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一张传单


【明慧网2002年5月10日】当我从安省省府出来,已经是晚霞满天的时候了,我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和那位议员的谈话中,谈话很成功,这位议员肯出面提供帮助,公司未来的业务肯定会有大的发展。我有点兴奋,这是我来加拿大以后感到最高兴的时刻。

外边很冷,昨晚上下了一场大雪,今天虽然有阳光,但仍是寒风刺骨,现在地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我竖起了大衣领,边回味着和议员的谈话边向我的汽车走去。突然从我的左前方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一个小女孩,孩子很小,由于穿的很厚,使她看上去象个球似的在地上滚,我感到十分有趣,开始我以为她是跑向我身后的人,回头看看没有人,看来她是冲我来的。

她跌跌撞撞地跑到我面前,手里拿着一页纸,仰着小脸冲我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句,

“Falun Dafa is Good!!”

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是瞬间一种莫名的感动袭上我的心头,我俯身把她抱了起来,孩子很漂亮,还是个混血儿,黑宝石一般的眼睛,淡淡的双眉,樱桃一般的小嘴巴又开口向我说道:

“Falun Dafa is Good!”

说着把手里那张传单递给我,我接过了传单。

“Ok,thank you.”

我正在寻思孩子的父母哪儿去了,抬头看到两位老人走了过来,看来是孩子的爷爷和奶奶。

“妞妞,快下来,不要弄脏姑姑的衣服。”

“没事。”

我放下了小妞妞,不解地问道: “这么冷的天,还带孩子出来,你们不怕冷吗?这传单真那么重要吗?”我真有点想不通。

“看看传单你就知道了,对你好处可大啦。瞧这冰天雪地的,如果不重要我们也不会在这儿啊?! ”

爷爷笑着对我说。

“闺女,我们活这么大岁数了,不会坑人的,看看传单吧,真的对你有好处。”

奶奶也乐呵呵地对我说。

爷爷看上去就象个老寿星,奶奶呢一副福相,小妞妞用她的那黑宝石一般的眼睛看着我又说,“法轮大法好!”

天哪,地地道道的东北口音,我不由笑了起来,“孩子是混血儿吧。”

“是,她父亲是加拿大人,这孩子整天跟着我们,学了一口的东北话。”

“几岁了?”

“月底就三岁了。”

“说实话,老伯,以前也有人给过我法轮功的传单,可我从来也没接过,今天看在您们和小妞妞的份上我拿一份看看。”

“闺女,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哪,现在全世界已有一亿多人在修炼。国内对法轮功的报道都是栽赃和诬陷,国内对法轮功的迫害也非常严重。许多人对法轮功有误解,我们只是想让人们了解真相,澄清法轮功的事实。”老奶奶急急地跟我说。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好奇的问。

“中国有句古话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国内许多迫害法轮功的人都遭了恶报,有的出了车祸、有的得了重病、有的家里天灾人祸不断。那些被蒙蔽不知道法轮功真相的人、误解法轮功的人多危险那!如果你能看一看这张传单,你就会知道法轮功是真正使人身心受益的好功法。如果你能善待法轮功,将来你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爷爷认真地对我说。

“噢?!这个我还没有听说过,有空我会看一看。天马上就要黑了,你们快点回家吧,路滑要小心!。”

“Bye-bye,妞妞。”

“Bye-bye。”

我跟他们告了别。在这以前我真的不清楚法轮功是什么。98年来加拿大之后,我就一直为生计奔波,生活实在不易,在这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硬要生根,那种种现实的重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中国大陆对我来讲有时就象一个遥远的梦。我行路匆匆地走在多伦多的街头,忙碌于各种杂事,我从来也没有心思去关心什么叫法轮功,只知道大陆在镇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在街头就时常能看到有人在发法轮功的传单,在大使馆前面有人在炼功,在唐人街有人在摆法轮功的展板,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他们已经是街头的一道固定的风景。但是我的脚步从来也没有停下来过。我觉得法轮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在和老人和孩子告别后,我开始重新思考我面对的问题。我的头脑里不断浮现出小妞妞那黑宝石一般纯纯的眼睛,寿星般的爷爷和乐呵呵的老奶奶,他们看上去祥和、宁静,甚至是幸福和快乐,好像不是那种需要慰藉和关爱的人,倒是在给予别人慰藉和关爱。那一份真诚、那一份善良,让我感到这才是人世间最珍贵的啊!那老伯伯和老婆婆亲切得使我想起了自己的外公、外婆。

我拿出那小小的传单,静静地在想:到底是什么力量使祖孙三人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在外面发传单,到底是什么力量让那些法轮功成为街头固定的风景?这也许就是精神的力量吧。

看来我是得好好看看这法轮功传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