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我的遭遇看江××对中华民族的道德摧残


【明慧网2003年11月1日】我今年62岁,河北某厂退休高级工程师。因坚持修炼“真善忍”,自99年7.20以来,曾10次遭到非法绑架、关押,在派出所、街道办事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等处被非法关押10个月之多,自1999年11月至2001年2月,累计被强制扣发工资、罚款5500元左右。自2001年8月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即使暂短的在家时间,也经常受到骚扰,使全家不得安宁。女儿实在承受不了这经常突如其来的砸门和吆喝声、以致两次被非法抄家的惊吓,只好自己搬出去租房子住,且至今精神受到严重刺激,一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就心慌,一见警察警车就担心害怕,和睦温馨的家庭被拆散。

从迫害一开始,江××就宣布了“株连九族”政策,派出所警察对我家所有成员分别用党票、降职、下岗、孩子升学就业参军等威胁恐吓,企图煽动家属对大法弟子发难。所在工厂领导和专门负责监控法轮功的人员都被上级“610”以经济惩罚牵制着,甚至企业评先进、得奖金都和我是否还讲真象、坚持修炼都挂上钩,企图牵制全厂职工。我是早就退了休的人,也要这样被挂上钩。还有我所居住的街道、居委会、楼长等等。江氏集团向这一人群煽动着仇恨,施加着诱惑。这些人不同程度地屈从于它的压力时,也就不同程度地成为受害者。尽管是被胁迫的、违心的,可是失去的是道义、良心,这就是江××的罪恶。

还有受害更深的,就是直接参与迫害的。记得在2000年2月4日的除夕之夜,作为炼功人就是想在这喜庆的时刻一块儿炼功,然后就回家睡觉,然而江氏集团恶毒地想借此大肆镇压和消灭法轮功。河北省全省范围层层煽动造谣说我们要“闹事”,好像要推翻它的政权一样,还给取名叫“零点行动”,让有关单位人员都不要在家过年,到处是戒备森严的警察、警车。我们学法炼功,只是在人行道上站着,我是后来在回家睡觉中被从家中抓走的,还说成是什么“扰乱社会治安”,哪里讲一点道理和法律?石家庄某区公检法及派出所对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刑讯逼供。对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长时间罚站、打、赤脚穿单衣裤、双手吊铐在外边冻着。他们边用刑边喊叫:“看见了吧,上边有说法,对法轮功要斩草除根!”面对折磨、殴打我的年轻警察,我同情他们、可怜他们,他们做人的良知、道德都被江××毁掉了。

在劳教所里,警察为保住饭碗,在江氏操控的“610”指使下,极力利用普通劳教犯人直接监控大法弟子。我亲眼见到有些很好的女孩子,她们虽然一时在某方面犯了过错,可是完全有希望改过成为好人。然而在劳教所当了“监控”后,为得到“减期”奖励,唯一的途径就是打、骂、折磨大法弟子。监控我的班长是全大队最凶狠的“监控”,每天对大法弟子训斥、打骂,甚至拿皮腰带抽打炼功的大法弟子,主动频繁地对大法弟子搜查包裹行李、搜身,严密监视并举报与大法弟子关系密切的其他监控,以此得到了最多减期的奖励。她在解教前的两个月猛然清醒了,几次在大法弟子面前痛哭流涕,为自己对大法弟子干的这一切痛悔不已。可怕地回想起这一切,自己原来是个正直刚强的好女孩,在劳教所当了三年“监控”,竟变成这个样子,怎么去面对期盼着自己的丈夫、父母和年幼的儿子?这一切都是江氏集团的罪过,在镇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过程中,它们胁迫了千千万万无辜世人,沦丧了他们的道德和善良本性,江××是摧毁中华民族道德基石的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