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铁道科学研究院职工的公开信:请关注朱玉菊的处境


【明慧网2003年12月2日】北京大法弟子朱玉菊是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运输及经济咨询公司的职工,她为人单纯,善良,经常默默的帮助别人。当她看到一位70多岁的老教授(法轮功学员,修炼前老教授曾有白内障等多种疾病,后来因她学了法轮功,眼疾全好了)因为不愿受到洗脑班的迫害而在外流离失所,于是朱玉菊经常去照顾她,并用自己的身份证为她在外租了房子。2002年10月,这位老教授在外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西城区公安分局恶警抓捕,于是西城恶警在她的住处蹲坑,当小朱去看望她时,恶警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不分青红皂白,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小朱非法绑架。之后恶警去小朱家及单位多次抄家,欲强加以罪名,家人及同事都深知小朱平常的为人与善良,单位领导也曾给西城分局出具书面证明,评价小朱是单位的好职工。后来小朱被转移至公安七处。小朱被非法劫持至今已有一年多了,我们对于她目前的境况一无所知。

法轮功自92年传出,由于不仅袪病健身功效神奇,而且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短短几年时间炼功的人数迅速增加。然而这样一部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却引起猜忌心极强的江泽民的妒嫉,没有理智的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然而这一切从一开始就完全是非法的,把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依照宪法、和平理性的上访反映情况说成是“围攻中南海”;公安部一手策划“天安门自焚”骗局,为进一步镇压制造了借口。江××个人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首先毫不负责地、无任何法律依据地诬陷法轮功,之后《人民日报》跟上发表社论,各级政府造势。可目前在中国,实际上并没有一条法律规定炼法轮功是非法的,恰恰在宪法中有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只有人大才是制定法律的机构,江××个人、人民日报的社论本身并不能代表法律,而且非法的诬陷和迫害。可是镇压就这样开始了。一个当权者,因为它手中有权力,出于个人的妒嫉,丧心病狂的地迫害亿万善良百姓。

这场迫害用江泽民的话说就是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无数人因此被打,被抓,被劳教,判刑,数千人被迫害致死。但是法轮功学员没有畏惧沉默,他们走出来用各种方式告诉世人大法的真相、迫害的真相,始终和平、理性,保持大善大忍的胸怀,这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信仰,更是为了自己的同胞不要生活在谎言和欺骗之中。法轮大法所倡导的“真善忍”法理为无数的人带来美好,被许多国家的有识之士视为全人类的共同行为规范及道德基石。大法书籍《转法轮》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大法在国外六十多个国家洪传,受到各国政府的支持和一千多个褒奖,许多西方人感慨的说:法轮大法属于全人类,人类需要“真善忍”。在中国,即使官方的统计也曾有七千万的修炼者,当权者却用高压强制手段不允许这几千万人发出声音,人们从官方媒体上听不到一句正面的呼声。江××发动的这场迫害表面上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实际上是他所代表的“假恶斗”对“真善忍”的仇恨和惧怕,是对人类道德、人性及尊严的公然践踏,是对全人类的犯罪。

这场迫害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它破坏着人性中最美好的东西。在中国,江氏集团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在向人们传达着这样一个观念:什么道德、什么人的尊严、什么人的良知、什么法律,都没用,国家暴力才是最硬的。中国现在贪污腐败以江泽民为首,上行下效,许多贪官为了钱,为了个人的利益不择手段去伤害别人,社会道德沦丧,假货满天飞,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能有安全感吗?SARS(非典)病在中国的出现难道是一个偶然吗?试想这样一个社会发展下去会是什么样呢?那么生活在其中的每一个人会有怎样的未来呢?

目前,已有越来越多善良的人明白了真相,认识到了这场迫害的严重性,世界许多国家政府及官员纷纷站出来谴责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这种犯罪行为。海外大法弟子在许多国家已经对江泽民及其帮凶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滥用酷刑罪”起诉。近期许多国家的正义之士共同发起成立了“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江泽民――这个“人权恶棍”,必定受到历史的正义审判。

在中国,朱玉菊只是千千万万个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她在单位、家庭中都是公认的好人,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为自己的同修出面出租房屋而无辜被抓一年多,她的处境令我们非常担忧。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同胞能够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关心和帮助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关注他们的遭遇,共同抵制这场迫害,也是为自己开创美好的未来!

我们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无辜的大法弟子朱玉菊,我们将密切关注她的处境,也希望知情者能够提供她的近况及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非法劫持小朱的恶警姓名。

在此,我们也劝告那些江氏的追随者,不要成为江氏的殉葬品,“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因一时的错念给自己留下终生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