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暴力与恐吓时的回答:“枪毙也炼”


【明慧网2003年11月9日】我是95年有幸得法开始修炼的。修炼前身患胃下垂、妇女病等,身体很差。当时为了强身健体走上了修炼之路。修炼后真是无病一身轻。后介绍我丈夫和我一起修炼。我丈夫92年中风,脑血栓偏瘫。96年10月丈夫在妹妹家摔倒在水泥地上,年迈的父亲赶紧去拉他,结果又重重地摔了一下,把坐骨摔伤,疼痛难忍。怎么办?我俩都是修炼人,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我天天坚持读书给他听,晚上不断地帮他翻身。就在第21天的夜晚,我醒来后有点奇怪今天怎么不叫我呢?这时从他被窝里发出“咣、咣”的声响,过了一会儿他能下床了。从此后他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没花一分钱,感动得他妹妹连说:“大法真神啊!”

99年7月20日,邪恶的迫害开始了。虽然电视天天造谣、单位也采取压制态度,但我们亲眼所见大法的神奇。为了讲真话,大家自发地到省政府反映真实情况。99年年底,大家又走到一起集体学法炼功。通过学法大家认识到作为大法学员应该责无旁贷地护法,要求政府停止迫害。2000年3月5日,正值“两会”我们一行数人进京上访,还没到天安门就被恶警阻拦,后被“驻京办”送回当地,非法关进市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要求正常炼功,不背监规。向接触到的所有警察及在押人讲真象。使许多人明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我们尊敬的师父是清白的!电视、报纸在讲假话。邪恶势力妄图让我放弃修炼,威胁说炼功和党籍只能选择一样。我坚定地告诉它们:“坚修大法我可以舍弃党籍!”结果被开除党籍。一直非法关押到5月29日,恶徒勒索我丈夫交2000元的看守所伙食费。从看守所出来后,我们几位学员又在厂公园内集体炼功。邪恶的干扰和恐吓拦不住我们的正念,2000年6月27日就在恶警的眼皮底下我们更多的学员又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后被送回当地转至乌云密布的洗脑班。洗脑班里本地共抓了60多人。恶警天天随意打人、骂人、不许睡觉、抓住头发逼踩……,不论男女老少都是被拳打脚踢,恶徒专门打人身体要害处。还有一位青年女大法学员被四个恶人抬起在水泥地上“叭、叭”地摔。恶徒威逼大法学员讲假话,强迫放弃修炼,还卑鄙地把大法学员的亲属和同事拉去“陪教”,达不到目的就连累亲属下岗。一个老年大法学员的女儿看到母亲被折磨,质问了它们,结果不炼功的女儿也被关进看守所十天。一天一个恶警来到我面前,话没说几句迎面照脸就给我两拳,并威胁我:“枪毙你还炼不炼?”我想起师父的《无存》(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我高声告诉它:“枪毙也炼!”它二话没说灰溜溜地走了。就这样我们守住自己的正念,绝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直到十一前一天它们达不到目的只好放我们最后几个人回家。

从此以后每到节假日、敏感日公安及三派出所就上门骚扰,甚至无任何理由赶到亲戚家抓人。2001年4月29日我从妹妹家回单位,骑自行车到同修A家拿真象资料,刚回家邻居告诉我:“警察在抓你,刚才把你的门都快踢破了。”我怀揣真象资料转身骑车就走。后来得知我刚离开同修A家,A被抓走,恶徒又开车到我几个亲戚家到处抓我,警车和我擦身而过。真是感谢师父的保护啊!

2001年7月16日早7点,我去开水房打水,厂派出所又逼我上派出所,连水瓶也不让我送回家。到厂派出所我一边讲真象,一边发正念。后来厂610头头来了,一边假惺惺地说笑着,一边威逼我放弃修炼,我自始至终给他们讲真象,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它们没招了,到了中午放我回家。那天本地恶徒又抓了几位大法学员去洗脑。

2002年3月4日晚,我和同修挂条幅回来,刚到厂门口又被厂派出所绑架送市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其间历经反铐、脚镣、强行插胃管等迫害,经过十三天的绝食抗议恶警见我身体极度虚弱,双下肢浮肿想推卸责任急忙送我回家,我知道是尊敬的师父保护我,后坚持炼功,身体很快恢复。邪恶势力为了迫害大法学员,采取从经济上截断的手段,从2002年3月至今我的退休金全扣,全家靠丈夫200元病休工资度日。

2002年5月7日中午十一点我和丈夫买菜刚回家,七八个五大三粗的恶警又破门而入架起我往车上拖,当时厂门口有百余人围观,大多敢怒不敢言。我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一边向围观的群众讲真象。我丈夫也抓住汽车前杠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对我丈夫吼道:“还说法轮功好,害病也不让你吃药!”我丈夫抓紧时机对围观的群众大声说:“大家都知道,我92年高血压中风半身不遂,炼功后我能走了,几年没吃药,但身体越来越好,我病休工资两百元,连吃饭都不够哪有钱吃药?炼功做好人不害病这是事实。它们不抓坏人,专抓好人,谁给它们权力?”几个恶人连忙把他拖开把车倒着从别的门口溜走了。

恶人把我送往市二看守所,同修们一齐发正念求师父给我加持。我丈夫冒着酷暑到公安局、检察院、厂派出所要人,我在看守所坚持绝食。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回到正法行列中。出来后学习师父的《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针对它们一次次对我的迫害,克扣我的退休金,骚扰我的家人及亲属,造成我修炼及生活的困难。这一切都是针对大法的干扰和犯罪。作为大法弟子绝不承认它们。我利用公司党委周二接待日讲真象,到派出所、居委会讲真象,向市信访办、市妇联发呼吁信,要求还给我们合法的修炼环境,归还我的退休养老金但均无音信。街坊、同事只要是知情者都说它们太不像话了,简直不让人活了。最后它们放出假话说每月给235元生活费我拒领。我做好人没错!它们无权克扣我应得的养老退休金。

2002年11月2日,它们借“十六大”之机,又疯狂抓人,因我丈夫多次正面抵制它们对我的迫害,这一次进门后先对我丈夫下手,把他堵在另一卧室,又是推搡、又是恐吓,威胁说要判我三年劳改。我被抓走后,我丈夫活活被它们逼得失去了生命。直到第二天上午女儿回家才发现她爸爸去世了。我丈夫92年中风,通过修炼恢复了健康。邪恶势力硬是把一个健康人逼死(法医鉴定脑溢血),不是它们一次次地迫害,我丈夫会这样离开我们吗?亲属找派出所要求放我回家,恢复我的退休金,并准备将我丈夫的遗体抬到派出所,直到傍晚它们怕事情闹大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冷静下来,找到厂派出所义正辞严地告诉它们:我堂堂正正地修炼大法,慈悲地向人们讲真象是在救度人,你们凭什么抓人?你们助纣为虐会殃及家人,如果还有善心就该认真思考!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只送来2000元钱让我办丧事,还不停止迫害又在密谋抓人。在知情者的劝说下,丈夫尸骨未寒还停在家里,当晚我忍着泪在众人的掩护下又一次离家出走。第二天一早,它们开着车把我的所有亲戚又骚扰个够,到处抓我。

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坚持学法炼功,讲真象、发正念。尽量按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回顾修炼的历程,在魔难中有时真是剜心透骨,有时认为这是消业、是在经受考验。但重温师父的《道法》(精进要旨):“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一切迫害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要自己时刻保持正念,邪恶什么也不是。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加强学法修心、讲真相、发正念,不让邪恶找到迫害的借口,做一个成熟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个人所悟,望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