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国大陆打电话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2003年12月11日】亚特兰大电话小组向中国大陆打电话是从2001年底开始的,起初只有一两位同修打电话,后来越来越多的同修加入这项直接、便利的向中国人讲真相的行列。两年来我们接触了许许多多的有缘人,他们中有市长、县长、局长,也有各行各业的普通百姓。当然,打得最多的还是劳教所、派出所610等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恶人。两年多来的体悟,感受很多,今天借此机会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的的心路历程。

师父2001年12月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我想呢,就讲这么三件事。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象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那时,电话小组是一位老年弟子发起的,在讲真相这件事情上,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第一不会开车,第二不会说英语,而选择了在家打电话讲真相这个办法。

起初,她找会上网的同修从明慧网上或法网恢恢网上下载电话号码,然后把打电话所需要的资料如“自焚”栽赃案,“大法在海外的洪传”,“1400例”等准备好,而且把这些资料看熟,并记在脑子里变成自己的话,在打电话时能流利的讲出来。

在这位阿姨的带动下,我和几位同修也拿起了电话加入电话小组。开始时象许多人的经历一样,很想念完真相稿就挂断电话,可有几次对方都说:“是录音电话。”就挂了。这就不能完全达到我们直接讲真象的目的。静下心来,看到自己许多深藏的执著心,象怕心,完成任务的做事心,不负责任的应付心,求心和争斗心等。这些执著在打电话讲真象的这种形式里表现的特别突出。每天看到明慧上那么多同修被迫害,那么多被谎言蒙蔽的中国人,在我的内心深处的确有一种赶快打电话救人的渴望。记得当时我做了一个梦,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那是一天邻居到我们家串门,他进门后,突然我们家房子的外面就变成了满是鳄鱼的沼泽,那肮脏的污水几乎和窗户一样高。客人边和我说话边把头伸向窗外,他的身子几乎都探到窗外去了,我心里只是着急地想着他可千万别掉下去,想拉他一把。醒来,心有余悸。师父给我这么明显的点化不就是让我快点救人吗?回想梦里,心是救人的心,但并没有采取主动的方式救人,还在自己的执著与本性明了的一面拉锯。那个梦的确也反映了我当时的心态。那位阿姨似乎了解也看透了我的情形,经常问我打电话的效果如何,而且也给我讲她的经验,鼓励我坚持打下去。她经常提供给我她打过的电话号码,简要说明情况,让我再打过去继续跟踪,这让我觉得打电话相对容易了。她还会在一两天之内问我反馈的消息。我知道这也是慈悲的师父用心良苦的安排,我就这样被同修连拉带推地往前走。

我们电话小组的几个同修都不善于与生人打交道,尤其面对的很多是思想很复杂、甚至是被谎言蒙蔽受害很深的的中国人。刚开始打电话时由于经验不足,特别是遇到恶人谩骂时,不知道怎样回答。下来后和同修切磋,认真地阅读明慧网上同修写的打电话的体会。有同修谈到:遇到特别邪恶的人时,带着正念说:“住嘴”,这样可以抑制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因为我们大法弟子说出的话是带有能量的。以后在遇到特别邪恶的人骂人时,她就先发正念,然后说一声:“住嘴”,而且加上一句:“你真可怜。”这样,他们真的会安静下来听真相,大家都体会到正念的威力。

每逢周四是小组在我家一起打电话的日子,我们几个同修经常从八点多打到一两点,一来二去,有时我们的讲话声调不注意就会影响到我的公婆。一直以来我的公婆和哥嫂虽然不修炼,但都十分支持大法和我与先生做讲真相的事情。但我们的确忽视了身边家人的感受,也暴露了我们的问题。之后不久,有一次公婆就婉转地提出了他们的看法,包括对我们讲话的语气、讲真相内容上都提出意见。后来我和同修认真地检查了自己,并在法上认识这件事。我们认识到自己的确有漏,比如:做事没有先考虑别人,觉得家人支持我们是应该的;碰到恶人时起的争斗心和急躁情绪无意中使声调过高;掌握材料不很准确等方面都有问题。过后我们找适合的时机,真心诚意地与我家人沟通,承认不足虚心接受他们的意见,最后双方达到了共识。从那以后,家人对我们更加支持了。每逢电话小组打电话,婆婆就会主动带我的小女儿去哥嫂家住。

