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农民锲而不舍上访 屡次遭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我今年63岁,是山东省农民。我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恶人迫害,现将其中的真象告知世人,因您也曾是被邪恶的谎言蒙骗或至今还不知真象的受害者。

1998年秋,我大病一场,在本村医治无效,后到县医院检查,结果是肝硬化后期。我当时大吃一惊,因我弟、我妹都是得这病先后去世的,象我这个岁数得了这病,又没钱治,除死无疑。绝望中想起了别人向我介绍的法轮功,我当时是碰碰大运的想法借来了一本《转法轮》,我按着朋友的吩咐净心去看。以往不论看多好的书,看不到半个小时就眼花头晕的看不下去了,这次却全无睡意的一直看到天亮,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哭了起来。我这不是找到了师父了吗!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人生真谛、生命的奥秘终于找到了。

学法几年来,我90岁的老母亲以往常年有病,现在白发变黑,生活自理,做针线活不用戴眼镜。我65岁的老伴因左胳膊骨折打着钢板现在能干活了,我的肝硬化、胃病、肾炎等也不翼而飞了,包括和我们吃住在一起的孙子,五年来全家人都没吃过一片药,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因法轮功太好太正,世间的一切邪的、恶的、坏的就必然被显露出来,又因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能使人道德升华,身心健康,所以几年的时间修炼者就发展到一亿多人,这对一向逆天叛道、敌视法轮功的江氏小人来说,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妒嫉,终于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了对我们尊敬的师尊、对大法、对大法学员进行恶毒的诬蔑、攻击和迫害。为了向领导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我曾去县、省、北京上访,让人不解的是在中国竟找不到一个说理的地方,而招致的却是殴打、关押、拘留与坐牢等等。

99年7月19日晚去省委上访时,警察把我们截在市委门口,第二天把我们拉到山口镇公安局,他们从来就不讲什么法律,更无道理可言,为了追问上济南是谁下的通知,打了我约一个小时。当打得我头晕眼花时,就听一个恶警说:打死他算了。

99年冬,我把写好的有关炼功情况上市委上访,我先到了民政局,又到了社团,他们也是不由分说的叫来了警车把我拉到镇分局,在铁笼子里关了我5、6天后,又送往拘留所,被拘留了半个月。

在去北京时,也是由镇上去人,当晚从北京派出所把我拉到旅馆,铐到窗棂子上,第二天用特制的塑料袋把我装回,又在铁笼子里关了数天后,送泰安东湖监狱蹲了一个月,接着又弄回镇关进铁笼子里。他们就天天去我家要钱,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最后我家里借了一仟元给他们。

在2001年初夏我去北京上访时,在派出所里为了不使当地有关部门受牵连,所以我始终没说出住址,后来他们夜间把我拉到市外没人的一个大坑边,把我的大法书强行掏去,打了我一顿他们才开车而去。

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也遇到了不少善良的干警,当他们知道真象后,只是苦丧着脸说:我们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没有办法,我们是干这个的,得执行任务。他们在执行谁的任务呀?不就是全国上下国家机构都在执行江泽民的任务吗?

江氏集团一面高喊着以德治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面对大法学员进行着恶毒的迫害,已有8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们把好端端的一个人弄到精神病院,强行打上那种毒药,学员难受得满地打滚,往墙上撞;有的把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有的为防止说出毒打的真象被切开喉管……把成千上万的大法学员扣押、劳教、关进监狱,多少家庭被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老百姓不是墙头上的草,是国家基石。江氏的政治流氓集团只是一小撮,它代表不了整个中国,祸害百姓是不会长久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现在都在遭恶报,所有“执行任务”的警察、机关干部都得好好想想,善恶是有报应的。