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优秀教师坚强不屈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15日】人海茫茫我是幸运者,幸运生逢师尊的慈悲苦度,幸运能在这乱世中助师世间行。我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受了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严酷迫害。但我依然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感到无比的幸运。

一、面对突如其来的魔难坚定修炼不动摇

由于99年7.20前我是我们小城中公安局备案的六位辅导站负责人之一,因而,从迫害一开始,压力、迫害、干扰便接踵而来。首先是去省政府(99年7.22)和平反映真实情况而被强行押送回当地。第二天清晨刚到家,校长就打电话告诉我,他与教委主任、派出所所长找我半宿,并说教育系统挂名的去省政府就我一人,上级很是重视......。刚上班,所辖派出所副所长(熟人)带两名干警在校长的引见下请我去一趟派出所了解一些情况。我说我一贯是守法公民,没有去的必要。所长和校长说是市里的要求,并一再声称保证我名誉、人身安全,只是例行公事。来到派出所,电视里滚动式播放诋毁大法弟子的内容。所长、校长大讲当前形势如何严峻,让我识时务,顾大局,保全自己的前途、家庭等等.......。不多时,教委主任来电话。校长在没有征求我任何意见的情况下,完全有把握地对主任说:该老师是省、市先进工作者,非常优秀,思想工作一作就通。主任很高兴。不到一小时,突然来了电视台的记者、摄像师、台长,要对我进行采访。我莫名其妙。台长高兴地说了一些赞扬的话,并说你配合一下录像,告诉人们你是如何被非法组织煽动反政府,被骗练法轮功,深入揭批等。我听后马上义正辞严:我去省政府是自愿的,以公民合法权利负责任地向政府部门反映法轮功修炼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大法好,学炼使我身心受益。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是造谣,我是亲身实践受益者,我用性命、人格维护法轮功。台长听后立即让摄像师停下,说这怎么搞的,不是说很有态度吗?怎么这么说?随后校长、台长、所长轮番做我的工作。软的不行来硬的,恐吓、威胁全用上。我坚决弘扬和维护法。最后他们说不通我,便气急败坏地说:这回你可捅了大漏子了,你知道吗?今天市长亲自主持召开紧急会议,严肃处理上省政府人员的问题。你们教委主任主动汇报说你转变了,有态度了。市长当场高兴地拍案站起来,马上通知电视台并批示重点专题采访报道,大造声势,重点宣传,用你去影响一大批人。没想到你这样顽固不化,领导也会因你受处分。你的问题太严重了。罪名、帽子扣了一大堆。他们请示,不许我回家、上班,在派出所反省。

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押、开除公职处分、影响爱人工作、孩子升学等一系列恐吓、压力,丝毫没有动摇我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在三天二夜的关押中,师父的法理随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面对将发生的一切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我回忆着过去洪法、学法、炼功祥和的场面。大法给修炼人,给社会乃至修炼者家庭带来的幸福......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却遭到诬陷,我很是痛心,回忆在省政府、体育场同修们平和的心态,秩序井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荷枪实弹、手持盾牌、野蛮粗暴的武警却不分老少、妇女,连抓带打,真是强烈的反差。回忆在学校操场中带领近千人炼功,展示大法的美好,场面很是壮观。在关押期间,我向是凡能接触的来做工作的人洪扬大法,坚决不妥协。后经单位担保,被非法强行罚款200元。自己认识不清,玩了文字游戏,写了不到外边习练的文字回来了。

从此以后,一到节假日,他们认为敏感的日子,公安部门、上级有关单位领导,都要找我谈话、转变思想,单教委主任就多次找我谈话,施加压力,让我放弃修炼,放弃信仰。有时被跟踪,有时他们还到家里骚扰,严重地干扰了我的正常工作、学习和家庭生活。曾几次被哄骗到派出所、纪检部门谋算关押我,因师父保护,它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二、不为名利所动

2000年7.20前几天,学校通知我说市里领导要来看望我。我心里很清楚,不单纯是我工作业绩显著为省、市、教委、学校赢得了多次殊荣,来看我一定另有原因。上午极少光顾我校的市里小车来了。市委副书记、教委书记、纪检委领导一行五人,在校长、工会主席的热忱陪同下与我交谈。首先校长、工会主席分别向他们介绍了我爱岗敬业,工作中取得的成绩,高度评价了我的工作能力和业务水平,在与同志们、学生们相处中口碑甚佳。特别提出了十几年来照顾一位孤寡老人和病重的公公,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的婆婆及年迈多病的父母。并且把孩子培养得十分优秀,典型的贤妻良母。市长高兴地打断了汇报,欣喜的说:“这么优秀的教师,怎么不树立起来当典型呢?”现场商议争求其他几位领导意见,要树立典型向全社会推荐我高尚的品格和模范的工作精神。在场的领导都一致表示同意。市长问我一定是党员吧?我摇头说不是。市长批评校长、工会主席:“这么好的同志怎么不吸收到党组织里来?下次我到你校想听的第一个消息是该同志入党了。”当场就要整理材料,让我谈一谈我的先进事迹,启发我站在大方向的基点上,肯定倡导的,否定政府不允许的。我意识到这是怎样一个以什么为代价的选择。修大法,我真的看淡了名与利。我镇定自若地向在座的各位声明了我的一切所做所为更因为是按宇宙大法“真、善、忍”所做的结果。当场教委书记惊呆了,校长、工会主席不知所措。我一再强调不尊重我个人意愿的先进典型我坚决不当,事迹材料不经我本人同意不予承认。在场的人表示很为我遗憾。我很坦荡:你们不让我证实法,但我也决不会为了个人的名利破坏法。

