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接触大法 在狱中学会炼功动作

【明慧网2003年12月23日】95年我做智能建筑业务。2000年跑项目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位项目主任,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炼法轮功的修炼者。为了项目需要掌握资料,我经常去他那碰面。觉得人很不错,是个好人。时间长了就在他家看到《转法轮》。当时觉得是自己多年在人间磨练,想寻找的修炼大法。借看了两遍《转法轮》后才确认是自己寻找多年的修炼之法。当时中国政府当权者刚刚宣布禁止修炼法轮功。看到大法书很难,原来书店可以买到,可我得法时已经没有书了。而且公安局搜抢大法书很凶。当时并没有悟到应该怎么做。因为从来没有参加过一次炼功点,没有完整炼动作。还没有悟到证实大法的责任。还是上班跑业务。独自修炼心性。

2000年12月19日,跑业务时,客户给我电话预约见面,赶巧很多人在一个大楼的房间聚集,很好奇探头进去看看,原来很多大法弟子在开心得交流会。非常祥和,我很喜欢就留下来听听。没有多时,随着“不许动!”的狂喊声,突然冲来很多警察,非常粗鲁地逮捕所有的人。我当时也在人群中,还不明白警察为什么象强盗一样抓人。在我的印象中,警察是很正直、令人敬佩的职业,当我第一次真正和警察接触时,真正体会到邪恶原来藏在伪装的表皮后面。原来有特务跟踪告密,警察有二、三十人把持楼梯、走廊,楼下很多警车把大法弟子拉到公安局审问。

我们被拉到一个派出所。途中我问其他不认识的大法弟子,为什么公安局要抓人?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同我们六个人一车,被拉公安局,其中一位大法弟子说:这两天江××来,所以公安局为了讨好江××,就抓人了。

然后,分局的警察逐一审查。当审问我时,我不回答也不承认是法轮功“组织”的人。见我不承认,没有结果时,警察又说:“你要是承认你是法轮功了,我们就放你走。”由于当时觉得他们象小丑,就不说话,不做声,心中好笑。没有结果后,我们又被送到派出所。晚上很晚了,有一个20多岁的女警察,一定要我承认是法轮功“组织”的人,我拒不承认是法轮功“组织”的。后来进4-5个男警察拍桌子、狂喊、骂脏话威逼。当时突然醒悟:我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我就对女警察说:“谢谢你的提醒,否则还没有悟到自己已经是得法修炼之人!我就是法轮功!”

12月21日,我被转移到另外一个派出所。在整个过程中,警察不允许打电话、不允许和外界联系。与世隔绝。22日派出所警察,带领7个男1个女警察给我戴上手铐拥我上车。不知道去哪里,但自己非常平静,没有人的怕心。心中只有“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结果是戴上手铐去我服务的公司搜查。当它们想搜查电脑软盘时,居然乱码,可我知道软盘里只有项目计划书,它们连我打的项目计划书都没有资格看!没有搜到任何东西时,它们象泄了气的皮球。我公司的同事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小刘是个好人!工作业务很棒!”它们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气急败坏地在公司同事面前诽谤我,嚎叫到:“你们不要被她蒙蔽了!她是个大骗子!”然后又狂叫:“你在车上不是说你有钱吗?”我不能再忍下去了,就义正辞严高声说:“你再重复我在车上的说话!我在车上说的话是什么?请你不要乱编!”女警察呐呐地不敢开口。我再重复车上的说话:“我有权保持沉默!你查出结果再说!”给予回绝。它们胆怯了,灰溜溜押我离开公司。又去我家搜查,结果一样。当它们彻底失望时,我的心更加平静、祥和庄重。后来它们以违反社会公共秩序名义将我拘留15天。当15天到期后,不讲原由直接转为刑事拘留!我没有做过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中国警察相反违反法律、践踏他们制定的法律胡乱抓人、拘人。后来没有收获的情况下,把我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遇到一位法轮功同修。才开始正式学习五套功法。

进看守所期间,与外界隔绝,毫无音讯,并且看守所管教明说:“谁都可以请律师,就是不允许法轮功请律师”。先后有4位同修被关到一起。同时我才逐渐深入了解大法的内涵。仓里的其他被抓小偷、贩毒、赌六合彩的、卖淫的都逐渐了解法轮功是好人,有的开始和我们一起炼功,吸毒的一个女孩是个常犯,结果在我们经常练功的影响下,不到7天就减轻了毒瘾的纠缠,以前最少要15天才会好点。她消瘦的面孔露出笑脸……后来,管教警察指挥仓管,让我写什么书,我坚决不写。我心里从来没有写什么悔过的想法。并明确告诉仓管:“它们怎么把我抓进来的,就必须怎么把我放出去!而且,如果我出去按常人的方法报复的话,就不是法轮功!如果我不用常人的方法报复抓我的警察,那我一定继续修炼法轮功!”我倒是感谢它们让我多接触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有同修在我进去的第二个月、第三个月分别被送到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两年不等。经过四个月的关押,恶警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后,只好把我释放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