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艰难越坚信大法 被非法判刑十年的大法弟子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3年10月23日】我因制作真象资料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六个月。在这期间虽然表面上知道对这场迫害师父不承认,我们也要全盘否认它,但在思想深处并没有否认它。还存在消极承受、等待,盼望早日结束迫害,默认不能突破非法判刑的框框,认为判刑了,就出不去了。

通过反复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意识到上述的想法都是不对的,师父说:“……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1)我决定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绝食第三天狱医刘大夫叫我出去灌食,我知道在这之前至少有五位同修被这种野蛮的灌食当场迫害死。这种迫害我决不配合,坐班的抱着我哭,说:“姐呀,你要不吃饭不得让它们灌死吗?前一段时间某姐都被它们给灌死了。”这时所长、管教、大夫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往外拖我,上来两个劳动号强行把我抬到门外。我说我没罪,跟它们讲真象,它们说:“你别说这些,不吃就得灌。”把我双手强行反铐在铁椅子上,按着我的头,反复插了三次才把管子插进去。灌完后,女所长伪善的劝我说:“灌食多遭罪呀,你要吃饭,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适当给你解决。”我给她讲真象,我们是无辜受迫害的。她说:“你别跟我说这些,江泽民要镇压,上边的事我们也管不着。”并威胁我说:“你已经都判刑了,你要不吃,一会就给你送到女子监狱去,你这情况(因身上长疥,那不收)我们做做工作,它们就收了。”其它管教也说:“都判刑了,绝死也出不去,别折腾了,遭那个罪,等几天身体好点,送到女监,你们不象其他犯人,转化了就能早点回来。”我说:“我们修炼真、善、忍没错,往哪转呀?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根本就没犯罪,杀人犯,你再写转化书能放吗?。”

我每天都被它们拖出去灌食,有时插十来次也插不进去,我被它们折磨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对它们说:“这样非常危险,你们都灌死好几个了。”狱医刘大夫,女所长朱××骂骂咧咧的,恶狠狠一边用手使劲戳我的头,一边说:“死了拉倒,你就是下一个。”这时我大喊“师父!”背《秋风凉》。它们说:“你喊师父能来救你吗?”我说:“注定这场镇压是要失败的,总有一天会真象大白的。”刘狱医说:“我是看不着了。”我说:“好人能看着,坏人看不着。”它们看插不进去,就叫劳动号捏住我的鼻子,使劲掰我的嘴,强行灌。我不配合,劳动号又找来筷子撬我的嘴,我嘴被撬坏,两腮也被掐坏了。朱××气急败坏地说:“你不吃一天灌你两遍,我有的是时间折腾你,王**不是被灌出尿来了吗?”恶警指导员叫骂着:“不吃就灌,灌死拉倒。”恶警所长也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我被它们折磨得奄奄一息,躺在光板床上(它们不许给我铺被),每天晚上都抽搐,同监犯都看不下去了,有的哭了。恶警们却置之不理。第七天它们灌完食,给我锁在铁椅子上。后来我挣脱了手铐才出来。它们看硬的不行,又想出新的花招,找来我的家人和孩子来劝说,在亲情的围攻下,加上种种怕心,我妥协了。

看到同修堂堂正正闯出去,自己也想闯,但有东西放不下,就这样徘徊了一阵子。直到后来又进来一位同修,她的话对我促动很大。她说:“越艰难越坚信师父,大法,无所不能。”师父说:“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什么都不怕,邪恶也害怕,可是那是因为他们修得好才放下的。”(2)“那里是很难,但是不管怎么难,你们想到你们的未来是什么吗?你想到将来的果位是需要伟大的威德为基础吗?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证实过法的神、佛正果吗?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地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3)

对照师父的法,找到了不能坚决要求无罪释放是没有放下人的观念,有怕心,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默认被非法判刑的结果。师父说:“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4)“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2)“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3)

