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到广东省政府信访办上访 【明慧网】

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到广东省政府信访办上访

【明慧网2003年11月23日】1999年7月20日清晨,我照常到公园炼功,副站长通知了几个辅导员和学员,说北京抓了我们上访的弟子,大家可自愿到省政府上访声援同修。在快到省府的东风路天桥上(当时已是7点40分),已看见有很多大法弟子在省府旁边的吉祥路排着队等候上访。队伍从吉祥路和东风路交界处的人行道向北延伸,我们顺着队伍一直往后走,估计有上千人左右,有些同修拿著书在看,有的在打坐,年轻力壮的站在前排,老弱妇孺站后排,都很安静。

后来又来了很多弟子,队伍一直延伸至应元路。我们刚到不久就看见很多警察和便衣用报话机互相联系,不久大法弟子所在的路段戒严,用铁马拦着,戒严后只准出,不准入。很多公安在一旁戒备,与此同时,我们看到接连开来十几辆载着士兵的军车,一时间,哨子声,部队的跑步声使整个场面变的紧张起来,很快,车上的士兵已站在了大法弟子对面的人行道上,他们全副武装,头顶绿色头盔,手扛带刺刀的枪,这时刚好是早上八点。一台警用摩托车缓慢地开过来,后座的警察拿着摄影机在拍摄大法弟子的队伍。

8点15分,广播器响了起来:“市民们不要在省政府附近一带聚集,希望尽快离开,再不离开我们就要执行公务了。”连续用普通话、广州话广播了几遍后才停了下来。紧接着哨子声响起,有人喊口令“向前三步走”,士兵已走下人行道,站在了马路中间,和大法弟子的距离越来越近。

此时大法弟子的队伍没有任何人走动,还是那么静静地站着,先前的广播再次响起,然后接着再喊口令“向前三步走”,士兵已走到了马路中间,气氛也变的越来越紧张。

这时广播再次响起,“现在只剩下五分钟,希望大家尽快离开,否则我们就要执行公务了”,这时有个别好心的领队也过来劝说我们离开,但大家还是没有动,都静静的站着。

8点30分,哨子响了,士兵过来了,开始驱赶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对他们讲,我们只是想循合法途径上访,为何不接待我们,我们只要求有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为何不允许我们炼,国外有那么多国家都允许,为什么我们国家要禁止。有士兵就说我们也不想管,但上级要我们这样做,其中有一个士兵扶着我旁边一个很大年纪的老太太说,阿姨快走,我知道大法好,我以前也炼,快离开这里,场面好感人,这时人群开始慢慢散去,坚持站在原地的大法弟子就被强行拉上大卡车带到事先定好的地方问话,问话结束后就让大法弟子各自回家了。

6.18大炼功的一个场景

2000年6月18日清晨,众多大法弟子象以往没被非法镇压之前一样,六点整齐集广州市中央公园炼功点,在没有音乐的情况下集体开始打坐,公安应该事先就知道我们要集体炼功,所以打坐过程中我睁眼看到很多人在外围一边看着我们,一边拿着对讲机在互相联系。炼完静功,我们已经看见周围站满了公安,大家继续开始炼动功,做完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公安就上来了,大家陆续被带上警车,这时听见有弟子说,快看,有弟子没上车,我看向窗外,一位身怀六甲的女大法弟子在做着“贯通两极法”,身边围着的公安急的团团转,有人去按她的手,有人想拉动她,她就是不动,甩开干扰的人继续炼,这时广州公安局越秀区分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梁国贞在一旁说,不用管她肚子里的小孩,就算是因此而掉了,也是她自己造成的。但这位大法弟子还是不为所动,劫持我们的车开走时,她还在数名公安的围观下从容舒展地炼着“贯通两极法”。那个场景我想每一个参加广州中央公园6.18大炼功的弟子都不会忘记,这位女大法弟子就是后来被广州白云区公安迫害致死的郝润娟。

希望有条件的弟子能画下这幅场景,郝润娟是北方人,中等个子,皮肤很白,象汉白玉,那天她穿着小蓝白格子的孕妇裙,背景是广州市政府大院的门口,大榕树底下,没被非法镇压前政府大院门口的空地一直是我们的炼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