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旧势力强加的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很长时间以来,我市一直存在着洗脑班。我觉得针对此事我们应该静下心来认真的向内找一找了。现在我想把2002年我正念破除洗脑班迫害的经历和同修交流一下,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2002年8月份,由于那段时间没有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用在证实大法的事上,被邪恶钻了空子。街道主任到我家里,让我和爱人写不炼功保证。我们当然不写,并跟他们讲清真相。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心里有时不稳。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怕心(因我们一直在做证实大法的事)但是真正面对邪恶时,心里还是有些不稳。主任走后,我们每个整点都在发正念。但由于当时有怕心,所以作用起的不大。第二天,街道主任和另外两人照样到家中来骚扰。同修都劝我们出去躲几天,我们就走了几天。在我们走的这几天里,街道天天到家中骚扰。回来时,同修劝我们租房住。我和丈夫在外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回到家中,我和丈夫交流了一下,一致认为,如师父让我们离开家,房子就会顺利租成,可我们一天都没有找到房子,那么就说明这条路选择的不对。我走过的路很可能是未来生命的参照,如果我选择了流离失所 ,那么未来的修炼人也可能走这条路。因流离失所,也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当然现在流离失所的同修们都有自己的客观原因不能一律对待),可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怕心,让未来的修炼人没有正确参照的路。当时正好师父下经文告诉我们“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所以当时发出强大的正念:今天,我就开创这条道路,既不写保证,也不上洗脑班或劳教所。然后当天在发正念时正念就很强了。

我给不法人员们写了一篇讲真象文章,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拿回去看后说不行,而且第二天街道和社区一起来做我工作。并威胁说:“这次不写,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要送洗脑班或教养院。”但我这时正念已很强了,心想:你说送洗脑班就送洗脑班呀,我的一念能定下我的未来。当他们给我们送所谓的“六敢”让我们照这个写保证时,明显的弱到了极点,屋都没敢进。从门缝递过“六敢”的纸条匆匆就走了。当时我丈夫就把纸条烧了。从此他们再也没来要保证。从此事发生,到最后我发现这样一个道理:当我在法理上认识不清时,我越怕去洗脑班,他们就越疯狂,而且一天比一天来的人多。当我去掉怕心之后,在法理上清晰时,再发正念邪恶就被消灭了。我想和同修交流一下这个问题,就是当有什么问题发生时,不要就顾着发正念,最主要是找心性上还存在着什么问题,法理上还有什么不清晰的地方。找到后再发正念那就是威力无穷了。

当时我发正念时这样正告邪恶的:
(1)我是法中的一粒子,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都无权考验我。
(2)将要被淘汰的或被归正的生命怎么能考验正法弟子呢?
(3)你说不写保证就上洗脑班或劳教所呀。你说了不算。我今天就要开创这个既不写保证也不去洗脑班或劳教所这条道路。我决不允许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事在我这里发生,也绝不允许未来的神下来度人,人迫害神的事情发生,因为这是师尊在法中讲的,我只是在实践而已。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会,如有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