我下定决心即使明天法正过来,我今天也要闯,判我十年我绝不承认。我开始绝食抗议,第二天它们又把我送到女监。一路上我边讲真象,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监狱我绝不去,大法弟子不应该进监狱。到那一检查身体不收(因身上有疥)。恶警所长和管教一个劲说好话,说留钱治,又找集训队的队长也没收。女管教怒气冲冲的训斥我,我不理它,发着正念。它们没办法只好又将我拉回来。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做好。

当天下午,女管教强迫我上药。当得知我又绝食了,恶狠狠地说:“想着想着就绝食,判你十年再绝也没用,绝死也回不去,你死了,把你火化了再通知你家。你也不归这管了,这说了也不算。”我理直气壮的跟它们说:“我修炼真、善、忍没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凭啥判我十年,我没杀人、放火、偷抢的,判我一天都是错的,我要求无罪释放。”管教冷笑着说:“你等着吧。”女所长气得发了疯将我的被子拽走了。它们又强行给我灌食,每次管子都要反复插几次,拔出来都带血。我心里记住师父的话“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人就是苦一点,横下心来顶住。”(5)“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6)。

它们又把我的家人找来。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2)恶警们寸步不离,监视我们说什么。我对妹妹说:“如果我死了,一定是它们迫害的,我决不会自杀。”妹妹哭着对它们说:“灌食就是迫害,死了就找你们要人。”所长连推带搡地把她拽出去了,对我吼道:“你死了谁还有责任咋地,你死了就死了,白死,你们那么多人死了,给谁咋的了,谁受处分了?谁也没有责任,不都好好上班吗?你不吃就给你灌。”犯人也跟着咋乎:“你不吃就给你灌,灌死拉倒,要不然就得你家拿钱输液。”我说:“你们亲人要不吃饭,你们也这样折腾吗?管都插不进去还硬插。”它们不吱声了。第七天反复插管,大夫说胃里啥都没了,我又被折腾得抽了。它们看实在不行,给我打点滴。又找不着血管,扎了八、九次血管又穿了。由于长期非法关押,再加上连续灌食,我被折磨得已奄奄一息了。

绝食的第八天,劳动号把我背去医院,(原来我家人要求把我送医院,所里看不行了,也就顺水推舟的同意了,得让我家出钱。)医院的大夫说:这人再不住院就得死。我心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知道我决死不了。想着师父说:“正法弟子啊,这场迫害都走到这一步了,大法已经在正法中走到这一步了,我们还怕什么?你们不是已经看清了你们的未来吗?所以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7)我想我一定能否定它们的安排。所长只好同意我住院。女管教没好气的说折腾它们了,“这回医院也来了,死就死了。江××不死,你们没个平反。”我说人不治天治,它不配给我们平反。并善意的告诉狱警们:迫害好人,其实是在毁灭自己呀!

住院三天,亲朋好友来了一拨又一拨,都劝我吃饭吧!能坚持几天,要不吃不等出去就得死。我告诉他们我修真、善、忍没错,已经关我一年多了,我决不能再忍受这种迫害。家人劝我偷着吃点,再想办法给你往外办。我知道另外空间邪恶看得清楚,我决不能动心。不叫邪恶钻空子。在绝食这些天,也出现不正的念头我就用师父的法归正。比如:我不打针,大夫说让出院,我动了人念;嘴干渴、牙出血,妹妹用湿毛巾给擦,后来悟到这是依赖外因条件,不擦口也不那么干渴了;当家人说找人给往外办时,心里有一丝幻想,后来意识到不对。师父说:“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7)

恶警指导员对我吼道:“就判你十年,绝死也出不去。”我不听,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请同修帮我发正念加持。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及死心塌地被利用的一切。心里对铁锁铁链说“你们都是有生命的,不要死心塌地被利用。”这天晚上在师父强大法的威力下,在同修正念加持下,绝食十多天的我终于闯出魔窟,重新汇入正法进程中来。

注(1)《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2)《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3)《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和解法》
 (4)《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5)《在美国讲法》
 (6)经文《正念正行》
 (7)《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