的痛苦吗?大法是超常的,不是什么心理治疗,只要你有修炼这颗心,什么样的疾病都能得到化解。法轮功能使上亿人得到身心健康,不需要任何条件,只要你有修炼这颗心……”。

在电视中我看到,他们把师父在法会上的录像任意拼凑、断章取义,从中我看出了媒体操纵者的卑鄙和丑恶;他们都不尊重事实,怎么能对国家和人民负责?!他们捏造事实,陷害法轮功,怎么会对得起人民呢?!我只觉得得法对一个生命来讲很重要,可电视的宣传、报纸的宣传、来自政府最高政权掌握下的信息途径的宣传,会坑害多少人,愚弄多少人啊?罪孽啊!我只知道“大法好”,对人们的重要,我在默默地做着证实法的事情。

环绕天边的硕大花环

读了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的讲法》,我就想把我在修炼中遇到的、看到的画面写出来,给同修及有绘画能力的同修一点参考,把大法的美好和殊胜展现出来。

一天晚上睡觉中,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夜空中有一个那么大那么大的大花环,环绕着天边,三色花编成的,有点象喇叭花,花口多边,大约是五边,棱角分明,不象喇叭花那么嫩,也不象纱绸那么硬,材质很特别,说不是植物象植物,说是植物吧还挺结实。每朵花都是中性色彩,三种颜色构成的。好清新怡人啊!每朵花都有白色相间,还有淡蓝色的、淡桔红色的、淡绿色的,好象还有粉色的和淡紫罗兰色的。三色怎么搭配的记不清了。在夜光映衬下透着一种特殊的光泽。花环下面有一个妇女在答卷,时不时还用擦子在擦改。我站在一边看着,有一个叫“振安”的老同修在旁边坐着,那硕大的花环真是赏心悦目。我明白我的同修已开始认真答卷了,而且在不断地修正自己。我知道我处的现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我也知道了那硕大的花环还告诉我们正法时期的路艰难与威德同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