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纪实:在列车远去的时候


【明慧网2003年12月16日】(题记:本文所叙之事都是真人真事,人物姓名为化名。)

眼望列车驶出站台,她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只好任其流淌,……这时正值两千年东北最冷的季节,刺骨的寒风钻进单薄的衣服内冻得她直打哆嗦。“丈夫要进京上访,为他学的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我才给他拿三百块钱,一路上肯定是不够花,我怎么就不给他多拿一点儿呢?”她一边往家走一边责备自己。

她叫明霞,是一个普通铁路工人的妻子,那年是四十刚出头的年纪。以前她丈夫的脾气非常不好,为一点小事就和她争吵,经常把她气得直哭,再加上他还有吸烟喝酒打麻将等恶习,有时整晚都不回家,为这事她没少操心。有时她甚至想,离婚算了,何苦跟他操这心!可是一转念想想孩子还未成年,又狠不下心来,只好委曲求全将就了这么多年。由于操心使原本乌黑的头发,已显出斑斑白色,皮肤上的皱纹也比同龄人多了许多而且深了许多。

然而,自从九六年丈夫学了法轮功以后,人像完全变了一样。有一天丈夫对她说:我以前对不起你,今后我一定痛改前非,不再吸烟喝酒打麻将了,我们的“夫妻之缘”我得好好珍惜。明霞听完后眼睛睁得好大好大,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官,半天才说出话来,似信非信的问道:真的?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吧!丈夫见她不信就随口说道:以后行动上见!

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丈夫真的一天比一天对她好了起来,家里的活几乎都包揽了,脾气与恶习都没有了,甚至在睡觉的时候,连被角都给她掖好了,处处都关心着她,体贴着她,家里又回到了刚结婚时的欢声笑语、心无挂碍的状态之中。她逢人就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家……”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自从99年7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政府行为镇压法轮功以来,单位经常来人找她丈夫谈话非得让写什么不炼功不上访的所谓“保证书”,她丈夫严词拒绝。她含着眼泪诉说了丈夫几年来的身心受益的情况,最后她说:“在我们家快四分五裂时,你们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现在我家刚好起来,你们却三番五次地来干扰,你们究竟安的是什么心?谁叫你们来的,我非得找他算帐不可!”那些人一看也没有理了,于是找个台阶:觉得好就在家炼吧!以后这些人就再也没去。

然而,全国的形势却变得越来越糟,报纸电视连篇累牍的造谣煽动着不明真象者对法轮功的仇恨。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纷纷站了出来,锲而不舍地上访讲真话,尽管面临的是牢狱折磨。在2000年12月份她丈夫和几个功友一商量,要进京上访,回家与明霞合计(东北土话“商量”的意思),她知道北京的警察打人有多毒多狠,但她没有理由不让丈夫去,常言道:“吃水不忘打井人。”我们怎么说也得有点良心吧?想到这儿笑着说道:“收拾收拾快去吧,一路平安,早去早回。对了,听说到那儿一般都是先打横幅,后喊‘大法好’之类的话,当你喊的时候,可别忘了带上我一份。”由此才出现本文开始那一幕。

就这样,她丈夫带着对大法的坚信,带着妻子的心愿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的国旗下向世人展现出真善忍横幅并喊出了亿万大法弟子和亲属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喊完后,迅速卷起横幅,混入到人流中离开。在超市他买了一些水果,给明霞带了回去。一进家门明霞就问:“钱够花了吗?”他说:“剩点儿都买水果了,你看这是‘北京梨’这是‘燕山苹果’一样三斤。”然后他就把进京的全过程讲了一遍。看着丈夫高兴的样子,明霞也很高兴,“你走之后我十分担心你的安全,心里觉得空荡荡的,于是我就开始看书,越看越爱看,这就算开始学法了吧?”“算,当然算,以后你也是大法弟子了!”丈夫开心地答道。

在以后的日子里,明霞的丈夫经常拿回一些传单或小册子之类的,听说这是向老百姓讲清法轮功真象。她一听心想,这个对,要不世人会认为我们真的是那么坏呢!有一天她也要去撒资料,丈夫有些为难道:“你能行吗?”她半开玩笑的说:“我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半个修炼人吧。”丈夫无奈只好领着她一同去。刚开始做时心里毛毛的,可是越做心里越敞亮,就这样日出日落冬去春来,明霞和她的丈夫及其他的功友们默默的为使世人明白真象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去年11月份,她丈夫的单位接到坏人的举报,要给他送教养,幸好有人提前告诉了他。从那以后她和丈夫就流离失所了,听说当他们走了以后,单位的保卫科的人还有当地的派出所的人在他们家附近守了好几个月。

流离失所的日子可想而知,在物质上虽然有同修的照顾,甚至连洗发水都给买齐了,但精神上的苦也是很难熬的,再加上学法时间太短,有时想:“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呀?”每逢这时,丈夫还有其他功友就开导她:“什么时候是头儿?我们自己达到标准,众生该救的都被我们救度了,那不就是到头了吗?”明霞想想也真是这么个理儿。于是她就多看书,有时间就去讲真相,还真别说,当她真心地为人家好的时候,他们不容易起反感还乐意接受。

有一次,晚上她和丈夫去一个叫果园的村子发资料和光盘。走着走着碰到几个年轻人。那些人厉声问“干什么的?”她笑着说:“我师父让我来救度你们来了,这是法轮功真相光盘,你们好好看看吧,对你们有好处。”开始他们不敢接,直往后退,她就主动上前,一人一份地把真相和光盘送到他们手中,并真心地说:“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看看真实材料你们就知道了。”听她这么一说,那些人都接受了,都表示回家要好好看看。看到年轻人态度的转变,她真是从心里往外高兴。

还一次,在楼里,她往一家虚掩着的门里塞了一张光盘,不料被主人发现,那个老头开始大喊“站住”。她没理他,继续做,等她做完另一个单元时,发现刚才喊她的那个老头和另一个人在楼下堵着她呢。她走到近前,微笑着说:“大爷别喊了,我是来救度你们来了,这正好剩两份资料,你们一人一份,拿回去看看吧,对你们有好处!”这时那个老头自言自语地说:“是来救我们的,我还以为是小偷呢!”……象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明霞总是说,自己得法晚,做的很不好,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去掉,以后一定要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既然师父把我当做弟子带,我就应该当好。

象明霞这样的大法弟子简直太多了,真的希望人们能够理解他们的一片真心,能够放下头脑中一切被灌输的印象,听听这些真正的修炼者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