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画面:7月的烈日下大法弟子齐声背法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看到明慧网“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征文启示,很受启发,下面是我的一段99年7.20的上访经历:

99年7月20日一大早就听说有功友被抓、被抄家,知情的同修都赶往省政府上访,可当地不予解决,不少功友当天进京,我和几个同修买好中午的车票,在检票口被恶警阻拦,没走成。由于当时进京的车票基本停售,后来就想办法买了北京更远的车票,到北京站下车,当天午夜来到北京。

没想到出了车站就被地痞无赖骗到北京公安早已准备好的地方(那里已有不少大法弟子),在此处我一夜没合眼,和同去的大法弟子一直向公安干警讲大法的真实情况,并要求上访。他们说:“等天亮领你们到上访说话的地方。”整整等了一夜,看到被他们劫持了很多大法弟子。第二天上午8点半,几辆满载前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车通过闹市区一直开往郊区,我们才知道被骗——根本不是带我们到上访说话的地方,而是要把这些大法弟子送回本地。拉到一个体育场上给所有上访的学员录了像,并登记姓名地址,然后车又开到一个地方停下,来到一个大操场,由这里转本地的车返程。在此我遇见一位熟悉的同修,她在北京信访办的院子里被警察抓住头发毒打,还被戴上了手铐,我见到时她的手腕上被铐出的手铐痕迹还很明显。

经过短暂的切磋,大家都悟到我们没有达到上访的目的,不能回家。大法弟子们自发地排成整齐的方队,席地坐在操场上,有的盘腿打坐,有的小声背诵师父的经文。当时正是中午,烈日当空,操场上没有阴凉,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在大法弟子身上,加上地表温度又高,象是在蒸笼里,可这丝毫没有动摇大家上访的心。恶警们看到大法弟子都不上车,不知从哪里牵来几条大狼狗,狗不时地在操场上吠叫,把女同修怀里的小娃娃吓得直哭。突然有一个女同修从人群中站出来,用自己标准而洪亮的声音,开始带领大家集体背诵师父的《洪吟》。师父那一首首波澜壮阔的诗篇通过大法弟子们整齐的背诵在操场上空回荡,那声音就象一声声巨雷,惊天动地……现在回想起来那天的场面威严、壮观,真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

大法弟子们维护大法的壮举极大地震慑了邪恶,恶警们被触怒了,他们把仅有的一个细细的自来水源给断了。上访的人群中最小的才两三个月,最大的已是古稀之年……在炎炎的烈日下,在周围的高压气氛中,尽管汗水浸透了大法弟子们的衣衫,可没有一个大法弟子离开队伍的(包括老人和小孩),大法弟子齐声背诵师父经文的声音始终不断。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在四、五点钟,来了一长队全副武装、手持冲锋枪的防暴警察,还有一些政府官员,防暴警察虎视眈眈地包围了整个操场。由几个大法弟子代表上前与官员模样的人交涉一番后,大家才上车返回到本地(后来才听说当时有一些功友机智地离开,当晚又返回了北京)。

第二天,也就是7.22凌晨3点半,我象往常一样准时来到炼功点,开始炼静功。炼完静功后,因为人少,两个炼功点的大法弟子合在一起炼动功。当时在炼功场上,我的身体有着强烈的感觉,仿佛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感动的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就这样一直伴随着把功炼完。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我在1999年的7.20就把7.20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师父讲的这段法我深有感触。7.22当天我又踏上了进京上访的列车,当时只有一念:谁也不能阻拦我。在车上,我机智地应对过警察的盘查,顺利到达北京,在那里遇到了一些同修。从此我们在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走上了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