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祛病人改观 进京上访受摧残


【明慧网2003年11月1日】我今年50多岁,我要用我亲身遭受迫害的事实,揭露控告江氏集团四年多来对大法弟子的残酷的迫害。

我是97年得法修炼法轮功的,在没得法之前,是一个多病多难的人,身体多种疾病,还招来附体,给家人带来忧愁,给自己带来痛苦。97年得法之后第三周,我有病的身体不医而愈,我感到大法太神奇了,给我净化了身体,还把我身上带的附体全给拿掉了,我开始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路。我开始读《转法轮》,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了我,这是一部宇宙高德大法,是一部上天的阶梯,在那两年里我学到了很多很多。40岁那年,我身体患心脏偷停,睡睡觉没有气儿了,在得法前一直都靠药物维持,炼功三周,我的身体、精神面貌、以及情绪发生了如此大的改观,以致我的家人、邻居、我的朋友、同事都觉得我象换了一个人。我这个人向来心地善良,但脾气很暴躁,过去常跟人发脾气和骂人,我总是处在痛苦和麻烦之中,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感到自己被这个身体拖累,但却无能为力。现在我自己满心欢喜,在我的一生中第一次处于真正的快乐之中。从我思想到身心的变化,我无比感激伟大的师尊的救度。

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了,我抱着以我身体的变化去上访,让国家领导人了解一下法轮大法,还我师父清白,给我们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向他们说句实话。走到天安门广场呆了一会,北京武警、警察,手持枪,说全部戒严,这样大法弟子都被困在车站,不让进城,而后我们坐车回家。99年10月9日我又去北京上访,我们以强大的正念闯过了警察的盘查,顺利地到达北京。

10月28日江氏集团又一次升级迫害法轮功。我们利用宪法给我们的合法权益,信仰自由、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再一次为法轮功讨公道。结果走在天安门广场,被预谋好的警察、武警劫持,被强迫上巡逻车,被押送到公安局。当时屋内屋外都是大法弟子,楼上的恶警从窗外往我们身上倒开水和脏水,还扔石头打我们,我们的衣服都湿了,但大法弟子们始终抱着善心向他们洪法,可是他们不听。

上午10点多钟来了几辆长长大联结车,强行上车,有警车、摩托车开道,被押往丰台体育场。在丰台体育场,恶警们让我们一个挨一个的坐在地上不许动,不许吃饭、喝水。有一个四川大法弟子向他们洪法被他们打的鼻口出血,起不来了;还有一个大法弟子怀孕7个多月被抓来,上厕所都不让去,恶警们还拿脚踢,一点人性都没有。晚上7点多钟,来了很多警车,把大法弟子一个连一个绑上,押往北京各看守所,我被押往看守所,下车后又是检查又是搜身,折腾到2点多钟才关进号里。第三天,他们用警车把我们押回北京办事处。晚上8点多钟,办事处来了恶警到一个房间提审,我说:我们都是好人,没有犯罪,没有扰乱社会治安。他就大口骂我,就这样11月1日押回吉林,第二天押往拘留所。

2000年正月十六我去市政府洪法,又给押送到拘留所。回来后,我还去北京,我想大法遭难,我不能在家等,我得去说句公道话,因为中央开两会议,我想讲真实的体会。我于2000年3月2日,我再一次去北京,结果又被劫持回来,押往看守所,后被押到劳教所。

我来到劳教所之后,他们对我们非常恶毒。我们开始炼功洪法,告诉他们大法的好处,管教们不听,还利用犯人打我们,让我“开飞机”在后边使劲踢。犯人用皮鞋踢我的头和胸,有一个同修被踢得当时就昏了过去。来到劳教所四大队四楼,天天挨打、挨罚、挨冻从没间断过……5月13日是师父生日,我们没有吃饭,在走廊里炼功,管教上班后一个一个地问话,我被问“谁让你们炼功?”我不回答,管教先打我耳光、脚踢,然后用电棍电击阴部、腋下和腿、嘴、都电遍。送回寝室,叫犯人看管我们。因为我们绝食抗议,让犯人给往嘴里塞饼干,我不配合,被一顿毒打。

我们为了讲一句实话就被迫害,所以我们要提出申诉,于是我们开始给国家总理和国家最高法院申诉,申诉书上诉材料写完后都被劳教所机关扣押。那几天有一个功友,因炼功被打坏了,我们开始绝食抗议,全体绝食,要求公开炼功,并马上无罪释放。晚上因为坚持炼功挨打被罚,白天让我们干活。我们被送往卫生所强行灌食,他们用尽最卑鄙的手段,让我们自己喝盐水玉米糊,电棍看着,我们不配合。有的功友被灌得出血。我也在其中。还有一次,一些叛徒污蔑师父和大法,利用广播灌输一些不好的、见不得人的东西来给我们洗脑,我就背法。我把我的耳朵用纸堵起来,结果被恶警看见了,把我拉到一个房间里,问我为什么堵耳朵,我说不愿听,她就用电棍电我的嘴、腋窝、及阴部、手、胳膊。阴部痛了很长时间,因为上次电,伤口没有好,这次又接着电,痛的难忍……我被非法加期100天。

有一次我炼功,被劳教犯拉进一个屋,用绳子把我吊起来,用皮带抽打,用铁丝抽,身上没有好地方,恶警们看着也不管,因为是他们在背后指使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还用针扎我。因为我们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被“严管”,犯人不许我们上厕所。有一次我要上厕所,他们不让我去,我实在憋不住结果拉在裤子里。

我被加期5个月才释放,回家后,派出所管片回来不放过我,让我写保证,当时我就写:“修炼大法是正法,没有错,我坚修到底。”我开始粘贴和挨家挨户发真相传单。派出所4次抄我家,并带打手给我家翻了个遍,让我去派出所。我不配合他们,我们不是因为做了坏事而受到了惩罚,我们是因为坚持真理,坚持信仰,揭露邪恶,讲真象而遭到了非法迫害。我们完全是堂堂正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