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和盲信 天壤之别


【明慧网2003年12月29日】对大法弟子来说,对师父和对法的正信是最基本和至关重要的。但是,这种信不是基于人的知识与观念,否则好比盲信,很难达到同化大法的效果。只有在树立正信的问题上必须做到足够的理智,才能在心性和大法工作中表现出一个真正大法弟子的状态。

不久前遇到这样两件事。一个是99年以前得法的学员,长期过不去色魔关这个修炼入门关,甚至在师父最近的纽约讲法之后仍不断重蹈覆辙,而这个学员是发自内心地想修炼的,也很重视读法。在此矛盾现象面前,经过深入交谈,发现此人难以从根本上改变行为的原因,是因为把师父讲的法理当成了教条——想改变的原因是因为师父讲了那样的行为不好,认为应该遵从,但并不理解、也不记得师父讲的为什么那样的行为那么不好,所以一到实践中,还是按照自己能理解的去做——按照道德败坏的现代人习以为常的行为标准对待这件事,从而使自己在这些问题上长期停留在不够修炼人标准的心性状态。这个学员自己也意识到,向内找找到这一步,那个关也就不再是关了,更不会象过去那样过不去。

另一件事,是关于最近一个多地区协同办活动的事。一些学员表现出基点偏移问题——在采用常人形式做事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偏离了讲真象救度一切世人的基点,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斗争了。针对这个有普遍性的现象,师父讲了法。随之一些学员又表现出另外一种现象——把师父讲的话当成常人领导的行动指令(而不是具有普遍性的法理)去对待,说我信师父,所以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我觉得如果不理解,很容易留下修炼中的误区,因为其一,如果机械照办,那么证实大法的效果会受局限,而且下次遇到类似的问题,也许还是需要等待“指令” ,或者依葫芦画瓢,无法融会贯通地独立做好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面对新情况应该做的;或者执行起来不得要领,甚至错误地理解“指令”的含义。这也是为什么一部分学员(包括一些99年7.20之前得法的老学员)长期重复同类的错误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二,大法弟子对师父的正信的确应该是无条件的,但是这种信不应只是表面的照办,而是在信的同时能理解好师父讲出的每一个法。这种理解不是信的条件,而是在信的结果,否则就成了邪悟者根据自己的观念和私心去分析师父讲的法自己应该信还是不信。

这两件事中有一个很好的启发和提醒,使我看到:大法弟子的敬师敬法,和常人有着本质的不同,这里也体现着“做到是修”,而不是常人中的物理指标上走的远近和任何其他人中的形式能等同或代替的。(大陆那些走入邪悟而掉下去的例子中,是不是也有很多正是因为长期没有放下自己的观念与执著、甚至根本执著,只是生搬硬套地“学法”这个原因,而造成的呢?或者照搬常人下级服从上级的思路,造成盲信而不是大法修炼需要的正信,从而没有给自己修炼建立一个牢靠的学法的基础。)如果不用正念对待这个问题,会给自己造成假象,认为自己在正信和敬师敬法的问题上不会有问题,从而怎么向内找也找不到真正的问题所在。从其它空间看,每个人在执著着什么,都是一目了然的,所以时间长了很难不被旧势力安排的那些邪恶生命钻空子,从而形成生命中的大劫。

大法弟子的信师信法,必须完全建立在理智和修炼人的正念的基础之上,才能达到正法对我们的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