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9月3日】2002年2月4日,也就是农历2001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黑龙江省某市公安局、“610”互相勾结,执行江××密令,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半夜11点左右,市“610”头子领一帮恶警闯入我家。当时我没在家,它们就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拿走印资料的版、纸、油,还有讲真象的磁带,翻走房照(6万元)、双卡录音机、VCD影碟机。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4月,我被绑架进哈尔滨鸭子圈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迫害,被灌食时我喊“法轮大法好”,它们便不择手段对我进行非人的折磨。两月后,又把我转到万家医院进行迫害(因对我没办法,判不了,放不了,属于给我积压着)。两个月左右,把我迫害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秘密送回家中(当时的情况怕家人不留)。是师父、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又汇入证实法的洪流之中。

2003年8月7日,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我家。当时我家做面食小买卖,正在做着,准备出早市,还没做完呢,也就早上4点多钟。见到我,说它们领导找我谈谈。我说不去,忙着呢。它们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一会儿警察来抓你。这时我就向它们讲真相。我说,又是江××下命令给你们钱让你们抓人,江××践踏国法,践踏人权,把人民信仰自由、做好人的权利都给剥夺了,还利用你们抓大法弟子,你们这是对大法犯罪。现在天灾人祸就是警示人的,你们这样做,是江××利用你们在杀人,善恶必报是天理,你们这样做你们儿孙后代要饭都没人给。你们还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它们说,我们是上指下派,你跟××党说去,跟我们说不着。说着,一恶警用手机打电话,瞬间来了一群“610”恶警,不由分说,动手就抓人。我丈夫和我儿子拦也拦不住,把我儿子胳膊扭背后要抓走,我二儿子抽了过去;把我丈夫抓到了派出所,把我直接绑架到市第二看守所。我被折腾得下不了车,它们就连拉带拽,我不配合,喊“法轮大法好!”一恶警一脚踢我耳朵(因仰抬着我,拽胳膊拽腿),把我踢昏过去。它们就用凉水浇我头部。稍有知觉,感觉身体疼痛,全身抽搐,到下午2点多钟才慢慢缓过来。我为了抵制迫害,便绝食抗议。有机会我就向警察讲真象。我说,监狱是关坏人的地方,你关我们好人,是江××利用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犯罪,你们没权关我们。

绝食第4天,一个女警被“610”利用来提审我,我就向她讲真象,揭露邪恶。我说,抓我的这些恶警都够关押的,是它们扰乱社会治安,干扰我们过正常生活。她说,现在你和谁讲理去?我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开始淘汰人,都是江××造成的,让老百姓遭殃。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叫江××的欺世谎言毁了自己的永远。

绝食第6天下午,突然管教说你家来人接你来了。我已经行走困难,它们把我抬上车,把我送到党校洗脑班,说是中央来人在市里办洗脑班。人已经给折腾得不行了,给我拉医院强行打针。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到医院强行打一针大管,又把我拉到党校。它们吃喝玩乐到11点左右,看我的那两个人大约9点多钟就睡觉了。这时我下地准备走,由于正念不足,没走了。回到床上开始折腾,心难受,全身抽搐,恶心,呕吐。看管我的那两个人找来医生,医生说心率加快,血压低,赶紧上医院。也不知给我送到哪个医院,那病房好多患者,我就给他们讲真象,揭露邪恶。不知啥原因,又给我送人民医院,单屋,就我一个人。我说话口干,非常费劲。我就默默请师父加持。我向他们讲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他们。这时,一个小护士给我扎针点滴。我看她太可怜了,我说你不能给我打针,是江××利用你们迫害我,它是在害你们。你们这种行为是在用软刀子杀人。这时我对小护士说,你给我打针,你扎不进去。这时5、6个人按着我,她怎么扎也扎不进去。她只好说,我不扎了,扎不进去。一个人说给我打安定药。我说,你们这不是在救我,是在害我,你们看我好好的给抓进来迫害,劳民伤财,人力、物力,逐层给你们钱迫害我,这是赃款。告诉你们,有良心的人就是掏大粪也不挣这钱。大法弟子被抓两天半给灌酒迫害死了,说是死于心脏病,那么你们现在把我迫害死了,又说死于什么病呢?我们市这样迫害死十多个了,人命关天,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能白死吗?你们说的“平反”,也就是法正人间那天,谁把人迫害死他不去偿命吗?……

这时一人说,咱们拖一会儿就交下班了。这时已是后半夜3点多钟了,大夫给开了安定药,也没人去交款、取药,他们各自都睡觉去了,看我的那两个人也在我的对床睡着了。这时我想到同修为我发正念加持,师父时时呵护我,机缘成熟:你们睡吧,我这样做是在救你们。我这时浑身顿时没有刚才那种难受的感觉了,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终于正念闯出了洗脑班。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话共勉:“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