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画面:我在北京证实大法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1999年9月份,我到北京证实大法,有一天,我坐在天安门广场的水泥台阶上,小声地背着经文《洪吟》,不知不觉有人拍我,我一看是个公安,他说我是“法轮功”,就把我带到派出所关起来,派出所里关了很多大法同修,其中有一个女同修是天津的,30岁左右,扎着一对长辫子,皮肤虽不白,但泛着红光,穿着极朴素,人很朴实,不善言语,抱着一个不满一岁的吃奶的孩子,孩子长得很结实,欢欢的眼睛四处张望,很可爱。九月份的北京天气已经变冷了,这位同修和孩子穿着不算多的衣服。经交谈得知:当大法遭到铺天盖地的迫害的时候,她知道大法弟子应该挺身而出来护法,她想到北京上访,可是她家里很穷,没钱买车票,孩子又小,心里很着急,后来她多次得到师尊的点化,告诉她三天可以走到北京去。她毅然决然抱着孩子,身无分文向北京进发,沿路饿了就在地上捡点别人扔的东西充饥,甚至在垃圾里捡一点吃的,孩子没衣服穿也是在垃圾里捡点衣服,夜晚随便在哪将就一宿,就这样不多不少正好三天到了北京。听到这里,我们都含着眼泪,默默地大家互相传着抱孩子。孩子,你真了不起,生在这大法洪传的时代,为了证实大法,你这么小就和妈妈一起付出,真伟大。

2000年11月份,我和同修一行9人去北京证实大法,早上九点左右,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到广场上,甚至前门大街布满了警察、便衣,一队队的武警进了广场,走到英雄纪念碑的右前方,我看到有一个外国旅游团,我就在他们旁边站定,打开了条幅,同修们马上依此站好,也打开了条幅,条幅是竖着的,上面写着:“师父好,大法好”。风很大,得两个人牵一个条幅,我儿子站在我旁边,我俩举一个条幅。我们一共举了六个条幅。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顶天立地,世界是那样的安静,一会儿,飞奔过来很多警察、便衣和武警,把我们都抓上了警车。我们被关到附近派出所的铁笼里,里面同时关了很多大法学员,有一个瘦小伙子,头上有血迹,一问是湖北郧阳的,他的头是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打的。还有一位北方姑娘给我讲了她在广场证实法的经过,她是从家乡坐火车到北京,早上她下了火车就直奔天安门广场,看见警察、便衣和武警在广场上狂奔,就想:这一定是有同修打出了条幅,恶人才会这么乱。她一边快步往广场中心走一边脱下外衣,露出了里面用白布缝制的上衣,衣服的前胸后背和两边袖子上各写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她刚走了没多远,恶警就追了上来,如狼似虎地将她推倒在地,死命撕扯她的衣服,她紧紧地护着自己的衣服,同时高声喊道:“你们干什么?难道老百姓连穿衣服的权利都没有了?你们侵犯人权!”邪恶也不答话,五、六个恶警费了好大劲才扯下一只袖子,又费了好大劲扯下另一只袖子,直到把衣服扯成碎片。最后把她带到了派出所,关进了铁笼子里。在关我们的铁笼外面坐着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我们看他在抽烟,这说明他不是我们大法弟子,问他为什么被抓进来后,才知道,他是在我们举条幅的时候给我们拍照时被抓的,警察抢走了他的相机,并审问了他的姓名,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最后把底片拉出来曝光后才让他走。

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的几件事,早就想写出来与大家共勉,怕写不好,我想一定要写出来,抛砖引玉,让我们都写出身边的感人故事吧!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