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证实大法的历程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

一、得法受益 做好人

自从我嫁到这个家,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首先是房子破旧,随时有倒塌的危险,一年到头分不了几个钱,公公年老,我背着小孩下地拼命干活,喂猪喂羊,摘酸枣,捋柿叶……省吃俭用盖了新房。孩子大了,大儿子考上了大学,二儿子上初中,又要考中专。我没日没夜地拼命地干活挣钱供两个儿子上学,尽心尽力地孝敬公公,十里八村都知道。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二儿子考学前在给老师收割麦子时淹死了。多好的儿子啊,又聪明肯学又听话,乡亲、老师没有不称赞的。悲痛压倒了我,健壮的身体开始有了毛病。终日以泪洗面,生不如死。

96年,上大学的儿子给我邮来了一本《法轮功》和一本《转法轮》。先是我丈夫开始读书,学炼功。后来我也开始炼功。我大字不识几个,读《转法轮》有困难,象小学生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读,遇有不认识的字就照样写下来,让丈夫教给我。就这样,时间不长,我就能通读《转法轮》了。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庆幸自己遇上了这万年不遇的好机缘。我遵从师父的教导,严修心性,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的不足,时时处处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高标准要求自己。我和邻居相处的非常好。东家找我修织布机,西家找我修缝纫机,我丢下自己的活,二话不说马上就去。我家的牛、车、拖拉机成了公家的,只要有人借没有不答应的。我丈夫在单位自觉抵制不正之风,公款吃喝不去;每个职工用公款买一套衣服,我丈夫就是不要,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这不义之财不能要,并劝别人也别要。有个同事感慨地说:“现在人人都自私,实现××主义真是太难了,除非人人都炼法轮功……”98年南方武汉发大水,我们全家商量后,决定把人家赔二儿子的钱连同利息共计一万五千五百元,邮给南方灾区,连姓名都没留。

二、上北京证实大法

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们原来悲痛的心情变得祥和乐观。我们在自家和功友一起学法炼功,勇猛精进,生活得充实幸福。但是,99年7月19日,迫害开始了,电视报纸铺天盖地造谣。我们深知法轮功能净化身体,教人做好人,有益众生,有益社会,政府领导不是人民公仆吗?为什么要造谣?为什么随便抓炼功人呢?我们的政府怎么了?我们说什么也理解不了。便于99年7.20去上访,被截回。公安局政保科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罚我们400元。从此警察隔三差五老找事,尤其是2000年国庆节前后,派出所天天到我家查看,有时一天两三次,我丈夫的单位、局领导、市工委、宣传部等也走马灯似地来家找事,不是谈话逼写保证,就是要挟开除工职。

迫害开始后有不少同修上访,但政府不法人员不分青红皂白,便将大法弟子关进监狱,信访办无理可说,同修们就陆续走向天安门广场,向政府、向人心、向全世界高喊:“法轮大法好!”

2001年初,我儿子、儿媳上北京打横幅被抓,儿媳妇因怀有身孕当天被放回,儿子二十多天没有消息,后来才知道他被关在东城区看守所,殴打、电棍击、扎电针、冲冷水澡、野蛮灌食……无所不用其极。为证实大法,要求释放被关押的所有被抓大法弟子,我准备了一块写有“法轮大法好,要求释放所有被抓大法弟子”的横幅。正月初四,从没出过远门的我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

第二天早晨到了北京,边走边打听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一点也没害怕,找了个人多的地方就打开了横幅,双手高举并高呼“法轮大法好”。几个警察扑过来就夺横幅。它们一边揪着我头发往车上拽,一边从后边推。我一边挣扎,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手抓住车门不放。一恶警狠狠向我打来,我只一点轻微的感觉,可恶警却痛得不住地摆手。它恼羞成怒,顺手抓住一盛满水的瓶子向我头顶猛砸了三四下,我也没觉得痛。过后一摸只微微有点肿胀。我心里清楚是师父保护了我。车到天安门分局它们又打又骂,但我始终不报姓名,并将被揪下的白头发高高挂在椅子上,它们非常难堪,强拉硬扯把我关进大铁笼子。陆陆续续不断有人被抓进来,大铁笼子一会儿就满了。一个小个大法女弟子被几个恶警前边踩住头,后边踩着腿,仍不住地高呼:法轮大法好!这时大家一起背诵《洪吟》。声震九天,恶警胆寒。

下午,它们把我们拉到县看守所,一进门哗啦出来一队兵,端着枪站在我们身后,然后往身上贴号,然后搜身,把衣角、裤边都摸遍。腰带、鞋带都被剪断了,连裤衩都的脱下来搜一搜。然后让洗手、按手印、照像、检查身体,稍有迟疑,便拳打脚踢。一年轻女弟子只穿秋衣球裤,被强行站在雪地里,只因面带微笑,便被恶警将头按进雪窝里。大慈大悲的弟子们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不要迫害好人。一女警却无耻地说:“俺愿意,俺愿意。”夜里两点钟,我们四人被放了出来。检查身体说我有心脏病,我从来没有过心脏病,又是师父保护了我。也有明白大法真相后稍微好一点的警察在暗暗帮助大法弟子,如在盘问我姓名地址时,一年纪大一点的警察说:别问了,都这么大岁数了。我的钱被搜走了,出来时,一警察还悄悄问我回家的钱够不够?半夜从看守所出来,一警察给叫开旅馆门,让我们住进去。

