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困难不能绕开走

【明慧网2003年12月4日】2003年11月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正在家里做饭。社区姓刘的打来电话说:“上边让你们炼法轮功的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我听到这儿,就打断了她的话,说:“这样吧,星期一我去找你。”

放下电话,孩子问:妈,社区找你干啥?我尽量让自己发软的腿和加快的心跳平静些,装做没事儿的样子,走进厨房。因为我实在不忍让他们再为我担惊受怕,但我自己感受到了丈夫那疑惑的目光与不安。

次日,我到一同修家,正好还有几个同修也在。我谈及此事,想听听他们的看法,有的同修说:可以躲几天;有的说:正念正行,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家多发正念;也有的说:得自己悟。

周日,我想: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今天得定下来,是去?还是躲?一想到躲,我不禁问自己?躲?为什么躲?按照真善忍修炼做得是最正最正的,没有错还躲什么呢?那,是害怕吗?怕什么呢?怕被抓?被迫害?怕死吗?不由得回想起自己修炼前后的往事。

修炼以前总是摆着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架势处事,结果搞得家庭大小战事不断,使孩子心灵受到伤害,脾气变得暴躁。亲人为我操尽了心,我还自以为是明事理的人。

师父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我遵循师父的话,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从一点一滴做起,使我就要破碎了的家庭变得温馨祥和。是法轮大法从本质上改变了我。他带来的美好真是无以言表,妙不可言。修炼大法使我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七年多一粒药没吃。

得到了这样的佛法,我真是幸运至极。有人曾问我:“炼法轮功的拉出去枪毙,你还炼吗?”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炼,决不放弃!”

那是在2002年7月20日,派出所王××带人抓我去洗脑班,当时他说:“你说不炼就可以回家”,我的回答是:炼!在洗脑班五天五夜没吃没喝进行抗议,在生死考验面前,我选择了大法修炼,死而无憾……想到这,既然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对!我不能躲。

我心已定,就不再多想了,随手拿起《明慧周刊》,一翻,师父的话映入眼帘“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想应从头看,文章的题目是“躲的背后”,啊!师父让我就地解决,不能绕着走。

星期一早8点,我准备去社区,可不知什么时候心又突突跳,腿发软。我想:心突突什么呢?既然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说来也神奇,就这样一想,立即恢复了平静的心态。我骑自行车,利用10分钟的路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物质对他们的操控,铲除旧势力及其一切安排,可有一个念头闪出“能管用吗?”我立即否定它,这不是我,我想:我念到功到,它们还不够小指头捻的呢。我有师父看护,还有天龙八部护法。我再发正念,只觉得能量场很强,没有一点杂念。我坚信这强大的功一定销毁了另外空间的邪恶。

社区有4、5个人,刘某见面便说:“真不好意思,上边让你写三书。”我说:“啊,我是来告诉你,我不能写。”接着我讲述了修大法我如何受益,告诉他们我不能违背良心“揭批”救我命的人。我说:上次也是你们把我送去洗脑班,我五天五夜没吃没喝,差点死在里头,这次我还不写什么“三书”,你们把我弄到什么什么班,我要死里头,你说你没责任行吗?你的良心过得去吗?他们无言以对。他们接通了上级街道的电话与我通话,我说:“让我写什么三书?我不写!”我又对他说了上面的一席话,我又说“你们隔三差五来一次,隔三差五来一次,谁受得了啊?你们搅得我家不得安宁,过不好日子,……”她说:大姐,你别生气,这样吧,你不写就不写吧,但你别上哪去,你没事的话可以回家了。

我用正念再一次抵制了骚扰迫害,并利用好机会讲真象。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在发正念清理邪恶迫害的同时,也是讲清真相的难得机会,要抓住一切机会揭露邪恶,洪扬大法、救度世人。今后我会更加精进,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走正未来的每一步,做个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