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子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明慧网2003年11月13日】长林子劳教所,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凡是新关到长林子来的大法弟子都先送五队所谓“严管”,每个大法弟子一进五队就遭到一顿毒打,然后面壁蹲下,问写没写过“三书”,如没写的那就是没完没了的毒打折磨,什么电棍打,手铐挂,能用的刑具全用上。

去年秋天有个大法弟子,没写“三书”,每天都遭受着非人的折磨,早晨五点起,背着手面壁蹲着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实在蹲不住坐到地上时,恶人就从后脖子领子灌进一盆冷水,水留在棉裤裆里,坐在地上,时间一长屁股上长满了疥,然后还得蹲着,蹲不住还浇冷水,天天没遍数的折磨着,有时还用别针扎他的头,一针接一针的扎,头肿得像个大头人,这还不算,还用三个小木棒,夹在他的四个手指缝间,然后抓住他的手用力地来回拧,拧得他四个手指缝皮全裂开,鲜血直流,痛的他大叫不止,邪恶之徒还恶毒地大笑。

有一天邪恶之徒叫我们答题,骂大法,骂师父,我们没有做,邪恶之徒把我们十几个人都送到五队进行严管,一进五队的门,五队的队长赵爽大叫:“你们不知道五队的厉害吗?你干什么来了?”然后叫我们站成一队,挨个的毒打。打完把室内的窗户全部打开,把我们扒光了衣服,大冬天的面壁站着,冻了半个多小时。穿上衣服后叫我们全部面壁蹲着,这时毒打开始了,他们五队的打手十二个人轮班的打我们,有的举起塑料方凳狠命的砸我们的头,把塑料凳都砸碎了,有的抽出五尺长的床板子向我们的脖子后背猛砍,还有的抡起了长板凳用凳腿刨我们的后背,把长板凳的腿都刨坏了,有个叫杨小冬的邪恶之徒,人送外号叫“牲口”,二十多岁,更心狠手辣,毒打大法弟子他是一等的狠,多半是从背后下黑手,两手用力拍向大法弟子的双耳。若不是师父保护,耳朵早就被拍坏了。五尺长的床板子抡起来使劲的砍脖梗子,象疯了一样。他们打大法弟子的毒招很多,有推、排、撅、搓睾丸、吊大挂,一位同修被推得当时痛得他昏死过去了,过一两天又给他挂起来了,他们把他的两只手用两个手铐子、两只胳膊抻开用脚蹬着这位同修的身体使劲抻,手铐子当时都勒到肉里去了,就这样还不断地打他,连续挂了两天两夜,回来后胳膊两个月抬不起来,两只手腕被手铐子勒得鲜血直流,都露骨头了。去五队的头三天晚上不让我们睡觉,整天整宿的蹲着、蹲不住就是一顿毒打、白天怎么困也不许闭眼睛,闭眼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去年七月八号,新闻联播及焦点访谈,播了鑫诺卫星被插播真象一事。就这一事恶警借题发挥,晚上都八点多钟了,把我们都叫了起来,说开紧急会议,我们来到了会场看见会场的过道两边都站满警察,会场前边坐着四个社会上的渣子,一个管教喊了一声“开会”,就看前面的四个渣子一起骂大法骂老师,还骂一些恶毒的话。这时我们的一名同修站起来说:“有理讲理嘛!骂什么人呢?”只见一帮打手嗷的一声扑了过去,当时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两个彪形大汉把他架出了会场,关进了小号,四个坏人还在接着骂,大学生同修和他们评理,它们不由分说把他架了出去,到了另一个房间,几个坏人同时上去把他打得鼻青脸肿的。

在送这个大学生同修去小号的路上,两个坏人把他打翻在地拽着两条腿飞跑送进小号,后背上的皮大面积的被拖烂了,鲜血直流。另一个大学生被送进小号时,两只脚后跟的皮肉全拖破了,都露出骨头了,四个坏人还在攻击着大法,我们大法弟子不畏强暴,共站出十人,都被关进了小号。当两个坏人把我架出二楼时,在楼梯上它们就要把我掀翻拽下去,我识破了它们的阴谋,它们没有掀翻我,到了楼下平地上把我打翻在地,这时扑上来很多人,全是用脚踢我踹我,当时把我的右侧肋骨踢折了。进了小号我们每个人又挨了一顿毒打,然后把我们用手铐子全都挂起来了,我和一个大法弟子挂在一起,他刚进小号时邪恶之徒把他的胃打坏了,哇哇的吐水,痛得他大声直叫,当时我也感到右肋很痛,痛得不行,喘气也困难了,我用左手一摸,一下按进去了,心说这肋骨不是折了吗?这时大学生向我喊七彩光、我看到一团七彩光围着你们两个身前身后的转呢,我们俩痛得光顾叫了,也没在意他说什么,不一会我们俩都不痛了,也不叫了,等到第二天早上我才想起来,心说怎么昨晚上说不痛就不痛了呢,这肋骨不是折了吗?用手一摸完好如初,我才想起来大学生说的话,那不是我们慈悲的恩师用法轮给我俩治好的吗?就这样我们被挂了三天两夜,第三天时外面没进来的同修集体绝食,抗议对我们非法迫害,并要求放人,这个事情惊动了所里,他们也吓坏了,石昌敬到小号把我们十名大法弟子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