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正信不可欺


【明慧网2002年3月14日】(根据2000年10月发生在中国大陆的真实故事改编)

欣欣化工产品生产厂是个附近闻名的百人小厂,坐落在市郊一片白杨林环抱的开阔地里。厂虽不大,但科室齐全,管理规范,厂规严格;领导层不贪不腐,文明管理,接受监督,凡事关工厂和职工利益的大事小事,都通过各个科室下达到班组,工人们的反馈又会回流上达,整个厂形成一种和谐的厂风, 人心舒畅,工作舒心,效益也长年居高,成为化工系统的一面旗帜。

和谐的小厂随着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气氛就象整个城市一样,变得莫名地惶恐紧张、烦躁不安、沉闷压抑起来。人们看见老厂长程诚整天皱着眉头,爱说爱笑的他突然间默不作声了。

也是,厂里有三十来人都是法轮功学员,不仅有科室里的干部、科技人员,也有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占工厂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明明是他们把全厂带动得兢兢业业、红红火火、蒸蒸日上,可一夜之间,这三十来个在老厂长看来信得过、靠得住的“金疙瘩”,忽然都成了被镇压的对象。

老厂长白天在厂子里想,晚上回到家里也想,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儿。

厂办公室的老王,那多好的人啊!成品车间那两个混小子,谁都不服,都知道他们经常搂草打兔子,把产品偷出去自己捞小钱儿,可谁说他们谁倒霉——给你把自行车胎扎个洞、饭盒里放几个死苍蝇……,这还是便宜你,要是赶上他们来了横劲儿,敢抡着斧子砍你的家门,找你拼命!只有老王善待他们,顶着他们的混劲儿到家里和他们做朋友,整整花了三个月,给他们讲法轮功讲的做人的道理,教他们炼功,带着他们读那本老王天天都在读的《转法轮》,居然最终这俩人能掉着眼泪在全厂职工大会上作检讨,从此脱胎换骨,变成了厂子里人见人爱的回头浪子。工人们都说老王是救了两条命啊!可如今,老王因为法轮功多次上访被抓,被判了劳教。

技术科的大李,那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可他不像以往分来的知识分子脚底抹油看不上咱这百人小厂,他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从来都不多言不多语,没人知道他花了多少业余时间搞那创了名牌的新产品,他待人那份儿和善厚道、礼貌谦逊,工人们都愿意和他说点儿悄悄话,讨个好主意。可现在,大李因为给国外的法轮功网站提供国内的镇压事实,被判刑入狱了。

厂子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因为抵制被抓去洗脑而被迫离家出走、飘泊在外;有的虽然还在上班,可也是三天两头儿地被当地610和公安局的人纠缠……这不,车间里的小张几个人出了厂子就有人盯着,上周成品车间的小高又因为出去散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被公安局的人铐走了……

工厂里人心惶惶,心分几等,说长道短,哪儿还有心思搞生产哪!一向一心搞生产的老厂长,面对这无法凭自己的能力而扭转的现状,他怎么还能说笑得出来呢?

老厂长程诚心里堵得慌,想不明白,又没地方可说。唉!厂里这三十来个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象电视里说得那样红鼻子绿眼、恐怖吓人、疯疯癫癫、六亲不认的,也没有什么结党拉派、另立山头、对抗政府的呀,我老程天天和这些人打交道,他们一个个就象水晶似的,干净透明得让你一看见底,个个和善、堂正、勤恳、谦虚,他们所在的科室和班组都是最让人放心的地方。

往大处想想——这些法轮功学员简直堂正到了不会拐弯儿的程度,越是风头上越要把话讲明白,为了做好人能不怕丢掉性命,也真是让人敬佩啊!我程诚虽然没炼法轮功,可也没少听这些法轮功学员们跟我念叨法轮功修炼的理儿,高的咱不敢信,什么神啊佛的,可法轮功教导人做好人,为他人着想,讲道德,这总没有错吧。人各有志,你不信神佛,也不能不准许人家信,再说了,人家信神佛也碍不着你哪儿,咋就那么不能容呢?!

俩月前,市里和公安局的人来厂子里“调查”,说是厂里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市里领导写信,大摆法轮功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处;指出对法轮功的镇压是江泽民、罗干一伙为了肮脏的私欲和权利迫害善良。

老厂长心如明镜,后勤的老吴早就跟自己说过,要给市领导写信,讲明法轮功的真相。用老吴的话说,是要让人们在真正了解法轮功以后,有一个摆正自己位置的机会。面对上面来人“调查”写信的事儿,老厂长心想,给市里领导写个信有何不可?堵着人家嘴整治人家,也太不公平了吧。老厂长一直策略应对着上面的“调查”,暗中保护着老吴。

老厂长没了笑脸儿,也从不说什么,每天人们看到他只是背着手,面色沉重地在厂子里各处转转,默默地看看,然后回自己的办公室,直到下班,才见他拎着他那老式的人造革书包,无精打采地跨上他那辆已经很破旧的自行车回家去。


