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点问题


【明慧网2003年12月17日】是站在正法全局的基点,还是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对这个问题的再认识,是这次交流的又一收获。

(一)

一位一年未见的同修很是惊诧于我技术的没有长进,我说:我不想把自己变成“高手”、对技术的原则是“能用就行”,怕自己对技术本身产生执著。他说我想问题的基点不对,站在正法全局的基点上看,就是应该掌握更多技术,那才能发挥更大作用。

我的状态的确有点不对:满足于每天按部就班地做一些轻车熟路的事,觉得自己也跟上正法进程了,也做着大法工作了,又没什么压力,可以了。是个人修炼的基点:自己在修、在做,没有落下,就觉得很好了。如果站在正法全局的角度,思维方式就不是“我想、我愿意、我在做什么,我做了什么就符合了正法弟子的标准”,而是正法需要我做什么,对于正法全局的需要,我是不是尽我的全部能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时会觉得精力不够、力不从心。那时的出发点是“我做正法的事”,而不是“这事是正法的需要”。如能站在正法全局的角度,就应该明白事情谁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正法的一部分,是必成的,法中早已具备成就那件事的一切因素了,只是需要我们去圆容、在人这一层做一下,我们的能力不来源于自己,是来源于法的,那么时间和精力都应该源源不断了。

师父安排我们来参与正法,赋予每个人的任何一种能力都是有目的、有相应使命的,而不是随随便便、平白无故赋予的,我们的每一种能力都必然对应着师父安排中的一部分,只有百分之百地发光发热,才算是没耽误正法大事。

C市的几位同修每天都非常忙,做一切事的基点都在于正法的需要,同修的提高,不是自己要做多少、修多高,而是想办法让所有同修都提高、都做好,为大家提高创造条件和机会,让大家都做好。

(二)

还有一个问题也与基点有关。

一些同修中有一种倾向:一个同修出问题了(主要指大法工作做不好),其他同修首先的反应就是帮其找原因,找来找去有的就变成了埋怨和指责,不但没解决问题,还给出问题的同修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更加做不好了。一个同修很精辟地把这种现象说成是“站错队”——站到邪恶一边了。

如果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同修所受干扰,就是旧势力强加的,即使有问题也不该它们捣乱。它们的插手是师父不承认的,我们也不能承认。

出现问题我们的第一念应该是铲除干扰,如果第一念是同修有什么问题,就符合邪恶了,加强了那种邪恶的因素。当然当事者自己应该在铲除干扰的同时找自己。

(三)

师父说:“一切和正法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不能成正比的,个人修炼中的情况,已经不能和正法相比。不管旧势力层次多高,摆不正这个关系就危险,就会在宇宙正法中被淘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体会,越到正法的后期,这个问题上对我们的要求就越高:任何事都不能从个人修炼的基点出发,而要从正法、救度众生的基点出发,否则就很容易陷到旧势力安排的思维框框中。

一同修在建筑工地做保管员,周围住户常向他要东西,要的都不多:两锹沙子、几块砖、两锹水泥,说是就缺那么点没法买,求他给点。他也向那些人讲了他是修炼人,赚的是老板的钱,不能拿老板的东西送人情,但总架不住大家的软磨硬泡而最后妥协。而那些人拿的总比说的多很多,这让他更不安了。工程快结束时,剩几块木头没人要,他家里正需要,也就稀里糊涂拿回家了。回去后,越想心里越难过,觉得自己没做好,对不起师父,连师父的法像也不敢看了,这样消沉了很长时间,陷在自责中不能精进。

他也觉得自己对物质并不执著,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

同修们发现了他看问题的基点不对:不是站在救度众生、正法大事的基点,而是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总想着这事是冲着他自己的什么执著来的,总在个人修炼的框框里转悠:找执著、去执著,旧势力就看到了,就像《转法轮》第五讲中“开光”里讲的:“好,你不是要修炼吗?我管你,我让你怎么修。它给你安排……”那么就陷到个人修炼的状态中去了,最后自卑得不能修了。

很多人以要东西为名找到他时,他没想到这是师父安排这些人听真象来了,那些人和他的缘分怎么会仅仅是要点沙子、水泥那么简单呢?不能拿别人的东西送人,这没有什么好想的,真正该用心去想的是怎样用这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让那些人全面了解真象,把真象讲得深入、细致、到位。

就是因为他的心思没用对地方,所以陷到了怪圈里不能自拔。

还有一个例子。一大法弟子开诊所,有一个人常向她要饭盒(进药时带的),要到第八个时,她觉得有点不对了,一方面对那个人没完没了很反感、心里不太平衡地勉强给了;另一方面很困惑,不知道差在哪——也告诉那人真象了,他怎么还纠缠不清?不会仅仅是因为欠他饭盒吧?后来她明白了:是她的心思用错地方了。心思都在考虑这事在去她什么心上了,而没用在讲真象上,只是象征性地讲了一点。那个人明白的一面就是想全面了解真象,因为几次都未能如愿,所以缠着她没完没了地要饭盒。

还有的同修在正法中发现了自己的某种执著比较强,就殚精竭虑地去执著,把去掉这种执著当成了“事”,并为此非常烦恼,用掉了主要精力,反而把正法大事暂缓了。

正法时期,我们就是在正法的过程中去执著,把自己投身到正法的大熔炉中,自己那点小执著没什么难去的。就怕自己把它看重,那旧势力就会加强、放大它,进而牵扯我们的精力,以此阻碍正法。

一个同修这样说:我就是把精力全放在正法上,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小执著,我就识破它、不被它带动、不让它起作用,它在正法的大熔炉中很快就会没了。

以上这三点,乍看起来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琐事,但其中一条主线就是基点问题,基点摆正了,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层次所限,难免偏颇,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