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有家不能归

【明慧网2003年11月9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没有炼功前身体衰弱多病,有急性肾炎等杂病,可在炼功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迫害。

江××给全国各地的610大量的资金大建监狱、办洗脑班和发奖金,并到处抓人,收买特务跟踪和盯梢,监控电话等,每到敏感日子,当地的恶警就来我家骚扰和翻箱倒柜,抢走我的身份证,迫我印手模,强制每天到派出所签到二次,半夜三更经常打电话到我家骚扰。

有一次,我在公共汽车上和一位乘客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被恶人举报。我刚到家,几个恶警闯进我的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抬我上车,邻居看见都纷纷指责恶警,说我是个正直善良的好人,为什么要抓她。恶警说它们拿着江××给的钱,就要听它的话。用强硬的手段把我关到派出所里,我的丈夫和儿子知道后到派出所要人,恶警才把我放回家。

在不公平的对待下,2001年6月21日我到北京上访,看到天安门广场四处布满了恶警和警车,伟大、庄严的人民广场变成了沾满大法弟子鲜血的血腥之场。为了证实法,我大步踏进天安门广场,被两个恶警迎面拦住,我把大法横幅拿出来,恶警就把我横幅抢走,于是我就大声叫法轮大法好,连叫几遍。恶警用横幅塞住我的嘴,推我上车,车上有个满面横肉的打手,拿起皮鞋就朝我头顶猛打,另一个恶警往我的面部打,接着把我送到北京的警务处交给另两个恶警,这两个恶警一个50岁左右,另一个30多岁,歪脖子。真是天上乌鸦一片黑,这两个恶警更残忍,把我关进一间黑房里,拳脚一齐来,打得我遍体鳞伤的。恶警边打边说:“江××叫我打,我怎么打都没有罪的,打死法轮功学员就当自杀,打死白打。”打得我头晕眼花,天旋地转,我有苦难言。打完后把我关到下午四点多钟,后由广东省驻北京办事处负责人送我回到机场,再由当地派出所接我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早上,几个牛高马大的恶警气势汹汹地要我挂牌照相,又强迫我印手指模并恶狠狠地把我左手扭向背后;另二个用力抓住我右手。我不配合,我是大法弟子,是修正法的,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我就大声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无辜要遭报的。恶警才把我放开。在监狱里受尽折磨,睡的是地扳,吃的是猪狗不如的东西,一日如一年。亲人受到的株连更惨重:丈夫儿子整天以泪洗面,担惊受怕;骨瘦如柴、头发苍白瘫痪在床的80多岁的母亲没人照顾,精神受到沉重的打击;84岁的老父知道我被迫害坐监,承受不住打击含冤而死,死时连亲生女儿都未能看上最后一眼。我心如刀绞,绝食抗议一个月。邪恶对我迫害步步升级,有一天突然乌云密布,整个看守所漆黑一片,灭绝人性的610头目亲自在场指使恶警和监犯等十几个人把我抬上一张烂木台上,十几双魔掌把我的头、手、脚全身控住实行灌食,用1公分粗,50、60公分长的橡胶管往我的鼻孔直插到胃。这时我只觉得整个身体一阵抽搐,肠胃都象要被抽出来了,我痛苦地挣扎着。当恶人将胶管拔出来时,我一阵恶心,接着吐出带血的灌液,泪水直流,极端难受。恶人不断地迫害我,折磨得我只剩下皮包骨,直到睡不下来。看守所怕我死在监狱里,就打电话报上级,谁知狼心狗肺的610把人命视为草芥,执意不放人。我丈夫看到我奄奄一息,心里更着急,去找派出所说人都快死了还不放人。我丈夫花了几百元请恶人吃了一顿饭,又给了看守所2000元,恶警才让丈夫背了我回家。

回家后,身体还没有恢复,邪恶的610继续对我迫害,天天叫人监视我,还逼我单位领导停止我的工作,不准我上班。我问邪恶之徒为什么一次次地迫害我,难道做好人就要受这种迫害吗?邪恶之徒说江泽民要它们这样做。这就是江泽民和罗干亲自推行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邪恶一次次地迫害我,在2002年清明前,我到邮局交电话费,恶警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强硬把我抬上警车,把我送到招待所洗脑迫害。邪恶的610指使帮教天天放假录像,还断章取义地歪曲法理诽谤大法与师父,用假善来劝我动摇,千方百计地从精神上折磨我。但我根本不放在心里,我只有一念,请师父帮助我正念闯出魔窟。11天后的早上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出了洗脑班。之后市610歹徒不肯放过我,带着犹大和当地恶警到我家搜捕我,威胁我丈夫要他把我找带回洗脑班。我丈夫不配合,邪恶之徒不死心,天天到处骚扰我的亲朋好友,搞得人心惶惶,全家不得安宁。就这样我流离失所几个月才回家。

2002年10月28日下午4点多,邪恶610、郊区分局和派出所恶警动用四部警车几十人又一次来抓我,把我仅仅70多平方宽的楼房团团包围住,楼上楼下全搜遍,吓得80多岁的瘫痪的母亲放声大哭。幸得我刚刚出去买菜,才免被抓。邪恶没抓到我,就打电话催我丈夫回来。当时我丈夫还在上班,接到电话吓得惊慌失措,不知发生什么事就马上回来。邪恶气势汹汹地质问我丈夫说:“你老婆哪里去了?”丈夫说:“我老婆天天在家。”邪恶说:“在家哪里。”丈夫说:“你们都抓她,她就走啰,她也不是个死人,电饭煲的饭还在沸腾呢。”恶警听我的丈夫这样说,于是气急败坏地在我家守住不走。我丈夫想起这四年多饱受的迫害,于是用正义之心在众人面前揭露邪恶说:你们吃着国家的饭,穿着国家的制服,坏人不抓,专抓好人,请你随便拉一个邻居来问一下,哪个说我老婆是坏人,我老婆也没做什么坏事,你们为什么天天来抓她?你抓她多少次也没用。就这样邪恶之徒才灰溜溜地走了。但我知恶人不会放过我,我被迫再次又离家出走,直到现在我还是有家不能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