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得法的女孩自述因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12月2日讯】

邻居上访被抓事件使我深思

我从小到二十岁一直在农村,对外边的世界根本一无所知。

1999年7.20全中国忽然开始了对法轮功一面倒的宣传,因此使人们对大法不解和仇恨。由于我看到电视对法轮功的报导,对法轮功心里非常恐惧。但事隔不久,长年不在家的邻居俩口从北京上访被带回,关押到看守所,公安局向他家中的老父亲威胁让交出六千元钱才能放人,不然就把儿子和儿媳一起劳教。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老人哪能受得了,便哭门求告,四处求助才借了四千元钱,说了很多好话才把人放回来。

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既然有上访的权利,为什么不让上访,不让说话,反而还要关押起来,然后再对他们经济上勒索?再说,如真正犯了法,怎么交了钱就没罪,就可以出来了吗?报导声称,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如何的教育,说法轮功学员不听劝阻,扰乱社会治安;可是我在电视上看到4.25中南海事件画面上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站着是那么的有序和平静,这些不得其解的问题在脑海里打了个问号,为什么?于是我向邻居去询问。他们说:“我们上访者都是善良的老百姓,只是抱着对政府的信任才去上访的,告诉他们我们炼法轮功是在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让政府从正面了解法轮功。”7.20邻居去上访得到的不是公道,而是毒打、关押和对家人的威胁及钱财的勒索。在不公对待下他们没有屈服,更没有动摇他们对法轮功的坚信,是什么力量才使他们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不屈不挠?这不由得让我产生了对他们的一种敬佩。

邻居法轮功学员以前骨质增生,病得很厉害,而且还有多种疾病,炼功后好了。以前她和家里的成员们都不团结,经常不和,炼功后她主动和老父亲、弟媳和好,并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教弟媳炼法轮功。一个争强好胜,把自己的利益看得胜过一切的她,竟然一下子变得是那么的忍让和祥和,我不得不相信是法轮功净化了她的心灵。

我也为法轮功上访

后来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很快看了一遍,不由得心中感到豁然一亮,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遵守“真、善、忍”原则进行的身心修炼,鼓励人们相信神佛的存在和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我问她大法这么好,江泽民为什么还要镇压,她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说真话,不为个人利益去争去斗,要对别人宽容,祥和慈悲,所以中国有无数人学法轮大法。这使江泽民感到非常妒嫉和害怕,就以镇压来打击法轮功。”

2000年我就真的炼起了法轮功,几个月的学法炼功,使我心中受益无穷,更感到这场迫害的严重性,我决定去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制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2001年初我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程,没等我找到信访办就被警察绑架,并说让我“享受享受”,把我押到密云县看守所。

在密云县刑警大队被埋雪堆

当天晚上在密云县刑警大队(此院专为迫害大法弟子所用),恶警对我们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进行了一场邪恶的迫害。此时正是大年初三,天气非常寒冷,地上已经上冻而且还有很多雪。警察把我们的厚衣服扒去,只穿秋衣秋裤,光着脚,把几个老年大法弟子埋在恶警们事先准备好的雪堆里,用铁锹往身上盖着雪,同时用铁锹不停拍打着大法弟子,嘴里还不停的骂着,有的还用电棒电。他们用手铐把我铐在院内的水泥柱子上,光着脚,站在冰冷的雪地上,对我进行毒打。打到半夜,他们累了才让我们回屋。一个大法弟子慈悲祥和地向他们讲真象,被警察痛骂了一顿,理由是不准大法弟子向他们笑着说话。关押我时,身上的钱被警察收走四佰多元,剩下没收走的三佰我给了两个没有钱回家的大法弟子,结果被警察发现,钱被没收。

恶警勒索巨额 父亲被逼吐血

第二天,我被带回当地看守所,由于不接受迫害,绝食抗议,绝食12天内被警察多次给我下胃管灌食。下胃管时上下来回猛捣,一直把我的胃捣出血,喉咙捣破,恶警老王恶狠狠地叫嚣道:“我有的是招对付你!”我往外呕吐血时,他们才停手,胃里一连几天剧痛、吐血,他们怕出人命担责任,但也不肯善罢甘休,就向我父母勒索钱财。无奈我父亲给所长送了一千多元的钱和礼,所长嫌钱太少,恼羞成怒,扬言不拿三万元,就把人劳教。三万元对老百姓来说是巨大的数目,父亲被逼得吐血,母亲住院,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丧尽良知的把我送到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

被关在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

在那里吃的是生芽的土豆,霉面和好面分比例配着吃,早晨的盐菜里面有老鼠屎和死苍蝇。开始是两个犹大(以前炼过法轮功,在江氏流氓集团的强权下被“转化”并被利用来继续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人)包夹大法弟子,去厕所、劳动、吃饭,都有犹大形影不离,睡觉时都有犹大轮流值班看着我们,不让学法,不让炼功,大法弟子之间不许递物说话,否则就会遭到打骂。

2001年10月2日干警指挥吸毒犯没有任何理由,把我从院里拖到室内暴打一顿,10月3日由于我抵制犹大对我下的命令,被何海华把我从室外拖到室内,何海华打我的脸直到她的手打累了才算停下来。从这以后因我坚持炼功,不穿所服(劳教所专给犯人穿的衣服),经常遭到吸毒犯的打骂。10月18日因我炼功,被恶警拖到室内折磨,并强行给我戴了一天的手铐。2002年1月,遭到警察的毒打,恶警崔莹把我带去上绳达7个多小时。恶警让我们唱歌颂它们的歌,或唱政治歌曲,如果不唱,胡兆霞(中队长,专管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就以上绳来威胁。我们坚持不唱就让站在室外,从晚上冻到夜间12点至早晨3点,白天干活晚上强迫唱歌。一次恶警强迫我们做操,由于被它们迫害得胳膊举不起来,恶警崔莹就把我的棉衣强行脱掉扔到水里。警察指挥吸毒犯收、抢、偷大法经文,有时星期天不让休息强迫给它们干活。2002年10月贾美丽、任远芳、胡兆霞为了迫害大法弟子,让大法弟子答政治试卷,不答者加期,我们不配合,恶警就给我们加期3-6个月。

我被释放后恶警并没有让我回家,而是被610绑架到洗脑班,恶警想继续向我家人勒索钱财,后被我父母抵制。关押七天放我时,恶警威胁我父母不许我外出,不许和邻里之间的功友说话来往等。为了摆脱恶警对我的干扰,我在外地边打工,边证实着大法。我要不屈不挠地走好最后的路,一定要让人们了解这一切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