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画面:世界法轮大法日天安门广场一角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

一、天安门广场一角

2000年5月13日的世界法轮大法日,中午刚过,我和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一起来到天安门广场一侧,我们口袋里装着红色大法条幅。广场上游人不多,便衣、警察、警车不少,忽然几个警察急速跑动,小姑娘兴奋地喊了一声:看,炼功呢!只见在靠近长安街处有十来位大法弟子围成半圆形开始炼“头前抱轮”。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向炼功处跑去,一边跑一边拽出口袋里的条幅,我和小姑娘联合打开一条,上写“法轮大法好”,我们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突然我们举着的条幅不知被哪个警察抢走了,我一回身,见离我一米远处好几个大法弟子一起,正在打开一条黄色的大横幅,大概有五米多长、一米宽,几个警察便衣正在抢这条幅,我赶快过去帮着往回拽。我和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大法弟子一块儿使劲拽着条幅不松手,一个警察抡起警棍就恶狠狠地砸向她的手腕……

这一天广场上有两个刚成年的年轻弟子,一个是山东省的18岁小姑娘,一个男孩也才18岁。他们在广场上拿着照相机,转悠着,时而相互拍照,时而拍大法弟子的护法壮举,转了近一整天,把大法弟子证实法、恶警行凶的镜头照下来整整一卷,再机智地交给别的大法弟子,由他们巧妙带回。这一天便衣、警察、警车在北京各街道到处都是。在戒备森严的情况下,有一个4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和她女儿一起,骑着租来的自行车,挂了几十条大法真相条幅,在邪恶的集中地,如天安门广场、信访部门、政府部门的附近的树上、建筑物上到处可见。最后这母女俩安全返回。

仅5月13日这天下午,我见到,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分局的铁笼子里非法关押着不报姓名的各地大法弟子就达近百人,当时北京各看守所爆满。

二、劳教所院内炼功

2000年秋,我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这里有约150名大法弟子,分别被非法关押在三个大队、12个班。劳教所南院二层楼,每层四个监室,露天的通走廊,楼前有一小片空地,院大门关着,只开小门。就在这劳教所里,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开创环境,我们不承认非法劳教,拒绝强制劳动、不穿劳教服,后来每天被关在监室,狱警命令普通劳教人员严密监控我们。

那一天,各中队各班大法弟子通过秘密渠道取得联系,提议在下午两点在楼前空地集体炼功,证实大法。我们象往常一样各自坐在小板凳上,默默地背经文学法,听着楼下的动静,还不到时间,突然楼下传来大法弟子炼功口诀的声音。我们屋16名大法弟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往门外冲,屋里六、七个“监控”也感觉到可能我们不对劲,也是注意地盯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这时她们也赶快拽住了前边跑的大法弟子,一对一地僵持着。“监控”拼命地往监室里拽,大法弟子使劲往外挣。在外边走廊上,大法弟子双手使劲地抓住铁栏杆,就是不撒手,一直僵持着,嘴里喊着:“法轮大法好!”或大声念着炼功口诀。

“监控”都去拽前边的大法弟子了,我们在后边的几个就趁势跑出去,一边下楼一边大声念着炼功口诀,到楼前空地上就炼“头前抱轮”。只一会儿,“监控”我的犯人就拦腰抱住我往楼上拽,这时空地上还有三、四十名大法弟子,有的在抱轮,有的已被“监控”拉扯着站不住了,但一只手还在抱轮。有的大法弟子被野蛮地推倒在地,还有的正在被拽走……“监控”们呼喊着往这边跑过来,我被人高马大的犯人拎上了楼,楼上过道处还有的大法弟子在使劲抓住铁栏杆,和“监控”僵持着。楼上楼下还继续回响着大法弟子齐刷刷的炼功口诀声……

这次事情过去后,因为警察也明白修炼者对宇宙真理的坚定信念是任何力量都不能改变的,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所以这件事就象没发生过一样,劳教所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