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坦然过关

【明慧网2003年11月24日】2002年5月14日上午,县公安局内保科恶警甲、乙闯进我家;乙一进门我就有点紧张、心里害怕(几天前,我有一种恶警要来抄家的预感,炼功时静不下来,我便做好了防备工作,同时也产生了怕心)。我让他们坐下来,乙气势汹汹地对我说“有人反映你到广播局去宣传法轮功、教人炼功,还拿法轮功的书给人看、到处讲法轮功好;你赶快把法轮功的书和资料都交出来!”我说“你们是知道的,广播局那个年轻人瘫痪了好几年了,四处求医无效、怪可怜的,况且他妈妈曾经是我的同事,我能见死不救吗?的确有这回事;要书要资料我什么都没有,交什么?”他们再三逼我,我只说没有。乙说“不交就要抄家!”随后拿出“搜查证”来,强行抄了我的家,抢走一本大法书。

我当时虽然心里紧张,但我还是尽力向他们洪法,讲善恶有报的道理。我说:“我们是佛家法门修炼,不反对政府,你们对待法轮功不要过份。善待法轮功会有美好的未来、会得福报,否则罪恶滔天!这本书一定要还我。”乙还在翻箱倒柜地找,我便到另一间屋发正念。一会儿甲来了,我对他讲“4.25”真象——我面对甲还能平静,只是对乙有点紧张,所以乙对我最凶,基本上动手动口的都是他。乙见我强烈抵制,就出门打电话叫来辆小车,又来了三个人,一共五人,强迫我上车,还通知我丈夫送被子,说要关押我。我丈夫十分着急、又胆小不敢抵制,忍苦受屈地不让我抵制迫害。

我被抓上了警车。在车上,我开始平静下来了,我告诉他们本地老年大法弟子张婆婆的修炼故事……到了公安局下车时,我想我是神,他们是人,我不能怕。进了提审室,我一点怕心也没有了。凡有所问,我都沉着冷静地针锋相对、不屈不挠地向他们讲真象,洪扬大法,背经文劝善——这些乙都作了记录。他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大法好,炼功身体好了。我自幼多病,是个药罐子,病得我曾多次想自杀,生不如死,如今修炼了,我60多岁了还身体好好的,我不能忘恩负义、背叛师父。我们师父是下世亲传“真、善、忍”佛法,无偿无私地给所有修炼者净化身体,教我们修炼的天机……”随后公安局局长来审我,提出四个条件,要我照着写“保证书”,要我不再宣传法轮功。我不写,怎么说我也不写。

不知何时在场的几个警察都走了,只剩下乙在作记录。乙记完了,又拿了几张纸叫我回去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一再劝善,叫他千万要看《转法轮》这本天书。他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末了还说“×阿姨慢走”。我便堂堂正正地走了。家中亲人正在着急设法救我出来,我却在师父的呵护下已回到家。我终于过了难关了,心中自然高兴——原来“7.20”开始后,恶人来迫害我,我女儿代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还交了大法书……我非常懊悔。这一次,我坚定地过了关,我深深地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使我在这几年的迫害中更加地成熟。这个难关我觉得只要想过也并不难过,所以我能理直气壮地对警察说,过去不炼功的“保证”早作废了!我从未间断炼功、刻苦炼功,我没错!

我从公安局回来时就快到12点了,午后我发了近两个小时的正念,发得很好,没有杂念。随后写了份要更坚定地修炼大法和洪扬大法的“保证书”,若他们来要就交,不来要就不交。两天后的上午,突然来了六个年青人,自称保险局的,他们先说是来看看我有没有什么生活困难,随后就说是公安局叫他们来做帮教的,要我放弃炼法轮功(因我的工资属他们管,可能以此来威胁我)。我并不怕金钱上的威胁,并趁此机会给他们讲真象,劝善,洪扬大法。我以自己长期义务扫公厕的事做例子,给他们讲炼功人道德高尚,做事总为别人着想。最后,我说,不信你们可以去打听,我是没说假话的。他们被我说得无话可讲,点着头,也就走了。直到今天没有人再来要什么保证书了,工资照发,也不来干扰我炼功了。可见邪恶因素被我足够的正念给铲除了。我深深体会到只要遵照大法去做,邪恶就会自灭。

我的总结是我没学好大法,才有了怕心、招来了麻烦;后来没有了怕心,也就是悟性提高之后,邪恶自灭了。师父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放下最后的执著》)。

因我文化、层次有限,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