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炼!”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我因信仰真、善、忍,2000年7月4日被抓到镇上,去了以后已有几位同修被抓。从这天起我们就被非法关押,恶人们派好几个人日夜看着我们,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让出入,经常搜身,不让学法炼功,见到大法资料就强行拿走。我想,大法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因此,我就找站长说理。我说:我们是修炼“真、善、忍”,只是强身健体,修心向善,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有益的,遵纪守法道德高尚的人。他说中央不让炼了就不能炼了。说着就从座位底下拿出一把通条(其实就是一根钢筋),按倒我就打,边打边问炼不炼?我说打不死就炼。最后他脱下鞋来要打我的脸,我喊“法轮大法好”,他才没打我,就对我说不写保证就在这里长期转化。将近中秋时一个看守拿来纸和笔对我说,书记说,你写个“保证书”,就让你回去。我就在他拿来的纸上写“法轮大法好。”

后来这书记调走了,又来一个更邪恶,把我们的屋子加上锁,门外还有几人看着。他们拿来一本诽谤大法和师父的书。给我们念。一次我上厕所他们没注意我就把书拿走给烧了,后来他们找这本书没找着,我说我把它烧了。镇长知道后来到屋里对我一通拳打脚踢,然后把我拉到院子里,书记、副书记、镇长、还有派出所的十几个人打,我镇长找来一根房屋上的椽子,抡起来就打,椽子打折了,疼的我在地上翻滚。等我坐起来后,他们问:还炼不炼?我说:“活着就炼!”

十二月底我们被转到拘留所,拘留四个月后,县里把我们带到党校,连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共有三十多人。目的要办洗脑班。我们抵制邪恶,大家集体绝食抗议。第二天就被各镇的接走,留下七八个在党校,邪恶之徒继续对我们进行迫害。恶徒四五个人把我按倒五花大绑,就这样我又遭一顿毒打,我浑身除了青就是肿。县委书记、镇书记、镇长都来了。县委书记问我:还练不练?我说我活着就炼。他们拿我没办法就都走了。第二天镇长把我们从党校带出来,说:让你们到家看看。中午我们在一同修家吃饭,忽然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也不能承认。我跟镇长说,我有点事,于是我就走了。

回家后,只因我坚修大法被恶人告密,一天半夜,镇上几个恶警破门而入,又把我抓到镇上关押一个多月。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他们把我放了。他们经常来我家骚扰,今年闹非典期间镇上和镇派出所的又到我家非法把我的书和炼功带、随身听、录音机、变电器全部搜走,我上派出所找他们要书,他们不让我进门,我就冲他们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所长叫看门的出来打我,我说打人犯法,他打我几下关上门再也不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