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躺了3年零9个月的我又奇迹般的站了起来


【明慧网2003年9月14日】29岁那年,我突然发病,不说话,身体酸累。24小时睡觉,整天没有食欲,特别喜欢静,一听别人说话就烦,整天卧床不起,一晃就3年。那时的生活就靠妻子一人维持,生活贫困。这是第一次发病。

病好后又过了几年,到35岁那年,大年初三,又突然发病,不说话,腹痛难忍,喝过一支杜冷丁疼痛加剧。后送入县医院,照相说没病,在医院观察期间从不吃饭。等到第九天,大夫以胃穿孔病施行手术,没发现病灶。术后一周又开始疼痛,经大夫研究,让我转院。但苦于没有经费,我又留下来。后又经大夫研究决定再手术。就这样又手术了三刀:腹中间、腹两侧各一刀,又没有发现病灶,但就是胃疼,诊断不出原因。

然而一周后,预料不到的事又发生了:腹部中间那一刀开口,两边刀口全部感染,整个腹部溃烂。本院大夫没有办法,又从各大医院请来教授。研究结果:从没见过这样奇怪的病例,按临床诊断,根据腹部感染、溃烂等依稀能见到肠子这个病例发展程度,如能康复,那真是“铁树开花,枯枝发芽”。当时研究此病例的11位专家、教授都摇头叹息,让家属准备后事。为了维持生命,由于胃部始终疼痛,不能进食,骨瘦如柴,又找不到血管,最后决定在肠部打孔,输牛奶。就这样维持着,我被病痛折磨了128天。

突然有一天我能写字了,并告诉家人我哪天能说话,我把我发病期间的感受写了下来。我虽然在疾病中一直昏迷,但头脑一直清醒。昏迷中我感觉自己躺在一个铁床上,飘在云层上,四周站着白衣人,他们都非常严肃地注视着我。当时我感觉特别难受,我求他们把我放下,可他们不理我。他们天天把我弄上去,晚上把我放下来,那时我感觉莫名其妙。我这次的病态一直持续了三年。

病好没几年,95年大年初一,我又突然发病,感觉特别累,只有躺在床上整天睡,不会说话。多方医治无效,妻子又维持生活,又四处求医,可我就是不肯吃药,大夫来只有诊断一下,没有结果。那时的生活特别贫困,租住别人的房子,房子主人怕我死,把我家赶了出来。在妻子一人的奔波下,生活总算又慢慢地稳定下来,这样又持续了3年零9个月。

在这次发病期间,妻子已得法炼功。我整天睡,很少吃饭,然而头脑一直清醒。我虽然烦别人说话,可她们炼功人在我家学法炼功我却不烦。97年秋,妻子劝我看书。由于我不能起来,妻子让我看,我就躺着看。看半本的时候,我能坐起来了,接着看完一本。这本书是李洪志师父的《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接着我又看《转法轮》。看第一遍,我能下地走;看第二遍,我能试着做饭。看完《环境》那篇经文,我决定上学法点参加集体学法。

到了那里,一看大法弟子都坐着看书,我也坐不下呀。有一个同修给我找来一个厚垫子。就这样,在炼功点我试着能单盘。别人都在念第四讲的 “玄关设位”,我也跟着学,一人念一段。轮到我这,我心里直打怵,我一直不会说话,能念吗?别的同修就鼓励我:“你也念,试着念!”我突然感觉口渴,我从来不喝水,喝一杯水,又咳嗽三声,试着念,竟然念出声了,一连念了四段。我又能说话了!当时在场的同修都感动得哭了。第二天早晨我上炼功点炼功,双盘能盘80分钟。就这样,床上躺了3年零9个月的我又奇迹般的站了起来,是大法彻底地救了我!

康复后,我能蹬三轮车送玻璃,多远都不怕,150里地来回跑,拉1000多斤玻璃也不觉累。有时往楼上送货,扛密度板160多斤上楼,一步三阶,身轻如燕。扛货时别人给10元,给我7元,我从不与别人争讲。无论干多重的活,我从不知累。大法改变了我的生活,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在大法中获得了新生!

我真的是发自内心地想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告诉世人法轮功有多么的神奇,法轮大法有多么的伟大,“真、善、忍”有多么的辉煌。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世人啊,为了明天清醒吧,分清善恶,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