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东北农村大法弟子的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16日】我是中国大陆东北的一个农村妇女,今年50岁,不识几个字,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

一、世事艰辛逢大法

我13岁时失去父亲,母亲领着我们5个孩子艰苦度日。当时最大的也只有16岁,最小的才3岁。生产队那个年代没有口粮,也没有柴烧,童年里经历了许多波折与坎坷。成家后,由于婆家的兄弟姐妹多,我们就自己单过。房子、吃、穿什么都没有。象小燕垒窝一样,一点一滴地积累,好容易把日子过起来了,也有了两个儿女。不料不幸又降临了,丈夫因一场意外离开了人世。事情刚过百日,女儿又远嫁他乡。幸亏当时我已经得法,否则无论如何我也承受不住。

二、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6年经亲友介绍说法轮功好,并邮来一本《转法轮》,我开始看书学法。就这样我得法了。后来乡里有了炼功点,动作也学会了,周日经常步行20几里路去乡里炼功、洪法。修炼大法不久原来的严重的胃病、骨质增生、肩周炎、坐骨神经痛、腰疼等所有的疾病都好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的救度之恩。

三、放下一切执著,助师正法

1999年7.20以后,邪恶铺天盖地,我也曾迷惑过。但冷静下来一想,做好人没有错,电视上那些都是假的。

我去女儿家看了两年孩子,与功友们联系不上,师父的新经文也看不上,我很着急。一天晚上睡觉,看见眼前有字但看不清,第二天晚上看清了,可刚要翻就过去了。后来在师父的点化下,终于与同修联系上了。她送我真相材料,我起早贪黑地一家一家的送。有一天早上,我领着孩子出去,散发真相资料。有个人见到后说要把这材料送公安局,这时从东面来了一个人对他说:“送公安局,他们不得说是你弄的吗?”这时,我就坐在那给那些人讲真相。有一个人到村长那去告密,村长说:“她不是我们这的人,我们不管。”

我跟同修说:师父为我承受了这么多,我也不能做些什么,一想到这心里就特别难受,特别心痛,总是想哭。我回到老家时,正是2001年年初,我跟同修讲要去北京正法的事。同修说:“不管你去不去北京,在哪里都存在走出来、走不出来的问题。你现在不也在做正法的事吗?”后来许多同修都被抓了,要做真相的材料也没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一个同修说可以自己写。我就按着同修所说的写了许多张。晚上10点出去,第二天天亮才回家。后来又去乡里贴“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等真相材料。

四、化险为夷,脱离魔爪

2002年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还是照样出去贴真相资料。贴完一个村子正往家赶,忽然看见路上不远处有一辆警车,只好又从岔路去另一个村子去贴,贴完回来一看道上仍不安全。我就躲进柴草垛里。这时警车就过来了,我就发正念,可能当时发的念不纯,警车没走。于是我就跑,警车就在后面追。跑出很远我又钻进柴草垛。警车就在柴草垛边上停着,却找不到我。我不停地发正念,警车还是不走。大约早晨5点左右,我突然想起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功能》,于是我就在心里说:“让邪恶警察定住,让警车坏。”说了两遍。就这样我不知不觉地回到了家。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到家一看,右脚五个脚趾都冻了,耳朵、脸也冻破了。不到半个月就好得差不多了,但没好彻底。一天一个同修来看我,说这是邪恶的干扰,要发正念清除。我才如梦初醒,我就发正念,现在也不疼了。

我知道与许多其他同修相比还差得很远,离师父的要求还远远不够。但我决心以法为师,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

由于文化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