三、不让挣工资,也不能不炼法轮功

儿子从北京跑出来,便流离失所了,和儿媳在外地一直做着讲真相的工作。警察一直干扰我们正常生活,一遇4.25、7.20、国庆……便来家搜查儿子、儿媳,我丈夫被逼得没办法,真不知怎么办好了。有时他说:我没法修了,你们三人修吧,我挣钱支持你们,但我们仍旧一起学法,继续精进,一边做讲真相的工作。村干部怀疑传单是我们发的,树上的喇叭是我们安的,汇报到镇,镇里也多次找事。

2001年10月底,镇上一副镇长打电话问我丈夫还炼不炼,我丈夫说:“祛病健身,做好人,为什么不炼?”一句话震得他目瞪口呆。随后他汇报到县610,又伙同县局领导撤了我丈夫领导职务,并调到别处工作。随后,县610、县局又两次逼我丈夫写保证,他不写,便立即被停止了工作。我丈夫一月800元的工资,在农村来说也是不少的收入了。儿子儿媳也都失去了工作。亲朋好友来了一伙儿又一伙儿,他们又是劝又是训,说:别炼了,认个错上班吧。我丈夫说:“我炼功强身健体做好人,有什么错?是他们错了。”他们又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你明里写个保证,暗里在家炼。我说:“我们沾了法轮功的光,不能昧着良心说不好。”特别是孩子大爷,急得象得了大病,说:“儿子、媳妇都失去了工作,你再失去工作,这日子还过不过?”劝不过,第二天他又说:“证实大法也需要钱,你写个保证,就用这些钱证实法好不好?”常人是理解不了炼功人的心态的。是不法之徒们不让挣,要埋怨应该埋怨他们。我们一边解释,一边向他们讲真相,慢慢地他们也不来劝了。有不少人明白了说:看人家法轮功多坚定,法轮功肯定有好处,要不人家为什么不让挣钱也不写保证呢?

师父说,哪里出了问题,就要到哪里讲真相。我丈夫给局长写了一封信,写了我全家怎样得法受益,做好人的,并且写了丈夫怎样在单位努力工作,自觉抵制不正之风,工作成绩数一数二,他们停止工作是不公正的,并向他们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局长接到信,把我丈夫接到县局,大训一通,说:你把法轮功说的无限美好,还想转化我?我丈夫说:“这都是真的。”他又说:你向灾区捐款,说是学法轮功所为,为什么不说是学雷锋学的?我丈夫说:“学雷锋做不到的事,但学法轮功做到了。”他不听,只是大声训人。

2002年2月,县里办洗脑班,县局把我丈夫列为第一名。他事先得到消息,在抓他之前走脱了,独自一人来到一座山上,住在一座废弃的工厂里,白天到山上打些柴禾,找了一只塑料桶,提来山泉水烧开了喝,隔几天夜里回家拿些干粮,坚持学法炼功。就这样我丈夫在山上躲了一个月,洗脑班班散了才回来。停止工作一年另一个月才让上班。

四、讲真相 救度众生

除了向迫害我们的警察和丈夫单位的领导讲真相外,我们还不断向世人讲真相。

一有空我们就拿上真相光盘和真相资料去串门,结合自己的感受和邻村学员身心的变化讲法轮功的好处。群众看得到,铁的事实戳破了电视上的谎言,受蒙蔽的群众逐渐明白了。光盘数量少,我就等他们看完后再收回来,再传给别人。村里人差不多都看过了再发到邻村。我特别注重给乡村干部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不要迫害法轮功。电线杆上的标语被干部涂抹了,我就找到他们家去讲真相,并用邻村干部举报大法弟子发传单遭报应的事来教育他们。

开始他们不理解,慢慢地他们都明白了。村支书说:“你们发传单吧,我保证咱村没人反对,别贴太多的标语,上级看见了,对我们压力很大,我知道涂了不好不对,可有时上边非让我涂。”我不放过每次讲真相的机会,外边有人来我村做买卖,来到我们门前,或来家喝水、找东西,我都向他们讲真相并送真相资料。农村过庙会人集中,头一天晚上,我们就把传单发到每家每户,把不干胶贴的满村都是。庙会上做买卖的哪里人都有,轰动很大。方圆十多里的庙会我们都去。每次串亲戚,我们都带上真相资料和光盘,一边讲真相,一边每人发一份真相资料。亲戚们来我家,我都给他们看真相光盘,讲真相,走的时候每人再送一分真相传单或小册子。并告诉他们看完后再传给其他亲朋好友。今年春节,来给我拜年的人,我每人送他们一份礼物——真相资料,他们都很高兴地接受了。

几年来,我们不断地向周围村庄发传单、光盘,每天晚上发两个村,隔几天再发两个村,附近村发完一遍后,再从头发第二遍……,我们都是采取半夜去发,天明前赶回来,因为路不好走,沟沟岭岭的,有两次还走错了路,在田野里,庄稼地,深一脚浅一脚,费好大劲才找到路。也有时候,正发着,遇上了下大雨、下大雪,一步一滑,十分艰难,但这些都阻挡不住我们。我们把传单放在门楼下,不让雨淋湿,并用石子压上,不让风吹走。在好天都插进门缝里,防止有的孩子一拾好几张,而别人看不到。

不方便发传单的地方,或路远的亲人、朋友,我们就采用寄信的方式讲真相,如:政府机关、公安派出所、不知姓名的单位领导……为安全起见,我们一般不在当地发信,每次多跑几个邮局,每个邮局或邮筒放几封。

我们还在公路的电线杆上喷真相标语,分段包干,一夜三十里路上都喷上了标语。一次我们喷红漆字,村干部用红漆给抹了,我们又在红漆上喷上黄字。逢年过节,我们还把自制的红红绿绿的条幅挂在路边的电线上、树枝上,迎风招展,蔚为壮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