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诗与歌


【明慧网2003年12月17日】某一天偶然从网上得悉邪恶之首要去某海滨城市,我便决定去那里对它近距离发正念,可是一年来由于多次去北京,花掉了我所有的积蓄,没办法就去找同修帮助,得到的资金也就仅够路费用,没有住旅店的钱,有些发愁。因为我从师父讲法中悟到近距离和远距离发正念在威力上还是不一样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不想等待和依赖法正人间时“坐享其成”,作为师父的弟子,我想在助师正法中竭尽全力,或许我们的近距离发正念在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同时就会使人的这个空间发生变化,或许这就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全面讲清真相、彻底揭露邪恶之外的另一种神威的展示,或许是我们大法弟子来结束邪恶迫害的一条正确的路。基于这样一点朴素的认识,我决定明天就走。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在背李白的一首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师父在点我什么呢?思索片刻,我恍然大悟,师父在告诉我钱不够可以住山上呀,因为时值盛夏,我可以夜晚住在山上发正念。

乘了一夜的火车,我来到了邪恶头子所在的城市。喳喳叫的喜鹊引领着我来到海滨的一座山上,天空布满阴云,我在最高处的一块空地上双盘坐了下来,从下午13时至夜晚20时30分,共发正念8次,每次35分钟。由于我没开天目,什么也看不见,但在18时30分发完正念后,在这个空间看到了一个壮观又美丽的景象:海天相接的西边天空,浓厚的乌云被后面的太阳撕开了一条长长的笔直的金色的线,就象一块灰布被剪子划开一样,光芒逐渐涌出的越来越多,过不多时,漫天乌云都变成了桔红色,仿佛被大火点燃了一般,连东边的天空都是一样;20时30分发完最后一次正念后,已是繁星满天,没有一丝阴霾的天空仿佛水洗过一般洁净,这时山下的道路上传来120急救车急促的鸣叫,我知道应该下山了。

从年初到岁尾,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去了多少次北京,追着邪恶之首走遍大半个中国,一路的正念、一路的讲真象,一路的诗与歌。有同修问我苦不苦、孤独不孤独,我告诉他:不苦,更不孤独,因为我能感受到师父的无处不在、悉心呵护和巧妙安排。

题外话:师父最近的评注文章发表以来,同修们都在想办法、出主意怎样讲好真象,连原先不太精进的一些弟子也都做得很好。最近读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一段话:“顺便啊,再说点小事儿。大家知道,我们现在人力很有限,证实法中大家不要光顾了这个就不管那个。就是说我们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点,尽量要顾全整体。把我们当前所做的这些事儿啊,都做好。”我写下这篇文章,希望同修们都认真想一想:我们自己的正念到底纯净和坚定到什么程度?对邪恶封闭最严的城市,我们应该持一种什么态度、采取什么办法?

其实在抓紧时机讲真象的同时,有很多近距离发正念的机会,可以充分利用。比如劳教所、610办公室等邪恶聚集的场所附近;如果已经被非法关押在里面,则更不能放过多发正念、直接大量清除邪恶的好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