通过不断的学法,结合打电话讲真相这种修炼形式,我们打电话越来越自如,智慧就会源源不断得从我们脑子往外冒。根据不同的人,我们讲不同的事例。愿意听的人,我们就多讲;不愿意听的人,我们就只讲几句话,最后一定会讲法轮大法好,善待法轮功弟子。遇到不理解大法的人,我们就给他们讲大法教人如何做好人,并用我们自己修大法后的的亲身经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样很有效果。

我们小组的一位同修非常精进。她每天坚持打电话,很少有间断的,少则2-3个,多则10-20个,每天打电话前必须学法一个多小时,然后发正念,先清除自身空间场范围内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然后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们打电话讲真相的一切邪恶。最后再加上一念:望有缘人都能接到我们的电话。她精进的状态影响着我们每个人。

我们每打一个电话都要做简单记录:什么时间打的,讲了哪些内容,对方态度反应如何。如果对方真的听进去了,转变了他们的态度,我们就达到目的了。如对方仍然固执己见,或打电话效果不好,我们就会隔几天再打过去,或把电话号码给同修再打。这样尽可能救度更多的人。

我们电话小组成员中每个人的个性不同,讲真相的角度方法也不同,我们就根据个人不同的特点,相互取长补短。如遇到十分邪恶之徒,就会一起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等他安静下来,分别和他讲真相。在打电话过程中我们真切地体会到相互配合整体提高和正念的力量。

通常我们平时都会搜集最新的明慧网与其他媒体对讲真相有利的消息,在打电话前相互交流并把需要的材料记住,以便在讲话时利用上。而且在打电话过程中我们也有几个大家都会遵守的规则:

1. 我们绝不主动挂断电话。

如果对方在接听,我们就一直给他讲不同的消息和真象,换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讲。在讲电话中我们也发现了各种复杂的情况,如:对方是忙音或电话中说该电话是错号已更换等情况的话语反复播放,这很多时候是假象。我们都不会挂断,继续讲我们要讲的内容,最后发现对方的电话会没有任何响声(这时是对方在听),或者他干脆问起问题来了。还有几次是对方劳教所聘请了讲英语的和讲广东话的人应对打电话的我们,我们也与他们讲了真相。这都说明,旧势力利用一切方法手段使我们讲真相面对的情况变得复杂。望打电话的同修们也多注意这些情况。

2. 不求量重在质

在打电话过程中,我们经常碰到很恶的打手和610人员,我们始终本着一颗善心和救他的目的。比如,对方用很恶毒的言语骂我们然后挂掉,我们就又打过去,他骂了挂,挂了我们又打,反反复复十几次甚至二十次的都有,只要他接就说明他有缘,我们就会一直和他谈,直到他听进去最后转变为止。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心性在不断地提高,大家都在进步着。可以感受到大家打起电话来心态越来越稳,言辞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在这当中,同修们的心会变得越来越慈悲,越来越纯净,也越来越能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每当遇到恶劣的情况,所有参与的同修在打电话过程中都不断发正念,互相支持鼓励,当对方因听了我们的真相而被我们所讲的话打动时,我们都为他感到高兴。大家都形成了习惯:就是打电话重质不重量,注重的是过程和达到的效果。其实师父不也看我们的那颗心吗?