不知从什么时候,也不清楚究竟什么原因,人们已经感觉到环境被污染了,气候变坏了,各种奇奇怪怪的病不断出现。人保护自己的本能使人们开始着手治理环境。

燃煤锅炉造成空气中粉尘量增多成为人们认可的污染原因之一,欣欣厂遵循市里的统一指示,决定把提供全厂职工用水的燃煤锅炉换成新式烧煤油的高压锅炉。

这天,锅炉厂厂长老赵带着技术员到厂里来做第一次安装后的操作试用。老厂长程诚叫上后勤的老吴和另外一个后勤管理员,一同参加试用全过程。

新的高压锅炉安装试用了!厂里好象出了大喜事儿似的,引来一群工人在锅炉房周围探头探脑好奇地观看。

水温表显示100度了,奇怪的是水不返回炉;110度——也不返回炉。老厂长程诚有点不安地问锅炉厂的技术员:“怎么不回炉呢?不会出什么事吧?”
技术员显得心里没数,吱唔着:“应该不会吧……”
120度——水还是不返回炉。在场的人都开始不安起来。
没等技术员再张口说话,只见锅炉上一寸粗的排水管热气蒸腾,“呲——”,带着刺耳的尖声,120度滚烫的开水冲出排水管,强大的水龙带着蒸汽,就象一条翻滚的白龙顺势排灌下来,只听站在排水管下面一时跑不出来的老厂长高声大叫:“天哪!我算是交待了!”

见势不好,老吴冲着老厂长大声喊道:“老厂长,我是老吴,您如果相信法轮大法,您心里就想没事儿!烫不伤!”

老厂长脱口而出,大声喊着:“我信!我信!”
120度蒸腾的水龙,浇在老厂长的头上、脸上、脖子上,顺势流向全身,只见程厂长用手糊撸着被水浇得睁不开的双眼,寻找着逃路。

蒸汽冒着白烟在锅炉房门口翻滚,站在外面的工人们惊恐地看着这一切。

当老厂长冲出锅炉房时,他已浑身是水,全身湿透。他喘着粗气,用手擦着脸上的水……当看到围观的职工们一双双惊恐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老厂长突然敞怀大笑:“哈哈哈……就象洗了个凉水澡!哈哈哈……”,他笑得那么痛快,脸上一片灿烂,厂里的职工们一年来又一次看到了老厂长的笑容。

赵厂长、技术员和越来越多的厂里的职工们聚拢过来,看着眼前发生的神奇,感慨、惊叹!

老厂长走到老吴面前,激动地拉起她的手说:“老吴啊,当时你的话一出口,我感到有股强大的力量让我相信,当脑子里一想到‘信’时,一股凉气从头流到脚,感觉很舒服。嘿!这一浇把我浇醒了,这回我完全相信法轮功了,法轮功神奇!真的有威力啊!”

老厂长浑身湿漉漉地跑到厂房大门口,冲着厂房里的人们大声喊:“法轮大法今天救了我的命,今后我也炼法轮功!如今好人太难找了,我们厂子里谁不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做好人没错!如果我们人人都做好人,那些总想整人的人他整谁去?!从现在开始,大家都来学法轮功!”


高压锅炉安装试用发生的神奇故事一传十,十传百,就这样在厂里传开了;又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在市里也传开了。从那以后,我们厂从领导到职工,对法轮功从根本上改变了看法,在老厂长的提倡和鼓励下,厂里开办了学法班,不少职工学炼法轮功了,正信从此融入人心,百人小厂舒畅和谐的气氛中又多了凝聚的堂正之气。

那一天,610办公室的人和公安分局的三个警察驾车闯进了工厂的大门,他们直奔厂长办公室。

“嘭”的一声警察推开了厂长办公室的门,四个人冲进屋里,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拉开架势站在了老厂长座椅的两侧,610的黑胖子奸笑着说:“程诚,跟我们到610去说说清楚吧?”

老厂长慢慢摘下老花镜,不紧不慢地问道:“610?那是个啥?我凭什么跟你走?你是什么人?”

黑胖子噎得直翻白眼儿,一个警察马上解围,“这是市里610办的胡科长。”

黑胖子缓过神儿来吆喝着:“程诚,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居然敢在厂里大肆宣扬法轮功!今天来,就是要把你和吴玉清送到转化班去,去好好了解了解法轮功……”

“哈哈哈……”老厂长突然大笑起来,“了解法轮功还用你们押着我去洗脑班?在这厂子里我已经了解了六年了!被你们抓起来的那都是好人啊!我问你:这做好人的人被抓起来,那抓人的人能是什么人?你们的转化班能让我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你有几条小命?” 老厂长说完又戴上老花镜继续读摊在桌上的第四季度工作报表。

黑胖子向警察使了个眼色,两个警察把老厂长从座椅里架起来往厂长办公室外面拖。

“放开我!你们这些政治打手!”老厂长想努力挣脱开,可是两个警察把他架得紧紧的。

刚跨出厂长办公室的门,四个打手就惊恐得目瞪口呆——近百名职工齐刷刷地站在院子里,层层叠叠,密密麻麻,近百双眼睛见证着这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恶!警察傻了眼,架着老厂长的手瘫软地松开了。

“你们凭什么抓程厂长?”
“你们这是绑架!”
“随便抓人还有没有王法!”
“你们抓好人是在助纣为虐!”
“善恶有报!别拿自己的生命给邪恶垫背!”
…………

看着全厂职工的凛凛正气,再看看那四个人灰溜溜的狼狈,老厂长再一次敞怀大笑:“哈哈哈……你们好好看看吧!正信不可欺!这就是我了解的法轮功的真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