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净灰尘 踏上归途(译文)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大家好!我叫劳伦特,来自法属留尼旺岛,一年前在巴黎发现了法轮功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东西在等待发芽,我一直在寻找着一种修炼方法。多年来,我读了所有我能找到的有关精神方面的书,却没有真正得到提高。就这样我遇见了一个人,他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他教给我一些道理,我尽力地实践,知道自己的生命将会全部致力于修行,确信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真正的法门,很多有功能的人也都看到了这一点。2000年我离开了家乡,相信自己将遇见一位真正的师父,但却不知将在何时何地。

在大学里我学习心理学,同时期盼着相遇的神奇时刻,可是,一年半当中,什么也没发生。在一个晴朗的夏日,我接到我在留尼旺岛遇见的那个人的电话,差不多已有一年多没有和他通过话了,他告诉我他学了一种叫法轮功的中国传统功法,这套功法以真,善,忍三个字为基本原则,他又补充说他认为这套功法会满足我的企盼。终于,一扇门向我敞开,我欣喜若狂,我开始了解这个功法并决定开始炼。在一个公园里我学会了动作。应该说最初我很慎重。因为在我的头脑里已经形成了一些固有的观念,开始时,要重新接受一套新的方法对我来说很困难。

读第一遍《转法轮》也很难,尽管我认同书中的基本原理,我对一些问题仍有疑问。就象我当时说的,那时我还没有消化他们的能力。这套功法对修炼人要求的标准的确很高,而且我感到修炼要做的太多了,我不知从何做起。我那时过着一种放纵的生活,现在回想起来,我是迷在了常人中,养成了生活中的恶习。在遇见法轮功之前,我根本克服不了它们。我经常由着一时的冲动行事,被一种无法控制的欲望所主宰。为此,我下了许多次决心,我曾试着给自己规定一些禁律,以改变我的行为。

然而所有的努力全都是白费。当我回到我的故乡留尼旺岛度假时,我遇到了所有的我曾经试着逃避的内心的魔。这时,我意识到,我内心深处的欲望并没有完全被根除。我开始炼功才两个月。我曾竭尽全力去试着抵抗那些欲望,然而,我感觉到,我的抵抗到头来却加强了我的欲望,最终我精疲力竭,我屈服了,又捡起了那些坏的习惯。我记起师父说过,修炼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不管怎样,我继续学法和炼功。我只是意识到我不再象从前那样对某些事津津乐道,感觉到与那时的朋友有了思想差距。

当我度假回来后,我决定吸取以往的教训,把重点放在修心性上。我用很短的时间连续读了两遍《转法轮》。效果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看到大量的执著就象雪在阳光下融化一样消失了。两个星期后,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我的内心深处开始发生变化,炼功的效果也同样加强了,感觉也越来越强。有一件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2003年3月,我参加了日内瓦心得交流会。这一天给了我极大的震动,我感到了大法的精深,尽管我还不能理解真理的全部,但我生命的一部分在真理面前已经开始觉醒。我体会到自己修炼中一个巨大的飞跃,我的心在那天经受了一次真正的变化,这次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洪大的能量场感染着我,同修们的慈悲感动了我。回到家里,我知道我生命的一部分刚刚死去,而另一部分从灵魂深处得到重生,见到了光明。

从此,我真正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修炼人,我用了一个星期读了师父从1998年以来几乎所有的法会讲法。最奇怪的是,我一点也没对读到的内容感到吃惊,我已经在日内瓦法会上感受到大法的洪大。我认识到了用法来修正自己这一过程的重要性,一股力量推着我往前走,我明白这就是我生命的目标。我明白了,师父传给我们的不只是一个修炼方法,而是一条路,一部宇宙大法。我们正在经历着一个从未有过的,而且也不会再有的历史时期。我的内心只向往着一件事情——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个目标。

从那时起,我可以体察到自己思想和行为方面的巨大变化,那些纠缠我的欲望和诱惑变得越来越弱,最终大部分都消失了。我忽然间认识到,是法的威力清理了我的身体和灵魂。我再也不用跟我内心的魔性抗争了,是大法和师父的力量把它们清理了。于是我越来越多地参与不同的集体活动。当然我也有怀疑的时候,但这时,我总是问自己,是否要遵循‘真善忍’的原则,而每一次我的疑惑都会在大法显而易见的真实性的面前消失。心中有一个声音推动我鼓励我,不管怎样我不能被自己的怕心和疑惑所吓倒。

就这样,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大法使我的内心世界发生了巨大的、根本的变化,我的心被法圆容着,我实现了我以为在不知多少年后才能实现的事。为了这些,为了更多的其它的事情,谢谢师父。

我也意识到了讲真象的重要性。我经常想到那些在邪恶的极端的压力下还继续向世人讲真象的中国大陆的弟子们。我经常问自己我在那种情况下会怎么做,回答不一定是正面的,立刻疑惑就会从这个空隙钻入我的思想。接着我就想,我不配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这方面与同修交流以后,我对此有了新的理解。我明白了我不能拿迫害作为考核我修炼的尺度,而且这样想问题就是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迫害,就好象接受了旧势力的逻辑。当然我要提高心性去掉执著,但是是以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和师父的安排为基点。我根本不需要以这一魔难来作为我能否升华的参照。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执著要去,我要尽全力清除它们。

明白了以后,我做了一个梦:我看见我在法国和同修正在准备去中国洪法,中国好像就在另一个空间,瞬间我就到了那里。我觉得害怕不安,但很快就被坚定的揭露邪恶的决心取而代之,我成功地进入一个重要的中国行政部门,展开了一面横幅并用全力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把我逮捕了,但我最终还是被释放了,回到法国后又准备下一个去中国的行动。