下面讲几个我们打电话的实例:

一次明慧网上报导某地区放映诬蔑大法的影片给当地学生看,毒害青少年,同修就打电话给放电影的人。估计已经有人给打过电话了,所以当她一说是从海外打来的,他就开始骂人,非常凶,骂了人就挂电话。她就再打过去,他一接电话又开始骂,然后又挂电话。这样反反复复一共十来次。他每次都接电话,但每次都骂人。这样同修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明白的一面能听到讲真相。

几分钟后,这位同修又打过去,语气非常平和地对他说:“同志,还是我,我都不挂电话,你挂什么电话呢?你都没听我说什么,就骂人?”
这时,他开口说话了:“我这是考验你们炼法轮功的,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个同修问他,“你觉得我们怎么样?”
他说:“还可以。”他接着又说:“你喝口水吧。”
这时,这位同修就给他讲真相,一直给他讲了一个多小时,他都静静地听进去了。

后来这位同修还与他交上了朋友。几天后,同修又给他打过去,他听出是我们这位同修的声音便说:“今天又有什么指示。”同修就问他最近在放什么电影,他说:“我没放那个影片了。”后来同修还经常打电话给他和他的家人继续讲最新的消息,他们也都乐于接受。

还有一次给劳教所的恶人打电话。他们把一位大法弟子的腿给打断了。一位同修电话打过去,刚开始对方也是骂人,挂电话。反复打了6-7次。电话再打过去时,这位同修静静地发正念。发完正念,对方不怎么恶了。因为明慧网上登出了恶人的名字,于是这位老年同修就直呼其名,严厉地说,“你就是×××,就是你在残害大法弟子,现在你的腿都在发抖。”听她这样一说,恶人不出声了。接着就给他讲真相。最后这位阿姨说:“你们都是受蒙蔽的,因为不了解真相,才干出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我是一个老华侨,我爱我的祖国,更爱我的同胞,我不希望我的同胞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而毁了自己都不知道。请你一定记住我的三句话:法轮大法好;善待法轮功弟子;给自己留后路。”然后问他:“你有什么要问的?”他非常诚恳地对这位大法弟子说:“你告诉我该怎么做?”这位阿姨说:“记住我刚跟你讲的这一切,特别记住:要善待法轮功弟子,将功补过,你该怎么做你应该非常清楚了。”

最近我们给一些普通人讲真相也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渴望了解真相,等着我们去救度。就象师父讲的:“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真的是这样啊。”(《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有一次往苏州市宣传委员会打电话。他们把“天安门自焚”栽赃的东西印成小册子散发,蒙蔽不明真相的众生。电话接通后,我们直接说明来由,他赶紧说:“你讲,你讲。”我们说:“你们把‘天安门自焚’印成小册子,而且把图片故意印得模糊不清来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自焚是假的。”他又说:“你讲,你讲。”我们就把“自焚”栽赃案所有的疑点都详细地分析给他听,然后又讲到诉江案,讲到江××到美国任何一个地方都会碰到法轮功学员,现在惶惶不可终日。还提到国外的官员也都在为自己留后路。他一直都静静地听。接着我们就又讲了目前国内的一些天灾人祸;讲大法在国外洪传到60个国家。我们一直讲,他也一直静静地听。我们讲完了,他还没挂电话。我们感觉到他明白的一面在思考,在反省。

我们除了给恶人、恶警、610办公室打电话外,同时也给犹大、报社单位的文字打手,还有学校教授,机关干部,街道居民,部队官兵。其中有一些还和我们成了朋友,至今还保持着联系。对待不同阶层的人我们一视同仁,但说话的方式方法上会有所区别。有时也给被迫害至残的大法弟子打电话,鼓励同修。

我们电话小组从开始的一个成员发展到七八个,沿着这条并不平坦的修炼道路一路走来,深深地体会到,我们一点一滴的进步都包含着师父的精心呵护与苦心。在这当中,同修们对法的坚定与默默的付出,使我们这个小组互相扶持鼓舞走到今天。象几位年轻的同修在孩子小、并肩负其它讲真相的工作繁重的情况下,仍默默地参与往中国大陆打电话讲真象的活动;也有的同修放弃与家人度假的机会而充分利用好时间打电话;还有一位老年弟子最近也加入打电话讲真象的行列。随着正法进程的深入,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除得越来越多,更多的世人已经觉醒,这正是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好时机。让我们都拿起电话来,你一个我一个,千万个电话汇成一股正义的洪流,震慑窒息邪恶,挽救更多的众生。最后以师父的经文《快讲》与大家共勉: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感谢师尊!也感谢支持我们的同修和家人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