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公安老王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公安老王今年50多了,当了一辈子公安,还没做过这样的案子,故事是这样的:
  
  所长把老王找去,说是有个特殊任务,所长把情况的严肃性和老王交了个底,听完了,老王也糊涂了,这案子是有点特别,说有一群老头老太太在某公园锻练身体非法集会,需要密切监视。

  「锻练身体」
  「非法集会」
  老王脑子里反反覆覆念叨着,案情太复杂了。

  「所长,那抓谁呀?」老王问。
  「中央说话了,咱就做吧。」所长也说不明白。

  第二天,老王起个大早,把自己裹在一件厚夹克里,来到某公园,5月份的北方,清晨还是有点凉,这公园里,锻练身体的人还挺多,热闹,老王一路转来,一路脑袋里还在念叨「锻练身体,非法集会,现在这新鲜事够多的。」
  
  转来找去,来到所长指定地点,老王发现了目标,人可真不少啊,老王开始就点紧张,不自主地摸了一个藏在上衣口袋里的窃听器。老王步步逼近目标,看清了,还不止老头老太太,年轻的,小孩都有。
  
  这一群人都在那静静地坐着,还有轻柔的音乐,老王听着,感觉还不错,这音乐还真好听,有点听入神了,这些小孩也真能坐得住,要是我孙子能这么乖就好了,正想着,一个年轻人走过来轻声问:「大爷?」
  
  老王一愣,方才转目观瞧,见一小伙子,浓眉大眼,面色红润。
  
  「大爷,您想学功啊?」年轻人又问

  「噢,」老王被问得一愣,「我,我,转转,」老王嘴里蹦出几个字。

  「大爷,我们是免费教功,你看这么多人炼功,大家都是义务服务,您炼炼对身体有好处,您看那边那位老妈妈,病重卧床不起几年了,炼功炼好了,不管刮风下雨,天天都来,身体好了,给国家也省了不少医药费。」
  
  老王一心想着「非法集会」,没太听进去,「我,转转」,念叨着,扭头快步走开,心里有点太急了,一头撞在一棵小树上,撞个跟头,年轻人赶紧跑过来将老王搀起,「大爷,小心!」
  
  老王三步并两步走远点了,回头看看,年轻人去炼功了,老王假装散步,偷眼观瞧,7点来钟,音乐停了,大家散去,有几个人开始清理炼功点的垃圾,几分钟后,空空的炼功场,只剩下老王。
  
  老王开始犯嘀咕,起个大早,干啥来了,这不就是锻练身体吗?越想越糊涂,越想越生气,找所长理论去。
  
  来到派出所,才想起来也太早了,不知不觉走到所长办公室门口,蹲下来琢磨,不知甚么时候,老王靠着墙睡着了。
  
  「老王,怎么在这儿睡上了。」

  老王睁眼,看见所长,气冲上来了,「起个大早,所长,这差事没法干。」
  
  所长看看老王,额头上有点擦伤,惊道:「老王,你遇到情况了,和歹徒搏斗来着?」
  
  老王摸了一个额头,想起来撞树的事,更觉窝囊,「跟树搏斗来着,被树打倒了。」
  
  所长一听问题严重了,「那后来歹徒呢?」
  
  老王:「还在公园里站着呢。」
  
  所长:「那快派人到公园里去。」
  
  老王:「唉,什么呀,是我撞在树上了。」
  
  所长有点明白了,「噢,你追击歹徒,不慎撞树,光荣负伤?」
  
  老王气糊涂了,「进屋再说吧。」
  
  进屋,老王详细道来,所长也有点糊涂了,这群人不像坏人,问:「那他们炼的是什么功?」
  
  老王被问住了,当时仓皇逃窜,没看清楚。
  
  所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明天再去看看。」
  
  老王领命,第二日清晨再探,不到5点,老王就到了,有人已经陆续来炼功了,老王选定一有利地点,假装打太极拳,偷眼观瞧,音乐响起,有人挂出一面黄底红字的横幅,上写「法轮大法义务教功」
  
  老王明白了,心里埋怨所长不交代清醒:法轮功人人皆知,所长明说不就完了吗?让我来监视法轮功炼功。听说前不久,一万多法轮功学员去了中南海,总理出面把事情摆平了,怎么又……
  
  老王想着,手上还比划着,咳咳,老王有点咳嗦,这两天起得早,有点受凉,老王毕竟50多岁了。
  
  「大爷,又见面了。」
  
  老王回头,见又是昨日那小伙子。
  
  「看您咳的,您来和我们炼炼功就好了。」
  
  「我得请示请示。」
  
  年轻人诧异:「炼功要请示谁呀?」
  
  老王意识到失口,改口道:「我再看看。」
  
  年轻人会意:「噢,您是不是派出所的,来监视我们炼功?您不用监视了,我们炼功都是公开的,您随便看好了,随时欢迎。」
  
  老王尴尬得说不出话了。
  
  「听说425以后,公安在各地开始监视法轮功学员炼功,有的还监听学员的电话。」
  
  老王:「你怎么知道的?」
  
  「还听说国产的监听器不好使,花了好多钱进口监听器?」
  
  老王:「你怎么知道的?」
  
  老王请示过所长,第二天就和那小伙子学功了。
  
  老王学得慢,小伙子教得耐心,老王心里热呼呼的,心想:「这小伙子真不错啊。」
  
  这一日,老王觉着年轻了10岁,这功可神了,真有作用啊,怪不得那么多人炼。
  
  老王按时来公园上班有几天了,所长见到老王,「老王,有啥好事啊?我看你这几天精神多了,背也挺起来了。」
  
  「谢谢所长派我个好差事,这几天,我和他们一起炼功,感觉还不错。」
  
  所长一听严肃起来,「你可要头脑清醒,你是去监视他们的行动的,万一上头问下来,你也得有个说法。」
  
  老王应道:「明白,一定听党的安排。」
  
  星期六一早,老王又来到公园,炼功都快成习惯了,一天不炼,身体上都不舒服,炼完功,学员们坐下来学法,老王还是第一次看学员学法,老王在旁边溜达,小伙子说,「老王,你也来和我们学法吧。」
  
  「我得请示请示。」
  
  第二天,老王就和学员一起学法了。
  
  老王手里拿着《转法轮》来找所长,「所长,你看看,这书上说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我看这些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让我监视个啥呀?放着大案要案不管,让我监视一群好人,我看上头是他…」脏话没出口,老王停住了,「炼法轮功的不但不能做坏事,还不能骂人说脏话了。」
  
  所长:「我也搞不懂了,看你炼几天功,人也精神了,也不说脏话了,我也真想去干干这差事,和他们炼炼功。」
  
  「那没问题呀,炼法轮功的人都可好了,义务教功,不求名不求利。」老王胸有成竹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