做了这个梦后,我明白了,我们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的行动,有着我们难以想象震慑邪恶的威力,中国也许并不象我们想象的那么遥远。我们在这里讲真相的时候,在另外空间的众多的我们也在同时这么做,而他们不一定有和我们一样的限制,就象师父说的,不要低估我们讲真象的作用。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的心是最重要的,那我们就去不断地证实法吧,让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明白了这些以后,我决定全身心地投入到洪法中去。我也要让我的故乡留尼旺岛人认识大法。在几个同修的帮助下,我踏上了回乡的旅程。同修们在各方面都给予我帮助,我被同修们的慈悲所感动,真的感觉到我们就象一个整体,已经没有了“我的”和“你的”的概念,我们都是这个整体的一员,都有着救度众生的洪愿,我们同样拥有着大法赋予我们的一切。就这样,我带着同修们整体的祥和的力量来到留尼旺岛。

但是我不知道该从何做起,也不知道是否能完成师父赋予我的使命,我性格比较内向,这也是我要去的一个执著。师父说过后进来的学员的修炼是与讲真相、证实法同时进行的。就这样我在皮箱里装满了讲真相的资料和招贴海报。我首先向我父母解释了我此行的目的,向他们讲述了法轮功和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他们立刻就表示支持我的行动,我不需要说服他们,特别是我父亲。他是一个农民,少于世故。不管在工作中还是在家里他总是表现出很大的耐心。很多人视他为傻瓜,因为他不为个人利益争斗。我一讲功理法理他就被吸引了,我感到他被法打动了,这正说明了师父所说的德直接同化宇宙特性。他马上就想炼功和深入了解法理,我想他明白了法的高深,因为从那以后他一个人坚持修炼。

我很快的发现我的亲戚朋友里有很多有缘人。我一向他们介绍大法他们马上就想修炼了,他们都对迫害感到愤慨,很多人在征签表上签了名。我记得有一天全家聚集起来炼功,有二十来人,包括叔叔,婶婶,表亲,还有来观看的爷爷奶奶和老人们,年龄从7岁到77岁不等。我们这天用一个多小时炼了五套功法。以后,我们在小范围内也有过这样的聚会。

同时,我联系上了岛上的一个同修。7.20期间,我们俩在全岛组织了一系列活动。在岛上一个游人最多的海滩上,我们搞了一个功法和受迫害真象介绍,许多记者都来采访并报道了这件事。

那天,留尼旺岛的居民们了解了在中国发生的可怕的迫害。在岛上两个最重要的日报上有5篇比较正面的报道,这5篇文章告诉了岛上的居民,4年来,江氏政权迫害一个传统气功的和平的修炼者们。这些文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留尼旺岛即将成为法中关系的前沿,岛上将建立一个中国领事馆,留尼旺岛也正在与天津建立经济和文化的联系,而且有3万中国人生活在这个岛上。在圆明网上,我们收集到所有的发生在天津市的两个劳教所中对法轮功学员酷刑虐待的证据。同时,我们还向岛上的24个市长和5个议员寄去了网上有关的被迫害的材料。

师父给我们提供了许多讲真相的机会。我们成功地联系到了岛上的最大的一家广播电台,他叫一个很好的名字:自由电台,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收听他们的广播。通常打热线电话是很困难的,有时要连续拨打几个小时。于是我们决定,当一个人拨打时,另一个人发正念。那天,我们一下子就打进去了,一点都没有等。这一切都发生地那么自然。大法的信息在电波中传播着,扩展着,从个人到大商店,还有许多的私人企业,这些企业通常都联结在这个电台的频率上。我们在全岛还组织了多次洪法活动,来了许多人。三个星期中有30多人和我们一起定期炼功。我们还建立了几个炼功点,有十几个人。许多人跟我们说:“谢谢你们给我们带来这么美好的东西”。我还记得这些朋友对我们讲的话:“这就是我们一生都在等待的东西”。

我真正体会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所结识的都是有缘人。师父安排的真好!

那些日子里,我真实地感觉到我们尊敬的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大法的力量引导着我们,鼓励着我们。还记得有一位女士,在没得法前曾梦见一位中国师父教她一些动作,几天后她在一位跟我们学了功的朋友家里认出了《转法轮》书中的李老师的像,她说“我在梦里见到的就是他。”我常常感觉到所有这些都是安排好了的,我们只是顺着延伸在面前的路走,如果我们的心是纯净的,那么,大法无边的威力会通过我们而展现出来。

从我回来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我的精神状态得到了极大的改变,在6个月当中,我两次回到故乡留尼旺岛,这两次的差异之大使我感到惊奇。第一次回去时,我是一个刚刚得法的初学者,当时,我还被那些自私自利的生活恶习所困扰着,还没有能力克服它们。第二次回来时,尽管我对法的理解有局限,还有各种各样的执著,但是我明白了大法的洪大,我尽量地以法为大,把我放在后面,结果往往出乎我意料之外。

大法给予我那么多,我只是想通过这些心得体会做一点点回报。这里仅仅是我有限的理解和一些经历。通过交流,我明白了,如果我的行为根植于大法的话,那么结果必然是圆容的。我的经历使我明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无论我们的执著有多大,无论我们的修炼有多难,如果我们真心地想提高,想变得更好,想溶在法中,师父肯定会管我们的,这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想以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的一段话来作为结束语,这段话在我过关的时候对我帮助很大:“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谢谢大家,真心地感谢师父。

(11月23日德国柏林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