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旧势力是没办法的


【明慧网2003年11月1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2003年7月底在家中被恶警非法劫持。那天天气特别热又赶上是集(村镇上的定期集市),我看到他们进屋,想找机会离开,便迅速上了楼,结果一恶警跟上去寸步不离。僵持了一段,他说:“跟我们上政保股去一趟,说说去年那个事就把你送回来。”说着他们便开始动手,我就想挣开他们,结果一边躲着的七八个恶警,听到喊声都冲了上来。我厉声说“你们放开我!”这时我出了屋门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炼法轮功的有什么错?”这时门口围上来的人特别多,我一看正是揭露邪恶的好机会,便跟群众讲起真象,并揭露恶警无理抓人。结果恶警无力地说:“我们也不愿意来,这是上级的命令。”说着就动手。这时我丈夫和儿子回来了,就和他们扭在一起。儿子大声说:你们有什么证明抓人,不符合法律手续。一恶警所长说:我说的就是法律,把他们都带上。这时我人心出来了,怕把他们也带走(儿子上高三),就自己跟他们走了。上车后我喊了一路“法轮大法好”。到了公安局,政保股长假惺惺地说,怎么又到这里来了,你不知道去年那个案子还没了结吗?要不就在外面躲着,谁叫你家来的。(其实恶警一来我就意识到自己有漏,因为在这以前师父以各种方式点化我,只是我悟到没做到)我一言不发只是发正念,他说签字吧,我也不理他。这样把我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一听没体检不收,恶警多次说好的才留下。

进了院,为了让犯人知道我是被迫害的,就喊起“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随后我就唱起了《古怪歌》。犯人们听后说有道理,有的就拍手叫好,有的喊再唱一遍,就这样我唱了一上午。师父告诉我们自己接触的每一个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

到了中午政保股拿来了逮捕证,隔了一天检察院非法提审,告诉我已起诉了,接着法院送来委托书,整个过程就这样快。同号的犯人奇怪地问怎么这么快,我说:“他们对法轮功根本不按法律程序。”表面上是这样,我心想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那天我从思想中就定下了7天出去(过后一想也是错的,根本一天也不能呆)。

在这期间我就绝食抗议,对所里、政保股、检察院、法院去的人,除了讲真象一概不配合,他们被我说得低着头,不敢正视我。最后说承认吃着人家的饭,挣着人家的钱,人家叫怎样做就怎样做。我说:“你们迫害的是做好人的人,上边坏你们就象木偶一样地被利用,没有自己的主见,最后只能做他们的陪葬品。”他们互相看看没有言语。法院送委托书时说让我请律师,我刚想说请,转念又一想,这不是承认了他们的安排了吗?立即说道:“我没犯法请什么律师?”通过讲真象,看得出他们是心服口不服。在这几天里,绝食难受时,我就背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背到第二句时难受的感觉就没有了。每当人心上来时,师父穿着西服微笑的照片就出现在我眼前,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叫我不能有一丝杂念。我就暗暗请求师父加持。

这天早上我突然昏倒,口吐鲜血,犯人报告给所长,结果政保股来人了。这时我在地上躺着,犯人们都不敢动,连所长共有七八个人把我抬到室内,想量血压我不配合,给我输液我坚决不配合,就要求放人。他们软硬兼施,我就不听那一套。他们威胁我说,要不配合就把你绑到死人床上去,我根本不听他们的,就一个劲的发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他们急了,就叫人非常吃力的把死人床抬上来了,我当时没有一点害怕,就是发正念。他们正想把我抬上去,那边传来话说把床撤了,不让输就不输了,我听后眼泪就流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让我出去了。

下午法院来了几个人,所长说从来了没吃没喝,今天是第七天了(我才想起进来时定下的一念实现了)。来人就说让她走吧。就这样当天下午,所长亲自开门让丈夫把我背出来,他在后面给抱着被子,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我这是干的什么活呢?”所有的恶警都在院里看着,犯人们也看得目瞪口呆,我心里明白这是大法的威力。

出来后我知道外面大法弟子们在整天发正念,丈夫(也是大法弟子)也以常人方式找他们,他们计划那天下午送我到医院检查,查出四种病才放人,结果通过大法弟子们发正念,使他们的计划完全破产。充分体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也证实了只要大法弟子坚定地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旧势力是没办法的,师父会有序地给你安排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