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不敢留这样的大法弟子

抵制迫害方式随意所用 正念最重要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有这样一位大法弟子,被恶警非法绑架后,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在身体已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硬是被抬进了劳教所。期间警察们在食物中加上了浓盐水,大法弟子腹中有如火烧,晚上痛苦得在地上直打转,一度中断绝食。后被送到小号严管,这位大法弟子又开始绝食抗议,并通过这种方式闯了出去。

一段时间后,这位大法弟子又被抓进劳教所,但这一次他不再绝食,而是采取了另外的方式。在他进来几天后,一到晚上十二点他就从床上爬起来打坐。四防(协助恶警监管大法弟子的犯罪人员)十分惊慌,上前制止,大法弟子只是淡淡一笑,并不争辩,但也不躺下睡觉,就在床上静静地一直打坐炼功到天明。以后只要他一起来打坐,警察队长就让四防把他带到队部,由队长和他谈话,并要求四防白天不许他睡觉。其实大法弟子自己根本都不睡,让睡都不睡,每天晚上躺一两个小时就起来打坐炼功,被带到队部后就耐心地和队长讲真象,告诉他们在家时就是这个时候起来炼功。警察队长困得呵欠连天,大法弟子却精神十足。一周后,队长疲劳得都受不了,又怕别的大法弟子也学他的样子起来炼功,就把他送到小号和另一个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关在一起,用铐子铐在床或凳子上,戴一个拳击的头套。这位大法弟子不急不恼,稳如泰山,队长们却受不了了,纷纷劝他快出去,劳教所大队长更是说:你明天走,我拿钱给你打车。就这样,大法弟子再一次闯出魔窟。

在后来的所谓敏感日子,大法弟子又被非法绑架回劳教所。他二话没说,立刻开始绝食抗议,几天后就出去了。

看起来平平常常,其实这是同修心性到位的表现。劳教所队长只要一提他的名字就头痛。在这位大法弟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死啊,怕啊的观念,那恶人在他面前就恶不起来。因为另外空间的邪恶在他对法无比坚定的正念中早就灰飞烟灭了,没有邪恶支撑的恶人在他堂堂正正的表现面前也就什么也不是了,那劳教所它还敢留他吗?另外空间的邪恶物质难道愿意自己的心脏被插上一把无坚不摧的钢刀吗?

联想到这两期关于“绝食”的体会,我想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真的是了不起啊,那种痛苦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恐怕没法体会。但通过这种方式闯出来的同修,我想并不是这种方式本身起的作用,而是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证实大法的正念,令邪恶解体。那些在绝食中仍被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一方面是邪恶越接近毁灭越疯狂,一方面也许是大法弟子生生世世许多复杂的因素起的作用,但最主要的我想我们在极度痛苦中还是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地向内找一找自己,我们有没有同修所说的“力可劈山的一念”。

这样看来表面的形式真的是不重要,就象文中的同修,通过绝食我能出去,我不绝食我一样能出去。那个形式背后的本质才是我们应该重视起来的啊!有了令邪恶胆寒的对法的坚定,绝食也好,其它的形式也好,就可以任我们随意所用了。

最后以师父的诗《正念正行》共勉: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