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2003年11月8日】

(一) 矛盾

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说好了要到我母亲家吃晚饭,而且也来电话催了,可丈夫接了电话,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仍然在看《明慧网》。问了两次走不走,他满脸不高兴。心里就想:真有大法的事情要做,过去母亲家做也是一样,不在乎这一下。

收拾好东西后,又问了一次,这回丈夫的脸立刻拉了下来:“就是你,赶着要走。事情还没做完呢。”我回道:“你又没有告诉我还需要多长时间,告诉我了,我也好有个安排。我又不是非要立刻就走。那边还等着呢。”心想,一个修炼的人,做了一点大法的工作就可以训斥于人,大法工作做得再多,没有修自己,又有什么用!回身给母亲那边打了个电话,让那边先吃,不用等,便学法去了。

然而,心里并没有平静。边学法边反思刚才发生的一切。婚后所发生的一系列矛盾历历在目,而在其中自己所暴露出的执著就象过电影一样,是那么清晰。这时,我想到了师父,想到了自己的使命,想到了在邪恶迫害下和丈夫一起并肩走过的历程,我忽然觉得我应该感谢丈夫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高的机会。

出现矛盾不是偶然的,长期以来,由于双方都是大法弟子,而且忙于正法工作,彼此都放松了学法,忽略了心性的提高,以至于在正法的工作中产生并加强了常人的争斗心和妒忌心,甚至一度影响了大法的工作。究其根本,还是一个隐藏的很深的“私”字在作祟,同时暴露出在正法中求得失的肮脏的心。通过不断学法修心,调整自己,对于丈夫时常因大法工作而表现出的指责、埋怨,有时甚至是瞧不起的态度,也越来越能用法衡量,用正念看待了。但是,每次都不是那么彻底地放下,总有那么点不平衡。

这次,我没有象以往那样觉得心里委屈,而是当我想到师父时,我觉得我应该毫无保留地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站在正法的角度来看待一切。这样,我的观念在瞬间转变了。我觉得丈夫的态度虽然不好,也没有象修炼人一样和我沟通,但他是出于一颗对法负责、把法放在第一位的心。情绪虽然急躁了点,但修炼中的人是完全可以谅解的。随之,我完全能够跳出人的情,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善意地理解丈夫的态度了。

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一方面是在对待大法工作上,虽然可以合理地安排好一切,但责任心有时没有丈夫那么强;另一方面,自己的容量没有真正地扩大,还是把自己如何如何做的好看重了,境界没有得到升华。

我还理解到,对正法用心的大小,不等于做事的多少,只有自己的心念在任何时候都放在了证实大法(其中包括自己的一言一行同化于大法)、救度众生、圆容大法上,才能真正做到对同修的包容、体谅和善意的理解;同时能真正找到自己的执著和有漏。

当我的观念转变后,再学法时就立刻静下心来了,全身进入了完全透明的状态,仿佛比晶白体更透,只有自己的主意识在学法,全身心溶于法中,玄妙无比。

我的心底涌起一种感动,想要落泪。我感到了师父无量的慈悲、大法的洪大和庄严殊胜。只要真正按照大法的标准去修自己,大法就在改变、归正着自己,以至达到同化大法,用纯净的心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归正一切。

(二) 母亲中奖了

吃晚饭时,母亲(大法弟子)说昨天有人来推销宣传品,今天来说这一栋就我们家中了奖,要送一台绿色环保的仪器,可以保证室内空气新鲜。母亲婉言谢绝了。推销员很不高兴:白送的都不要,真是有毛病。

母亲说:“为什么这事儿总让我碰上?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我说:“那就找一下,看还有什么没有放下。”由于四年的迫害,我和丈夫都失去了工作,靠我临时打工的收入维持生活,负担孩子的学费。母亲对这一点看得较重,我在此问题上也形成了一种对母亲的观念。

一直未做声的丈夫开口了:“你应该告诉他,我们老师讲了,不能要别人的东西。”母亲听后愣了一下。我明白丈夫讲的有道理:他是把遇到的人都看作是需要讲清真象的对象了。我马上接着说:“他的意思是,也许每次来我们家推销的人,都是有缘来知道真象的,可你没有给他们讲真象。”母亲这才明白。

从这一简短的家庭对话中,我悟到,在正法修炼中,很多的时候,我们用常人的思维在对待需要救度的世人,没有把每一次机会都当作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机会来珍惜,而是当作一般常人中的事情来对待,说明我们并没有把一思一念都溶在法中,放在证实大法上。同时,对待老年大法弟子应该耐心地将我们对事情和法理的理解讲清楚,才能更好地共同提高,做好正法的工作。有时看似自己的认识在法上,但却没有耐心向老年大法弟子讲清,或觉得讲明了老人接受不了,暴露出显示心和在学员之上的心,也就更体现不出大法弟子应有的善,其实,这也是没有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种表现。

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正法过程中的整体回归,才是我们这趟随师正法的大圆满。

一思一念在法上,时时处处按照法在不同层次的要求去做,才能在正法进程中真正达到勇猛精进。

(三) 女儿的期中考试

下午学法时,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不自觉地想到,也许女儿的物理没考好(女儿正好下午考物理)。

晚上回到家,问女儿考得如何,女儿说有的题不会做。想到她中考期间因我的担心执著,反而考得非常不理想,我一下看到了我那颗隐藏得很深的名利心,觉得自己非常可笑。

反思自己为什么学法时能够被干扰,说明自己对亲情以及世俗的追逐仍然没有完全放下,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为弟子的承受,不禁满怀羞愧。

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作为学生的小弟子就是应该学习好。学习好不等于每次考试分数就一定会高。认真学了,努力了,但可能确实有没有搞懂的,不会做,考试没考好。那么,分数的高低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要把没有搞懂的搞懂,那么以后就会做了。学习不是为了分数,但是全部学会了,考试自然就考好了。注重分数的本身,还是执著于得失,而没有真正从本质上看问题,所以就会患得患失。

就象修炼,一个人修炼得好,不一定每次过关都能过去,但没过去,爬起来后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摔摔打打中最终走完修炼的全过程,从而达到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