三、证实法遭受迫害

2000年12月21日,我一路顺利到达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人潮中第一个拿出了“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举过头顶,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而后身边的同修,广场上的同修,此起彼伏举起横幅。望着这壮观的正法场面,听着冲上九霄震撼宇宙的大法好的喊声,虽然被恶警毒打,依然在警车上将小条幅举向车窗外,车开动,小条幅随风飘扬。在离京去车站的一路上,由于恶警将手铐强行戴在了我与另一女同修手上,我们二人无论走到哪里喊到哪里,电梯上、人行路上、地铁里、车站候车室、站台里外都留下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千古奇冤”、“法轮功是受诬陷的”、“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大法弟子”的喊声,虽然遭致了恶警的毒打,但我们喊出了心声,告诉了围观人法轮功真象,利用了有效的环境证实法,揭露邪恶。

我的北京上访,此行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由于我有较好的工作,幸福美满的家庭),常人许多人在思索,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受到了鼓舞,更惹恼了学校、教委、公安、纪检部门,他们下令不放弃信仰、不决裂坚决劳教,用迫害我来吓唬其他炼功人。

在非法关押期间,我深刻地体会了师父《洪吟》中的诗句:“横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的内涵,在关、难面前做到了“坚修大法心不动”(《见真性》)。在看守所,带领同修学法、炼功。在所谓的帮教、提审中向能接触的人证实法,讲真象。在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刚一进所,立刻被犹大、管教严密包夹起来,与外界隔绝,由几个犹大不分白昼包夹一个多月。这期间每隔几天还要调来所谓犹大中的精兵强将,队长、副队长也轮番上阵。无论它们拿出什么手段,用尽各种办法,我依然坚修大法不动摇,不给他们兜售迫害法的歪理邪说市场。最后它们总结:不能再在她身上花费精力了,无济于事。包夹宣告破产。而后我与没被包夹转化的八位大法弟子关在了一个终日不见阳光,阴暗的小号班二日有余(当时是万家劳教所邪恶转化最疯狂时期)。

在邪恶的万家劳教所,我与同修们对非法关押迫害,否定所规队纪;签写署名材料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反映大法真实情况;几次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最后在身体被迫害到极限时,提前二个月保外就医,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

四、师父慈悲保护,大法威力显神威

2002年元月,外地同修相约来我家(后得知对方电话被窃听),由于改日没来得及通知的三位同修按约来到了我家。不久,听到了生人的敲门声,一看是恶警围上来了。(后得知省、市安全局、国安局出动)。我们立即稳定下来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室外是震耳的砸门声、恐吓声、威胁声,室内是四位大法弟子立掌发正念。经过近二个多小时的正邪大战,恶警撤了,我们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安全脱险。这期间,恶警调来了消防队的云梯,利用楼前、楼后的窗户向室内看个遍,我们始终在屋内坐着发正念。真是有惊无险。

五、用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救世人、证实法

回单位上班后,我用修炼人平和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一切,称心的工作被顶换,我欣然投入到新的工作岗位,工作中处处用炼功人的思想境界要求自己。新领导说:都象该老师这样工作我们的工作就好做了。在对待过去给我制造矛盾、施加压力的老师、领导,我用善念利用可利用的机会、条件向他们洪法,讲清真象。从我的一言一行中,同事们看到了大法修炼者大善大忍的胸怀和纯正的风范,相信大法是正的,媒体在为当权者造谣,诬陷法轮功。

2002年4月,我在单位向同事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派出所恶警加便衣到学校将我强行绑架到看守所。这期间我不断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常人洪法,讲真相,二十多人明白了媒体的谎言,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十分敬仰。有的学炼了大法,在多次的反映情况及绝食后,二个月又重新回到了证实法、救众生的洪流中。

在过去四年多的迫害中,我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做好人,被非法关押、劳教、强制转化、精神迫害、工资停发一年、不给定级、晋职、长工资、不许评优、工作被顶换、二次抄家、孩子学习受到影响、多次被哄骗到派出所、纪检部门迫害,爱人、孩子承受了极大的苦难......。我所承受的只是在大陆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所遭受强权邪恶迫害的万万千千大法弟子中的一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